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陈茂喜(徐州丰县):奶奶,天堂里你那双小脚还好吗?

    距寒衣节还有些日子,早晨起来打开门,吃了一惊:三姑骑着电三轮来到了我家门口。三姑已八十高龄,多年来都是我去看她,今天怎么上门来了,又是这样早,还没人陪着。我暗想不会是三姑跟儿媳妇闹别扭了吧?三姑见了我,慈祥地对着我笑,说一夜也没睡好觉。我让三姑进院,三姑转脸瞅着车厢,车厢里的...2017-12-01 18:17

    查看全文»
  • 曹学林(泰州):这里慢 ——高青散笔

    一 在去高青的路上,“慢城”两个字一直在我的心头盘旋不去。为什么叫慢城?为什么独独看上了这个“慢”字?与今天这个“快”的社会,会不会不合时宜? 伴随汽车的晃动,木心《从前慢》...2017-11-09 21:21

    查看全文»
  • 周葆亮(徐州):娘,去往天堂的路还坎坷吗?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娘,您生前坎坷一生,饱受饥寒,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我虔诚地为您买了一瓶酒,滴洒在您的墓前。娘,听儿子的劝,就奢侈一回吧,您喝了吗? 娘,您是19岁嫁给我父亲的。在那条吃苦受罪的崎岖小路上,依然可以看见您蹒跚的高大身影。您开朗的性格没...2017-11-09 21:06

    查看全文»
  • 方长荣(溧水):家乡的古桥

    老家的蒲塘河上有座古桥叫“蒲塘桥”,沧桑挺立四百多年而默默无闻,村里根本没有人拿它当回事,小的辰光除了在此捉鱼摸虾戏水外,几乎没有半点记事。而今客别故乡数十载,乡恋愈浓,对古桥的眷念反而总是挥之不去。 虽然到处都有古桥,但同故乡的&ldqu...2017-10-24 21:42

    查看全文»
  • 朱步红(扬州 ):月明扬州

    湛蓝的底片一帧一帧叠着叠着,青黛而幽邃的天幕缓缓扯起,你从幽溟深邃的瀚海夜空独步款款而来……月华清光醍醐般灌顶而下,一豆暗弱的神思从浩瀚的书海仰首膜拜…… 一弯鹅毛漂浮天河之上,不知等待谁来...2017-10-19 21:55

    查看全文»
  • 朱蓉(泰州):竹林深处桂花香

    学校车棚旁,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一根根挺拔的竹子,茂盛的叶子组成绿色的屏障,把车棚和花圃隔断开来。这些笔直的竹子是那么的娴静,优雅,它们自由生长,不畏严寒酷暑。饱含露水的竹子,焕发出勃勃生机,呈现出万千娇态。竹的美在于它的“绿”,绿得青翠,...2017-10-17 16:27

    查看全文»
  • 庄汉东(新沂):坐听风雨静悟禅

    □ 阿土 一 禅是什么? 说起这个话题,就不由得想起五灯会元中的一些公案。 关于禅的回答每个大师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赵州从谂禅师:“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澧州药山惟俨禅师:“云在...2017-10-12 21:55

    查看全文»
  • 谢枚琼(湖南湘潭)不曾漂白的记忆

    我第一次到湘乡县城的记忆不曾因为岁月的无情漂流而苍白。因为那次经历与我一生中的永远的痛纠结在一起。 是时我在棋梓高级中学读高二。棋梓高级中学又称湘乡八中,属于区级高中,人气并不旺,远不如城区的一、二、三中和东山学校。我唯一的亲兄弟在正在二中读高一,他小学毕业时...2017-10-10 16:57

    查看全文»
  • 柏文革(盐城):辗转

    十年前,一个很热的伏天,当我帮拆装队把塔吊拆完,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我急急忙忙地回到宿舍,开始整理东西。东西一样不能扔,扔了还要掏钱买,尤其是我,家里因为盖房子,欠下了几万块钱的债务,瞎花钱的事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两条被子、羽绒服、毛线衫毛线裤,及热水瓶、电风扇、席子、...2017-09-25 21:26

    查看全文»
  • 郭万梅(天津):好想牵着您的手

    圆圆的脸,细长眼睛,宽阔的额头,一袭中式旗袍,这是唯一留存下来有奶奶影像的一张泛黄老照片。 小时候,我曾无数次趴在柜子旁深情地凝望奶奶,想与她说点什么,嘴唇嗫嚅着,竟滚下一串泪来…… 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奶奶的模样,母亲说&...2017-09-14 22:16

    查看全文»
  • 尤其中(淮安):流淌在记忆中的古淮河

    在秋菊盛开的时节,我信步来到淮安城北的古黄河畔。放眼四周,水榭楼台,景色如画,夹岸尽显现代都市气息。远眺宽阔的河面,流水清清,烟波淡淡。走近岸边,透过绿蓠,看河滩上随意生长的芦苇,一簇簇,一丛丛,静立水中,犹存古风,仿佛串联起历史的节点,传递流淌的记忆。 时光荏苒,白驹...2017-09-13 09:03

    查看全文»
  • 华新华(镇江):夏夜乘凉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梅雨期一过,长三角地区持续高温,最高温度突破历年的记录。太阳好像被谁招惹了似的,火气特别大,把地球烤得直冒火。滚滚的热浪把人们撵到空调室,谁不听话就让谁汗水如流水直淌。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人们都离不开空调,晚上睡觉更是这样,否则难以入睡。还好,空调得...2017-09-06 09:59

    查看全文»
  • 翁太庆(兴化): 三友相伴好度夏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这是今年夏天的典型特征。入伏后,气温更是高得出奇,蚊子苍蝇都被热死了,只有知了在耷拉着枝叶的树丛中苦苦地叫喊:“热,热死了……” 是的,气温太高,高得人...2017-08-21 21:39

    查看全文»
  • 谭晓平(连云港):佛前哭泣的玫瑰

    他是浪漫风雅的诗人,他是望穿秋水的情郎,他是一朵在佛前哭泣的玫瑰,他是一段300年来倾倒无数后人的传奇,他是万人景仰的活佛,他是最断人肠的仓央嘉措----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叫生死作相思!”这是仓央嘉措的一...2017-07-20 22:03

    查看全文»
  • 刘艳梅(淮安):走近刘鹗

    当“刘鹗故居”四个青绿的大字,透过车窗映入眼帘时,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那位把白妞、黑妞写得出神入化的刘鹗吗?数百年前,他生活在我现在所居住的城市——淮安,我穿过的大街小巷都可能留有他的足迹吗? ...2017-07-12 21:33

    查看全文»
当前1/15 页|共212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