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陈春红(徐州):三月,你好

    三月,你好! 走过浓浓年味的二月,迎来了多情美丽的三月。柳丝照拂水面,阳光轻吻额头,十里桃花,一帘杏雨,还有最美丽的风景,就是三月的女士们,现在都被统称为了“女神”,想想这称呼就有多美。 三月,满目的...2018-03-27 22:36

    查看全文»
  • 高锦潮(淮安):静候

    在大运河畔的淮安古城附马巷里,有一座咸丰到光绪年间建造的苏北民房建筑,它用清砖灰瓦的特有色调,向世人展示着气势非凡的存在价值。就如同以落后的胶片洗印手法,拍摄剪辑出的纪录片那样,为历史的记忆,留下了一位孩童从出生到走出庭院的12年时间中的身影。这位少年,就是后来参与领导和改变...2018-03-02 10:39

    查看全文»
  • 王伟东(淮安):老式钢笔

    比起各式精美方便的签字笔,用钢笔书写的人越来越少。这么多年来,不管做工作记录,还是抒写文章,我总是使用钢笔,而且使用的是一支外表磨损严重,笔套上连字都已经看不清楚的老式钢笔。钢笔虽然已经十分老旧,却是我珍藏的宝贝,一直不舍得丢弃。我与这支老式的钢笔,有着深深的情缘。 ...2018-02-28 15:44

    查看全文»
  • 方长荣(南京):雪景有忆

    2018年大雪如约而至,多年不见的壮观应时即景,醉了多少爱雪之人,即使不讲究浪漫的过客,也会用手机拍下身边奇景,不忘在朋友圈嘚瑟一下,以显自己跟上节拍、没掉链子。最开心的是那些不怕冷的小孩在雪中玩耍,有的更是逼迫爸妈堆雪人,冻的大人是低声下气地劝回家,孩子当然是不依不饶,尽管...2018-02-15 14:03

    查看全文»
  • 邵顺文(淮安):静

    青石。一块又一块,整齐地排列着,像汉字的一横又一横,一竖又一竖,静静地,蜿蜒成漫长,成一望无际的遥远。冥冥之中,它们间的哪一块,向我发出了召唤,发出了自己的热情相邀?兀立道边,我伸长了耳朵,却只听到它们在远古的诗词中,叮叮咚咚,那是石罄传来的声响,那是我思念湘江时急促的呼吸,...2017-12-24 14:34

    查看全文»
  • 赵可法(淮安):提梁壶,一个美丽的误读

    因同学邀请,我到无锡工艺技术学院参观,与一把被误读千年的紫砂壶相遇。 走进学院的大门,抬眼看见一把硕大的紫砂壶,朱教授站在壶旁迎接我。一阵寒暄过后,我饶有兴致地问: “朱教授,这把大茶壶造型怪奇特的,也是紫砂做的吧?有什么典故吗?&rdqu...2017-12-17 22:13

    查看全文»
  • 陈茂喜(徐州丰县):奶奶,天堂里你那双小脚还好吗?

    距寒衣节还有些日子,早晨起来打开门,吃了一惊:三姑骑着电三轮来到了我家门口。三姑已八十高龄,多年来都是我去看她,今天怎么上门来了,又是这样早,还没人陪着。我暗想不会是三姑跟儿媳妇闹别扭了吧?三姑见了我,慈祥地对着我笑,说一夜也没睡好觉。我让三姑进院,三姑转脸瞅着车厢,车厢里的...2017-12-01 18:17

    查看全文»
  • 曹学林(泰州):这里慢 ——高青散笔

    一 在去高青的路上,“慢城”两个字一直在我的心头盘旋不去。为什么叫慢城?为什么独独看上了这个“慢”字?与今天这个“快”的社会,会不会不合时宜? 伴随汽车的晃动,木心《从前慢》...2017-11-09 21:21

    查看全文»
  • 周葆亮(徐州):娘,去往天堂的路还坎坷吗?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娘,您生前坎坷一生,饱受饥寒,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我虔诚地为您买了一瓶酒,滴洒在您的墓前。娘,听儿子的劝,就奢侈一回吧,您喝了吗? 娘,您是19岁嫁给我父亲的。在那条吃苦受罪的崎岖小路上,依然可以看见您蹒跚的高大身影。您开朗的性格没...2017-11-09 21:06

    查看全文»
  • 方长荣(溧水):家乡的古桥

    老家的蒲塘河上有座古桥叫“蒲塘桥”,沧桑挺立四百多年而默默无闻,村里根本没有人拿它当回事,小的辰光除了在此捉鱼摸虾戏水外,几乎没有半点记事。而今客别故乡数十载,乡恋愈浓,对古桥的眷念反而总是挥之不去。 虽然到处都有古桥,但同故乡的&ldqu...2017-10-24 21:42

    查看全文»
  • 朱步红(扬州 ):月明扬州

    湛蓝的底片一帧一帧叠着叠着,青黛而幽邃的天幕缓缓扯起,你从幽溟深邃的瀚海夜空独步款款而来……月华清光醍醐般灌顶而下,一豆暗弱的神思从浩瀚的书海仰首膜拜…… 一弯鹅毛漂浮天河之上,不知等待谁来...2017-10-19 21:55

    查看全文»
  • 朱蓉(泰州):竹林深处桂花香

    学校车棚旁,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一根根挺拔的竹子,茂盛的叶子组成绿色的屏障,把车棚和花圃隔断开来。这些笔直的竹子是那么的娴静,优雅,它们自由生长,不畏严寒酷暑。饱含露水的竹子,焕发出勃勃生机,呈现出万千娇态。竹的美在于它的“绿”,绿得青翠,...2017-10-17 16:27

    查看全文»
  • 庄汉东(新沂):坐听风雨静悟禅

    □ 阿土 一 禅是什么? 说起这个话题,就不由得想起五灯会元中的一些公案。 关于禅的回答每个大师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赵州从谂禅师:“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澧州药山惟俨禅师:“云在...2017-10-12 21:55

    查看全文»
  • 谢枚琼(湖南湘潭)不曾漂白的记忆

    我第一次到湘乡县城的记忆不曾因为岁月的无情漂流而苍白。因为那次经历与我一生中的永远的痛纠结在一起。 是时我在棋梓高级中学读高二。棋梓高级中学又称湘乡八中,属于区级高中,人气并不旺,远不如城区的一、二、三中和东山学校。我唯一的亲兄弟在正在二中读高一,他小学毕业时...2017-10-10 16:57

    查看全文»
  • 柏文革(盐城):辗转

    十年前,一个很热的伏天,当我帮拆装队把塔吊拆完,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我急急忙忙地回到宿舍,开始整理东西。东西一样不能扔,扔了还要掏钱买,尤其是我,家里因为盖房子,欠下了几万块钱的债务,瞎花钱的事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两条被子、羽绒服、毛线衫毛线裤,及热水瓶、电风扇、席子、...2017-09-25 21:26

    查看全文»
当前4/18 页|共263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