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赵翼如(南京):面对生命疑难

    20万年的时间大手笔,刷出20层楼高、绵延30公里的大冰墙——我曾在阿根廷湖上目击这天下奇观(莫雷诺冰川)。忽听一阵暗响,一道白光滑动,是冰崩。 局部崩塌瞬间降临。原来,冰川裂着千奇百怪的纹。 此场景,呼应了宗崇茂写过的《裂纹暗响》...2020-10-26 09:18

    查看全文»
  • 梁志刚(南京):碾盘

    如此原始。如此孤单。两块巨石,天工巧匠雕琢成圆圆扁扁的石碾子,紧密地咬合,和谐地契合。这便是碾盘。 传说中,这里是大禹治水的临时寓所。《尚书禹贡》记载:“导淮自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孟子曰:“禹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于江。&rd...2020-10-12 09:47

    查看全文»
  • 袁传宝(南京):金陵城墙的记忆(共四篇)

    金陵城墙的记忆 城墙,一座城市的记忆。 伫立于南京中华门城墙脚下,仰望这道历经六百多年雨雪沧桑的城墙。悠长而久远的城墙,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向我诉说着古都金陵的记忆。小小的我,安静地站立,肃然无声。 古城金陵肇始文明以来,历朝所修建的城墙,材料不一,高低不...2020-09-27 09:25

    查看全文»
  • 霍丽(连云港):霍丽散文四题

    黑子 黑子,是小时候家里养的一条狗。全身皮毛乌黑发亮,便被我和弟弟起名为黑子。 黑子是两岁多来我家的,那时我十一岁,弟弟九岁。至于为什么来我家,原因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黑子到我家时,浑身是本领。比如:蹲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出行,隔空接吃饺子或花生米,从不吃陌生人的食物等...2020-08-29 20:47

    查看全文»
  • 张昌华(南京):怀念战友郭礼焕

    人们常说“以文会友”,我与郭礼焕是“因武相识”。 五十九年前,他是南京化工厂的小学徒,我是师范学校的学生。1961年8月18日,我们同时应征入伍,到山东曲阜当炮兵。我俩分在六连指挥排。白天,一个锅里搅勺子,晚上,...2020-08-18 10:23

    查看全文»
  • 毛太銮(连云港):也谈规则与社会文明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的微信上看到转发的《只有规则和制度才能遏制人性的阴暗》一文,其中一段话说的是“德国有习惯,前面的喜欢帮人扶门,有人说德国民众天生素质就好,其实也不尽然。”又说“真正的原因是联邦德国成立后,政府制定了一套规则,比如德国有法律规定,...2020-08-13 11:26

    查看全文»
  • 周伦章(扬州):翠屏晚霞

    翠屏山的晚霞,虽然并不壮观,甚至有点平淡,但她却是老人们的最爱。 翠屏山虽说是山,其实只是一处平缓的丘陵,在金陵的南郊,说它是紫金山的余脉也许更为确当,与周围的雨花台、牛首山、东山等等都是连在一起的。因为树木葱茏,绿荫复盖,历来就是六朝古都南京的绿色屏障,志称&ldqu...2020-08-07 09:47

    查看全文»
  • 魏丽饶(昆山):康寅还是康寅

    一 夜很明亮。人声鼎沸,车流不息。我像一棵行走的树,在这膨胀的夜色下无声地移动。今天骨子里是失落的。确切点说,是工作中的人际不轻松。离开整整打拼了十五年的公司,从昆山来到上海,一切归零。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现实还是不尽如人意。拥挤的交通,陌生的同事,以及半生不熟的业务。...2020-08-04 16:08

    查看全文»
  • 褚福海(昆山):卑微的父亲

    父亲羸弱,纤瘦,谦恭,大字不识四个(仅认得他那三个尊贵的姓名),卑微得如同一颗浮尘。可他睿智,坚毅,深沉,像座不朽的丰碑,永远挺拔在我的心灵高原。 ——题记 一 我年幼时,恰临三年特殊时期,正值最玩皮捣蛋的阶段...2020-08-01 09:21

    查看全文»
  • 殷俊(连云港):疼,是我们的糖

    周日是父亲节,我带孩子们写《父亲节里说父亲》。晚上回到家,才有时间写写我的父亲。 动笔之前,我把以前为他写过的三篇文章找出来看了下,三篇都一个味道,苦中带疼。 烟是父亲一辈子的朋友,离不了,戒不了。小时候我曾偷偷抽过几口,呛得嗓子直冒烟,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好,苦得要死,还辣...2020-07-29 09:18

    查看全文»
  • 霍丽(连云港):霍丽散文四题

    父母爱情 马上十点了,母亲和父亲还没有回来,这时候还在地里忙碌着,没有吃早饭,也肯定各自生着闷气,一边气着,一边辛苦地忙着。 想到这里,我心里五味陈杂,为父母一辈子的辛劳,也为自己对父母的无能为力。 每每说起父母,我便有太多的感触。有作为女儿对父母感情的感触,也有作...2020-07-28 08:52

    查看全文»
  • 韦菊仙(常州):窗外的邻居

    窗外的邻居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前几天病假,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卧室飘窗前喝茶,发现卧室的防盗窗东侧与窗玻璃的空隙之间有一团黑乌乌的东西,以为楼上哪家掉下的衣服或抹布。近前一看,竟然是一只饭碗大的鸟窝。这这这,这是什么时候垒的,我怎么不知道?窝里空空如也,我想大...2020-07-28 09:07

    查看全文»
  • 李东(连云港):父亲的渔网 父亲的河

    父亲去世十年了,他曾居住的那三间老房子还静静地处在故乡的村子里。父亲生前喜爱的撒网,也一直静静地挂在老房子门后的墙上。 端午节前一天,二姐给我包好了我喜欢的故乡龙王河芦苇叶粽子,让我回去拿,我便回了一趟故乡。顺便看见大哥在织网,是把父亲遗留下来的那网进行重新...2020-07-21 20:10

    查看全文»
  • 梁志刚(南京):乡 村 “文物”

    按语:远逝了的煤油灯、再也寻不着的山芋窖、山珍海味比拟不了的槐树花……这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依稀模糊却又常常在我记忆深处“弹”出来的没有奢华、没有名气甚至俗气的乡村“文物”,像“文化遗产&...2020-07-11 18:58

    查看全文»
  • 沈荣庆(苏州):吴江,一座泊在水上的城市

    走近东太湖,轻轻撩开吴江的衣襟,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汪汪明晃晃的水,漾着一垄垄的绿,在吴江丰腴的肌肤上舒缓地流淌着;便是那一座座古朴朴的桥,在吴江流动的风韵里终年厮守着;便是那一缕缕欸乃乃的摇橹声,伴着渔舟唱晚的袅袅饮烟,在一片片水光映照的屋檐下,锅碗瓢盆着一个个咸咸淡淡的日子&he...2020-06-16 09:05

    查看全文»
当前1/23 页|共335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