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周习琴(常州):夏至

2024/6/24 16:16:10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83


 

  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几场雨过后,后院的茉莉花悄然绽放。微风轻拂间,洁白的茉莉以其独有的花香,叩开了夏日的温柔序章。

  夏至来了。

  如果母亲还在世,今天正好是她七十岁的生日。

  按照习俗,每年夏至来临,母亲都会早早地准备了油渣、肉和青菜和成的馄饨馅,用自己亲手擀的馄饨皮包上一大筛子的馄饨给家人吃。看着在锅里肆意翻滚着的一支支白白胖胖的馄饨,站在锅灶旁年幼的我忍不住直咽口水。现在想来,那大概是我童年里最美味的记忆了,以至于直到现在,馄饨仍是我的心头爱,每次吃馄饨时都忘了曾立下的“减肥誓言”,一口气干上一大碗,只是馄饨里再也寻不着记忆中 “妈妈的味道”了。

  儿时对母亲的记忆已不甚清晰,依稀记得那是80年代初期,家里虽只生了我一个孩子,但因家底薄弱,家境十分贫寒。敦厚老实的父亲在采石场做苦力,早出晚归,母亲一人辛苦操持着整个家。
母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勤劳能干,不管是田间地头,还是操持家务,家里家外母亲都是一把“好手”,勤俭持家更是不在话下。但不管日子再怎么艰苦,母亲总是把家里仅有的蛋菜等有营养的东西留给正在长身体的我和做苦力的爸爸,自己只吃咸菜就着酱油汤,平素更是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新衣服。而每逢过年,妈妈都必定从牙缝里挤出些钱给我置办一身新衣服。看到村里哪位老人有生活上的困难,母亲也总是第一时间搭手帮助,出钱出力。
 
  虽然母亲只有小学文化,但却有着与她文化程度不相匹配的远见卓识。每天都在田间地头和家务农事之间来回忙碌的母亲,从不允许我因帮家里干活而耽误学习。用她的话说,耽误了插秧收割最多少一季收成,耽误了学习改变的就是我的一生。每次去学校前,母亲都会不厌其烦地叮嘱我:“丫头,一定要认真读书,家里就算砸锅卖铁也会供着你,放心去学!”

  在母亲的殷殷期盼下,小学、初中,我的成绩在全校一直名列前茅。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很勇敢坚强,不管是面对曾经生活的艰难困苦,还是后来面对病痛的折磨,母亲都咬牙强忍着,未曾流过一滴眼泪。但面对我的成长成人,母亲却一次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记得小升初时,我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走上讲台,当着全体毕业生家长的面发表演讲,坐在台下的母亲高兴得眼含热泪;初中毕业的那年盛夏,当收到徐州卫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母亲手捧着通知书反复摩挲,又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参加工作后,当我把第一个月的工资交到母亲手上的那一刻,母亲再一次激动得热泪盈眶。那一刻,我深刻感受到,我一直都是母亲的骄傲!

  后来我结婚、生子,母亲一直都在帮着我带孩子、做家务,一生辛苦操劳的母亲逐渐老去。2016年,刚过 花甲之年的母亲被查出患有“脑部胶质母细胞瘤”。患病的两年时间里,母亲一直与病魔顽强地斗争着,进住大小医院多次,反复接受手术及放化疗,母亲始终坚强乐观,从容面对。2018年,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但母亲教会我的坚强、勇敢、善良、乐观、从容却会永远伴随我一生。

  “茉莉”谐音“莫离”,如果母亲仍然健在,于我而言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一卉能熏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茉莉花香,让时处潮湿闷热的夏至,也让人如临明月来相照的清凉之境。夏至已至,愿天堂的妈妈一切安好,生日快乐!
 
 

——谨以此文纪念我挚爱一生的母亲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