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丛新强:论莫言小说新作的精神特征

    内容提要:莫言小说新作依然来自于“故乡人事”,但却呈现出新的精神特征。其中融入了对于时代新生问题的新的表现,尤其直面真实存在而又两难处理的时代境遇,显示出问题的复杂性和时代的不确定性。在其新近创作中,莫言将人性特征复归于日常生活及其民间道德的层面加以表现,对于人性...2020-05-28 09:59

    查看全文»
  • 贾平凹:试着做撑竿跳,能跳高一厘米就一厘米

    原标题:试着做撑竿跳,能跳高一厘米就一厘米——谈最新长篇小说《暂坐》 文坛“长跑健将”、著名作家贾平凹日前推出最新长篇《暂坐》,首发于新出炉的《当代》杂志2020年第三期,将由作家出版社推出单行本。 《暂坐》是贾...2020-05-19 10:50

    查看全文»
  • 莫言:河流与文学

    莫言被颁受迭戈·波塔莱斯大学荣誉博士称号 尊敬的校长,老师们,同学们,感谢贵校授予我荣誉博士称号,这个称号没给我增加学问,但可以给我的衣柜里增加一套博士袍服,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这是我获得的第十二个荣誉博士,也许,一百个荣誉博士头衔,也比...2020-05-09 08:52

    查看全文»
  • 申霞艳:“人民”立场与美的神迹 ——李修文的生活、写作与信念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刚刚出道的时候,李修文是小说家,70后风华正茂,没有人能料到“多年以后”。看看他的小说标题《滴泪痣》《捆绑上天堂》,凄美而浪漫的青春爱情氛围已经预先透露出来,今天回看颇为煽情,而煽情正是编剧最需要的。果真就听说他当编剧去了。 没有想到的是,...2020-04-28 09:15

    查看全文»
  • 盛慧谈:好的语言应该入口即化

    我的文学道路其实可以从一本书开始说起。这本书是我的大姑妈送给我的,她有点理想主义,在老家开了一家书店,书店的名字很有诗意,叫“故乡书房”。那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她的经营理念十分超前,借书的人,不需要身份证,也不需要押金,全靠读者自觉,看完书主动把书还回来。然而理想很丰...2020-04-27 09:25

    查看全文»
  • 范小青:关于《朝去夕来人海中》

    做老师的,无论自己的事业怎样,人生如何,但有一点总是和别人不一样的,那是特别棒的,就是桃李满天下。 走到哪儿,忽然就冒出一个人来,说,某老师,我是你学生哎。 或者,走到哪儿,就会有人说,哎,谁谁谁是你的学生哎。 总之,但凡见到或被提...2020-04-21 17:10

    查看全文»
  • 李修文:用真实的笔唤醒和赞美那个久违的词

    “两个我”与“真正的写作” 《致江东父老》中的“我”常常作为一个“失败者”的形象出现。这种“失败”不仅仅是世俗意义上的物质和尊严的匮乏,还意味着作为精神领域...2020-04-10 09:00

    查看全文»
  • 张建安:打造更多风格独具的精品

    创作风格是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的一个重要话题。风格的成形,是一个民族的文学、一个作家的作品超越幼稚的模仿阶段走向成熟的标志,是文学赢得读者认可、形成独特创作辨识度的重要因素。 文学风格从根本上说,是作家气质、秉性、学识、修养各种因素的综合体现。由于作家先天条件及所处时代背景、社会...2020-04-08 09:18

    查看全文»
  • 吴岩:刘慈欣的科幻世界

    一 科幻小说是工业革命之后产生的独特文学品种。在17—19世纪的漫长时间里,一些对科学改变生活状况具有“先知先觉”的作家体验到这种变化带来的神奇,创生了科幻文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品种没有名字,人们用科学浪漫故事、科学的小说等去定位这...2020-04-07 10:02

    查看全文»
  • 赵学勇:路遥写作的精神指向

    原标题:人民性:路遥写作的精神指向 摘要:路遥的写作姿态卓然践行了以人民为本位的根本原则,他将作家的自身定位、写作行为与书写对象并置,深入贯穿到人民的身份意识之中。正是这种自觉的身份意识使他的创作不满足于社会问题的再现,而是苦苦求索于社会问题的发现。在他的创作中,人民不再是作家代为发言...2020-04-04 17:04

    查看全文»
  • 苏童:今日之现实,明日之文学

    今天确确实实是愚人节,这个愚人节的日子,对我的意义与徐则臣的意义不是那么一样。因为大家知道我是北师大的毕业生,现在所在的京师大学堂在当年是没有的,我无数次从这个地方走过。我的创作是从我成为北师大中文系学生后开始的,今天在这里获得腾讯书院的文学奖,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地点对于我来说,它更大的意义接近一...2020-04-01 08:37

    查看全文»
  • 李浩:我的写作是对自我的梳理和记忆

    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和我自己、另一个人、另一些人进而是和世界进行对话的方式,我写作,本质上是有话要说,有话想说。我希望我的写作是对自我的梳理和记忆,是我对自己,对世界和人类的真切表达。我希望写下命运,感吁,深思和追问,我希望写下我的幸运和痛苦,爱与哀愁,写下天使的部分也写下魔鬼的部分。我希望写下...2020-04-01 11:06

    查看全文»
  • 张贞:论周芳“非虚构写作”的时代特征与审美内涵

    周芳在《非虚构写作的经验、真实与叙事策略》中写到:“我在六床的疾病里疾病,我在五床的死亡里死亡。他们不过是代替我提前支取了疾病和死亡。再把外延扩大,他们也必然是代替了更多的我,如《无常经》说的,周芳,李芳,张芳,都逃不过。”“我和这个时代的每个个体一同悲喜,一...2020-03-26 09:19

    查看全文»
  • 毕飞宇:人性的刀锋与语言的舞蹈

    将近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参加毕飞宇的研讨会,我曾有一个说法,认为毕飞宇是一个“语言本体论的作家”,就是讲他是一个无法被复述的作家。一般来说,作家写了什么,我们可以把其小说大概讲出来,但毕飞宇的小说没办法讲,离开了他的语言,那些小说几乎就蒸发了。这犹如诗歌,无法被抽离出来...2020-03-21 08:42

    查看全文»
  • 贺仲明:在融合和创新中迈向经典

    原标题:贺仲明:在融合和创新中迈向经典——重读《活着》并论余华的文学史意义 在当前中国文学中,余华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存在。一方面,他得到的官方荣誉很有限,包括最有分量的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至今都与他无缘;但另一方面,他又得到民间和读者的高度认可。特别是其代表作《...2020-03-17 11:37

    查看全文»
当前1/5 页|共64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