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周伦章(扬州):翠屏晚霞

    翠屏山的晚霞,虽然并不壮观,甚至有点平淡,但她却是老人们的最爱。 翠屏山虽说是山,其实只是一处平缓的丘陵,在金陵的南郊,说它是紫金山的余脉也许更为确当,与周围的雨花台、牛首山、东山等等都是连在一起的。因为树木葱茏,绿荫复盖,历来就是六朝古都南京的绿色屏障,志称&ldqu...2020-08-07 09:47

    查看全文»
  • 魏丽饶(昆山):康寅还是康寅

    一 夜很明亮。人声鼎沸,车流不息。我像一棵行走的树,在这膨胀的夜色下无声地移动。今天骨子里是失落的。确切点说,是工作中的人际不轻松。离开整整打拼了十五年的公司,从昆山来到上海,一切归零。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现实还是不尽如人意。拥挤的交通,陌生的同事,以及半生不熟的业务。...2020-08-04 16:08

    查看全文»
  • 褚福海(昆山):卑微的父亲

    父亲羸弱,纤瘦,谦恭,大字不识四个(仅认得他那三个尊贵的姓名),卑微得如同一颗浮尘。可他睿智,坚毅,深沉,像座不朽的丰碑,永远挺拔在我的心灵高原。 ——题记 一 我年幼时,恰临三年特殊时期,正值最玩皮捣蛋的阶段...2020-08-01 09:21

    查看全文»
  • 殷俊(连云港):疼,是我们的糖

    周日是父亲节,我带孩子们写《父亲节里说父亲》。晚上回到家,才有时间写写我的父亲。 动笔之前,我把以前为他写过的三篇文章找出来看了下,三篇都一个味道,苦中带疼。 烟是父亲一辈子的朋友,离不了,戒不了。小时候我曾偷偷抽过几口,呛得嗓子直冒烟,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好,苦得要死,还辣...2020-07-29 09:18

    查看全文»
  • 霍丽(连云港):霍丽散文四题

    父母爱情 马上十点了,母亲和父亲还没有回来,这时候还在地里忙碌着,没有吃早饭,也肯定各自生着闷气,一边气着,一边辛苦地忙着。 想到这里,我心里五味陈杂,为父母一辈子的辛劳,也为自己对父母的无能为力。 每每说起父母,我便有太多的感触。有作为女儿对父母感情的感触,也有作...2020-07-28 08:52

    查看全文»
  • 韦菊仙(常州):窗外的邻居

    窗外的邻居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前几天病假,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卧室飘窗前喝茶,发现卧室的防盗窗东侧与窗玻璃的空隙之间有一团黑乌乌的东西,以为楼上哪家掉下的衣服或抹布。近前一看,竟然是一只饭碗大的鸟窝。这这这,这是什么时候垒的,我怎么不知道?窝里空空如也,我想大...2020-07-28 09:07

    查看全文»
  • 李东(连云港):父亲的渔网 父亲的河

    父亲去世十年了,他曾居住的那三间老房子还静静地处在故乡的村子里。父亲生前喜爱的撒网,也一直静静地挂在老房子门后的墙上。 端午节前一天,二姐给我包好了我喜欢的故乡龙王河芦苇叶粽子,让我回去拿,我便回了一趟故乡。顺便看见大哥在织网,是把父亲遗留下来的那网进行重新...2020-07-21 20:10

    查看全文»
  • 梁志刚(南京):乡 村 “文物”

    按语:远逝了的煤油灯、再也寻不着的山芋窖、山珍海味比拟不了的槐树花……这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依稀模糊却又常常在我记忆深处“弹”出来的没有奢华、没有名气甚至俗气的乡村“文物”,像“文化遗产&...2020-07-11 18:58

    查看全文»
  • 沈荣庆(苏州):吴江,一座泊在水上的城市

    走近东太湖,轻轻撩开吴江的衣襟,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汪汪明晃晃的水,漾着一垄垄的绿,在吴江丰腴的肌肤上舒缓地流淌着;便是那一座座古朴朴的桥,在吴江流动的风韵里终年厮守着;便是那一缕缕欸乃乃的摇橹声,伴着渔舟唱晚的袅袅饮烟,在一片片水光映照的屋檐下,锅碗瓢盆着一个个咸咸淡淡的日子&he...2020-06-16 09:05

    查看全文»
  • 刘祥(盐城):暮春的印象

    清明过后,气温升高,人们便会脱去厚重的冬装,浑身的活力顿时流星般在农田、街市、校园里闪现与升温。亲切的目光飞速传递,羡慕的表情与周围色彩惊艳的花树轻吻,微风和小鸟做起导游。 印象中,春天饿肚子从正月尽就开始了。大鱼大肉和馒头吃完后,卷干成了农家早晚稀粥锅里漂起的希望。一段时...2020-05-13 09:24

    查看全文»
  • 吴晓波(南京):写意江宁全面小康(组章)

    横溪三月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百花争妍,谁不想用烂漫春日,制作一封浪漫的请柬,请鸟鸣溪流配乐,请山风明月抚琴,请万亩翠竹和茶园打底,以桃花、梨花、杏花粉颜,让勤劳的小蜜蜂为邮差,发出春天的邀请? 粉墙黛瓦花格窗,小桥流水桃花面,炊烟袅袅岭前斜,日暮迟迟不思归。赶制一份...2020-05-03 13:50

    查看全文»
  • 高锦潮(淮安):千里驰援为采茶

    “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淅沥沥沥下个不停;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啦啦,哗啦啦啦流不停。小雨为谁飘,小溪为谁流,带著满怀的凄清……。” 这首抒情唯美得让人浮想联翩的歌曲,在今年三月的浙江局部地区却令人讨厌...2020-04-20 09:45

    查看全文»
  • 杨在华(泰州):乡村补锅印象记

    物质生活水平低下年代,锅是生铁打造的,容易破裂。补锅匠应运而生,是令人无比羡慕的职业。那时候,无论是城里,还是乡村,随处可见补锅匠的身影。 童年的记忆中,似乎每隔一段时间,村子里就会传来“补锅呶!补锅呶!”的吆喝声。抬头望去,但见一白发大...2020-04-13 09:50

    查看全文»
  • 方长荣(南京):村中那个茅草屋

    在老家村子的中间有个茅草屋,很有年头,房屋共有三间,用料极土,墙体是用稻田经过牛碾人切的土坯码砌而成,屋顶为稻草披就,窗户更简陋就是几个土坯大的小洞而已,大门就是两块厚木板。茅屋的门口有棵硕大的法桐树生机盎然,咋看茅草房都是鹤立鸡群,同周围的民居反差太大,显得格格不入。对于茅草...2020-04-08 11:23

    查看全文»
  • 钱德梅(南通):海湄小吃店

    娟说,今天到城里办事很顺利,我马上叫老公订个包间带你们去品尝特色小吃,保管你们喜欢。 娟是我的老同学,某单位办公室主任,身材高挑匀称,不多言语,平时只埋头做事,但性格是急的,却是微笑的。笑容里总是充满对别人的关爱。 黄昏下的市区,天空不太明净,一...2020-04-07 09:46

    查看全文»
当前1/22 页|共329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