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袁传宝(南京):大爱无疆

    今年春节令人难忘,最难忘的中华大地上流动的最美的风景! “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多年前,读到鲁迅先生的这句话,我不求甚解。直至近期,湖北武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全城紧急、万众担忧的艰难时刻,在突发全市...2020-02-08 12:28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王向明(扬州):辅警老胡的特别请求

    在电脑上敲完最后一个回车键,辅警老胡一夜没有睡好。在这之前,他犹豫了好久,办公室里踱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一咬牙,豁出去了。 老胡本名叫胡永喜,今年47岁,先是在派出所当辅警,后来去了分局的巡特警大队。巡逻、执勤,配合民警抓捕嫌疑人,除了没有执法权,他...2020-02-07 11:09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赵可法(无锡):追 踪

    视频会议室里,省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紧急会议刚结束。我突然接到电话:喂,您是赵警官吧?我要举报。前天,城南东路悦来旅馆来了一名武汉女子,她刚才打的到汽车东站去了,明天上午要回武汉…… 我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同事说: &l...2020-02-06 11:27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吴萍 顾怀满:防疫抗疫,垛田人在行动

    2020-02-09 11:44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孙尤侠(宿迁):静静地等待花开的日子

    庚子年这个春节,过得不同寻常。那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恶魔,从去年年底,开始肆虐武汉人民。然后通过人传人,向全国蔓延。因病毒从武汉发起,所以人称“武汉肺炎”。时值今日,疫情还在呈上升趋势。 春节前几天,我得了重感冒,...2020-02-05 17:55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袁杰(南通):你在地面守卡,我在天上把关

    小郭六岁的丫头最盼望的日子就是过年。在二附幼儿园里,老师说过新年,真热闹,穿新衣,戴新帽。小郭丫头小小的脑袋里,并不在意新衣新帽,她想过年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就能都在身边了。他们一家,团聚的日子太可贵了。 小郭郭昱彤是南通的一名交警。他的爱人在无锡,是深圳航...2020-02-04 16:01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韦菊仙(常州):面对病魔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这个庚子年新春的煎熬,让我想起了前两个庚子年。 120年前的庚子年即1900年,中国爆发了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占领了紫禁城。1901年中国被迫和11个国家达成了屈辱的《辛丑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拿出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并以各国货币汇率结算,按4%的年息,分3...2020-02-04 10:07

    查看全文»
  • 抗击疫情,江苏散文学会在行动 | 高锦潮(淮安):我们的“疫”言“疫”语

    当2020年的春节踩着“爱您爱您”的高跷,端着一杯斟满的美酒向我们欢声笑语地走来时,比SARS更为凶残的病毒,利用与人们亲近的机会暗下杀手:向毫无防备的人类发起丧心病狂地攻击。倾刻间,武汉沦陷,湖北失守,全国进入一级响应! 这是一场突...2020-02-02 18:05

    查看全文»
  • 郭世明(徐州):老屋.老井.老父亲

    眼前总是浮现出过去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幕幕场景。难道是刚刚年到半百的我真的老了? 老 屋 父母亲年事已高,不愿随子女进城居住,仍执意在乡下老家居住着。父母现居住在我当年结婚生子的前院房子里。后院是一所近百年的老院,是父母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地...2020-01-17 10:03

    查看全文»
  • 钱德梅(南通):掘港陆家茶馆

    如粉墙、排门、黛瓦。———岁月的铜锈,在如东县掘港镇老街斑驳纵横。街心的石板,漂亮的花纹凋谢多少年,凹凸之印取而代之,是由沧桑镌刻的图案;青砖侧卧相夹,铺至低矮的台阶。青草、苔藓在瓦椤和台阶之间,渲染闹市背后的岑寂。在日光月华之下,一千多年...2020-01-13 09:04

    查看全文»
  • 赵可法(无锡):芦乡轶事

    我老家属于里下河地区,坐落在湖里一座枪形小岛上,四周是白茫茫的水面,村庄被连天成片的芦苇荡包围着。村庄称作芦乡,祖祖辈辈一直沿叫着这个名字。一条坑坑洼洼的砂石路仅有二米多宽,是通往岛上的唯一通道。庄里零零落落散住着二十几户人家,人们以耕种一百多亩湖荡水田聊以维持生计。那时的生...2020-01-09 19:02

    查看全文»
  • 胡曙霞(杭州):新年祈愿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新的一年,犹如舞台小旦的脚步,悄无声息,袅袅婷婷。 匆匆一年,岁末逢。皱纹添,白发长,时光的印记里,有过欢喜,有过感动,有过泪水,也有过疼痛。 将所有的遇见,一一收集,不管是挫折还是喜悦,都将沉淀,变成智慧,抵达思考。是洞察,还是懂得,抑...2020-01-01 08:48

    查看全文»
  • 夏旭志(南京):拔胡子

    小学时,我和大姐、二姐,跟着爷爷住在“一甲陈”农村的大埂上。房前是一条大河,屋后是成片的藕塘。 爷爷是当地捕鱼的“老把式”,天蒙蒙亮就起床,挑着“鱼划子”(捕鱼专用的又高又长的木盆)去河里撒网...2019-12-18 21:02

    查看全文»
  • 李士华(苏州):苦难中催生出鲜艳的花——致我亲爱的宝贝女儿

    娜娜: 我们全家从新疆来到人间天堂苏州,生活才两年。在你小学毕业前,一天放学后,你和我在餐桌边准备吃晚饭。你突然发出尖叫声,随即向后倒下。我一把抱住你。你闭着眼睛,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我把你放到床上休息。 这是你第一次犯病。我当时就感觉晴天霹雳五雷轰顶...2019-11-22 15:37

    查看全文»
  • 朱蓉(泰州):背上的温暖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神奇的摇篮,它伴我度过金色的童年,那就是母亲的背脊。 儿时的我跟着祖母,母亲在离家几里路的湖北口村教书,早出晚归,那时候,乡间的土路是靠双脚来丈量,来去需步行一小时;父亲在公社办公室上班,工作繁重辛苦,经常加班到凌晨。我一岁半的时候,祖父...2019-10-25 21:20

    查看全文»
当前2/20 页|共294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