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李士华(苏州):苦难中催生出鲜艳的花——致我亲爱的宝贝女儿

    娜娜: 我们全家从新疆来到人间天堂苏州,生活才两年。在你小学毕业前,一天放学后,你和我在餐桌边准备吃晚饭。你突然发出尖叫声,随即向后倒下。我一把抱住你。你闭着眼睛,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我把你放到床上休息。 这是你第一次犯病。我当时就感觉晴天霹雳五雷轰顶...2019-11-22 15:37

    查看全文»
  • 朱蓉(泰州):背上的温暖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神奇的摇篮,它伴我度过金色的童年,那就是母亲的背脊。 儿时的我跟着祖母,母亲在离家几里路的湖北口村教书,早出晚归,那时候,乡间的土路是靠双脚来丈量,来去需步行一小时;父亲在公社办公室上班,工作繁重辛苦,经常加班到凌晨。我一岁半的时候,祖父...2019-10-25 21:20

    查看全文»
  • 昌小娟(淮安):水岸四韵

    一竿竹,一只船,摆渡远方。 碧波浩淼,云水蒙蒙,深沉的是河水,勃勃的是苇叶。静守河岸,看不落白云、水下古陵,听千曲山音,松啸鸡鸣,只因山水有情,情便溢满双眸。 过客匆匆,相逢总在山水外。 是谁轻挎竹篮,...2019-09-25 18:34

    查看全文»
  • 杨炳阳(潍坊):中秋月圆总关情

    中秋感怀 中秋之夜,团圆之夜,兄妹几个都分别回到了老父亲身边。 夜色如一张宽大的幕布瞬时便遮掩了整个天空,但月亮仍悄悄地探出了头,升到顶空,兴奋地俯瞰着它光芒下的万物,月光也渐渐地明朗、柔和了许多。 ...2019-09-13 18:32

    查看全文»
  • 章铜胜(安徽铜陵):老屋旁的向日葵

    夏天,向日葵开花了。我是在去徽州探访一处古民居的路上,遇见向日葵花开的,一见之下,顿觉惊艳。记忆中,南方种植的向日葵并不多,所以对于向日葵的印象一直不太深,不是此番见到,也不会无端地想起向日葵来。 那天,看到向日葵花的时候正是早晨,太阳才升起来不久,阳光还不...2019-08-29 14:40

    查看全文»
  • 吴玉平(常州):水镇的腰眼

    身在江南,国庆节长假自然与妻子自驾游古镇。江南古镇,几乎都是依水而筑,因水灵动,因水繁盛。周庄、西塘、同里、乌镇、甪直、南浔、木渎、朱家角、光福、安昌,中国十大水乡古镇无一例外。 而如今,江南地区正如火如荼地展开一场特色小镇建设的革命。水乡古镇要在大同...2019-07-04 15:42

    查看全文»
  • 谭红林(宝应):夏日枝头的扬州

    远看近看左看右看扬州,就是一幅活着的流动的清明上河图。丹青水墨是她的常用绿红白三色在作秀着小巧玲玲的风韵。 她的夏天到处都是凝结的、厚重的绿呀,整个运河像盛开的大荷叶,包裹着这枚小玉似的城。无边无际的绿杨柳就像青沸的小草随性长在人家屋前街后...2019-06-09 20:23

    查看全文»
  • 吴晓波:怀念抑或抒情(组章)--立夏 香樟花开 菜园 蛙鸣

    立夏 立夏是踩着谷雨的热情来的,那急急有些猛烈的雨点,在被阳春三月隆重的花事喂粗喂肥的闪电和雷鸣的引领下,高歌猛进,一下子就翻过了春天的栅栏。我们的目光还有些猝不及防,便被满大街行走的迷你花裙闪了腰。 立夏是追着春耕的鼓点来的,那铿锵有力富...2019-05-30 20:49

    查看全文»
  • 袁传宝(南京):一只向往自由的猫

    窗外,白雪纷飞,银装素裹,整个世界在一片纯洁的冰雪中静默。香樟树披着满身的绿叶,顶着一朵朵白花。隔着双层玻璃,唯见枝条摇曳,白花坠落,可知屋外朔风凌厉。 屋内的我,悠闲地坐在藤椅上,空调呼呼地送着暖气,室内温暖如春。一个下午,一杯茶,一本杂志,我在自由与宁静中静坐...2019-04-04 18:55

    查看全文»
  • 王建成(福建):杉关香樟

    树干挺直,枝叶伸展,生命的旺盛和蓬勃在蓄劲迸发。这是一棵普通的香樟,迎风而立,巍巍雄踞,凝视着关内外闽赣边境的大地,让人感到它的不平常。 这是老区闽北光泽的杉关,自古号称“八闽第一关”。关口伫立着一棵香樟树,这树让关与一个伟人联系在了...2019-03-04 17:57

    查看全文»
  • 邹凤岭(盐城):芝麻汤圆

    新春的烛红,一抹抹地暖,滋润在心间。那芝麻汤圆的缕缕清香,裹着家乡的年味,与岁月一起轮回。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清符曾)小年日,母亲将早早准备好的糯米,用清水浸泡疏松,舂成米粉,汤圆的馅是用芝麻做成的。喜庆过大年,...2019-02-19 20:10

    查看全文»
  • 江辉生(南京):我在军营过大年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花开花落几十载,这其中有二十多年的时光是在部队度过的。虽然在部队过年要坚守岗位,有家不能回,但在我看来,在家乡过年固然亲情融融,在军营里过大年却别有情趣。 年夜哨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部队过年有一个好传统,那就是大年三十晚上的...2019-02-14 17:56

    查看全文»
  • 朱蓉(泰州):一辈子剃头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的外公耿顺根,是个剃头匠,他爱上了这个行当,从谋生、养家糊口开始。剃头是项技术活,考验耐心、细心、灵巧、更考验一个人在岁月中的独守。外公对于匠心的坚守,对古老手艺的传承,使其成了小镇和大上海虹口最为尊敬的匠人。 ...2019-03-08 15:06

    查看全文»
  • 袁传宝(南京):冬日的温情(外一篇)

    俗话说:“小雪大雪,杀猪过年。”这不,小雪刚过,父亲就打来电话,说是周末杀猪,叫我们一定要回家。 我说,上次不是讲好过一段时候杀猪吗。父亲说,猪儿养得太大,味道不纯。我又问猪的价钱。父亲说只有850元一担(一担即100斤),他打听过了,便宜。我知道父亲...2019-02-12 11:29

    查看全文»
  • 胡曙霞(杭州):来不及了

    “妈,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晚饭家里吃。”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他的语速急切而热烈。 “啊?晚上回家吃?怎么不早点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电话里的母亲,一连串&ldquo...2019-02-06 09:02

    查看全文»
当前1/18 页|共266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