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张应东:蒯天这个同志

2020/7/21 17:36:07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273

  认识蒯天是在1990年年底,那时赣榆县人民政府举办的首届赣榆徐福节在海内外反响巨大,小小的县城里汇聚了国内大批的文化领导、文化名家,这应该是赣榆有史以来参与名家最多的一次活动,一时间星光璀璨,嘉客云集,成了当年国内文化的一个焦点活动,海内外多家媒体都发表了各位名家抒写赣榆的文章,赣榆成为了人们仰目的地方,我也为赣榆能举办这样高规格的活动而感到由衷的敬佩。事后在一次和市里有关领导交流时,我谈了我对赣榆徐福节活动的看法,得到这位领导的赞同!从他处得知,蒯天是赣榆徐福节活动的主要策划者,而且所有的名家大都是他出面邀请的,这让我记住了蒯天这个名字,开始关注蒯天,后来又与蒯天相识相知。

  这些年来,蒯天一直从事着海内外文化交流活动,和许多文化名家、领导、甚至一些国家领导人都是好友,他们之间频繁交流,都有很多文字记载,但他从不在他人面前夸耀。

  蒯天虽然是以写小说起家成名,但影视剧本创作,散文、人物传记、文学评论方面也有很多独道之处。从他的笔下,我们也认知了很多名人名作。每次去蒯天的偌大工作室,总是有新的收获和超乎寻常的感悟。开始总是一番传统式的饮茶论道。说起他的忘年交高占祥先生的人生经历,如数家珍的过往故事,我听得入了迷,这位共和国老文化部长在国家文化事业上一些开创性的作为及其为人使我肃然起敬。过去我读过高老一些作品,经蒯天一讲,对文化与中国革命、建设及改革开放的相互促进,从高老的经历上有了很多鲜活的应证。蒯天发起的、高占祥先生鼎立支持的在宿迁办的教育事业确实使人称赞。蒯天以高占祥先生为主人翁一本巨作也即将问世。

  从他的每次交流中,总是诚恳地透出对当地文化建设的关心和更高更务实性的期盼,谨慎地纵论对连云港市大文化建设蓝图独特心思,使我这个外行人也产生共鸣和激情的燃烧。我总是暗暗在想,象蒯天这样用通常话说“不是体制内吃皇粮的人”,为什么会有这般思国想民的博大文化情怀呢?想来想去,真正的文化人就是这种德性,每次聊天,从未涉及一个“钱”字,只是淹没在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思想火花的烟雾燎绕之中。

  我退出岗位后,除了应该做的事认真做好后,实际上我也是脚踩西瓜皮滑到那里是那里的类人,久而久之,也成了小蒯的往年交,有时也会通过电话对社会文化上事窃窃私语,看起来好象多管闭事,但从自身脱出来看自己,好象也是良知的表现。蒯天同志,你好象就是这样的人吧!

  他知道我平时也喜欢舞文弄墨,又特别留意喜欢欣赏名家字画,因此每次意犹未尽聊天之余,他总是会又拿出一些国内大家新作让我看,边赏边评论,那理论般的评述有时猛烈地敲打我对字画艺术探索的敏感神经。但君子从不夺人之爱,我也只是平静地饱饱眼福而已。

  当我问起这些年来,他的创作成果、得奖情况和在文化文学界曾担任过的各种社会职务时,他只是一笑了之,不象有些人如数家珍夸夸其谈。可当我无意中翻看他的历史资料存放时,看得眼前一亮,蒯天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江苏华夏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宿迁泽达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江苏省散文学会执行会长。他是我市首位荣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者,也是首位在江苏省音乐舞蹈节荣获最佳编剧奖者,他还先后获得过笫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3次荣获中国戏剧文学奖、还荣获过首届中国戏剧文化奖、《文汇报》报告文学奖、《小说界》全国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奖、连云港市人民政府首届文学艺术奖,第9届中国时代十大杰出艺术成就奖等等。
 
  说起蒯天这个名字,特别是“天”字,我原来一直好奇,似乎感觉大一些,大不过天嘛。后来我想,年轻时遇到一位在单位党委书记的朋友,他叫孟天,我曾天真地直问,你为什么叫天字,看来他早有准备脱口而出:天地乃我衣食父母,加上我这个姓氏的谐音,说明我崇拜天地。呵,我明白了,“蒯”乃多年生的草本植物,靠天地之灵气雨露滋润,不就是大自然的呵护吗?
 
 

5月27日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