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马识途:百年逐梦终不悔

2020/7/11 18:44:25      来源:中国艺术报      人气:298
  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夜谭续记》与读者见面。本书沿用了《夜谭十记》的叙事风格:四川人以四川话讲四川故事。内容为十几个科员在工作之余相聚、饮茶、闲谈,度过了一个丰富奇妙的夜晚。本书仍以四川方言中特有的幽默诙谐,闲话四川的俚俗民风和逸闻趣事。
 
《夜谭续记》马识途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0年6月出版
 
  本书作者马识途在百余岁高龄时仍然笔耕不辍,不忘跟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韦君宜的一个约定:在《夜谭十记》之后继续创作“夜谭文学” ,以百年人生的丰富经历为底色,奋起余力,写成《夜谭续记》 。据悉,作者马识途在《夜谭续记》出版之际,郑重宣布封笔,表示从此不再创作新的作品。
 
  中国艺术报微信公众号今天特别推送由周明撰写的文章《百年逐梦终不悔》,在周明与马老的交往中,了解这位笔耕不辍的百岁作家马识途。
马识途在书房
 
百年逐梦终不悔
 
周 明
 
  庚子年春节前夕,正当家家户户喜气洋洋地张灯结彩、张贴春联之时,我意外地收到了远在成都的老作家马识途老人捎来的一幅他软笔书写的大红“福”字,欣喜万分。想想看,这可是一位106岁高龄的老人的祝福啊!
 
  这使我想起之前的2005年“马识途文学创作70年暨《马识途文集》出版座谈会”“马识途九十寿辰书法展”及后来的2014年5月“马识途百岁书法展”、2018年10月10日的“马识途书法展暨《马识途文集》北京首发式”,这些活动均先后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隆重举行。那时的热烈情景,历历在目。

  2014年5月24日“马识途百岁书法展”开幕式上,马老在致辞时信心满满地说:“我还要来北京参加下一次的展览!”在场的我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果然4年后的2018年10月,马老的宏愿得以实现,他的第二届百岁书法展开展,人们纷纷上前同他握手、问候和致意。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致辞中动情地说:“从马识途先生的身上真正领会了‘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意义和丰富内涵。”
 
  展厅里162幅大小尺幅不同、真草隶篆各异的书法作品美不胜收。这些精美的作品可都是马老近年的新作呢!尤为难能可贵。这次书法展同时也是新版《马识途文集》的首发式。
 
  新版《马识途文集》是一部共700余万字的18卷厚重之作,对比2005年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12卷480多万字的那套《马识途文集》,所辑作品显然更为全面,更为丰厚!
 
  皇皇700余万字的新版《马识途文集》收入了马老不同时期、不同体裁、不同题材,在读者中产生广泛影响的代表性作品,如《清江壮歌》《风雨人生》《夜谭十记》《巴蜀女杰》《京华夜谭》《马识途讽刺小说集》《马识途诗词抄》《沧桑十年》《百岁拾忆》等。对于文学创作,他自谦地说,“作为写作者,我只是一个业余作家”。而对于他专长的书法创作,他也从不以书法家自命。他感慨地说:“若得十年天假我,挥毫泼墨写兴隆。”
 
  作为后生晚辈,我真是十分敬佩不老的马老!
 
  不久前,我打开电视,忽然看到荧屏上马老正在接受央视《国家记忆》栏目《解放军入川》一集的访谈,话题是关于解放成都的历程。只见马老精神依然,意气风发,侃侃而谈,他正在讲述1949年解放成都时的历史情景。他作为四川地下党的有关负责人,在隆隆炮火声中带领贺龙察看国民党军在成都的军事要塞和布防,好摸清哪里有什么军事机构、什么重要建筑、什么重要党政人物住宅……这是何等重要的使命啊!
 
  这之前马老还在央视受邀讲述过他在西南联大做地下工作时的亲身经历,当时那可是需要冒生命危险的啊!他的这些非凡经历原本计划写一本《我这八十年》,这方面的资料札记、日记也已积累了几大箱子呢!然而他感叹说恐怕没有时间写了。
 
  马老入党80多年,几乎经历了整个20世纪。这是一个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既有风起云涌的大革命,也有波谲云诡的复杂社会现象。马老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以他生花的妙笔,真实、真诚、真切地记录了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在他90多岁时,还坚持每天写日记和随笔,还从1988年便开始用电脑写作,竟然写了几百万字呢!他103岁那年亲笔写给我的一封回信,竟长达3页,思路清晰,文字顺畅。
 
  2002年马老突患肾癌,顺利做了手术。当子女们事后告诉他真实的病情时,他坦然地说:“我从革命战争年代走过来,多少战友都牺牲了,我这命是捡来的,得癌有什么大不了!”为此,他在北京书展的会上致辞时,风趣地说:“我没有做完我要做的事呢,阎王爷却打发几个小鬼来找我,我说我不去,不去,就是不去!结果我战胜了小鬼们,健康地活下来了。”
 
  这些年马老曾多次乘高铁、坐飞机到北京参加全国人大、中国作协等各处的会议和活动,都顺顺利利,平安抵达。马老说他的身体之所以很棒,完全是凭借着两样精神支撑:一是乐观,二是运动。另外还有两个字,就是战斗。他一生正是在坎坷的经历中战斗过来的。常有人问他:“你经历那么多的磨难和曲折,加之又遭遇过病魔的侵袭,怎么还活过了百岁呢?”他说,“秘诀就是乐观,凡事要拿得起放得下,要乐观看待。包括面对疾病,既来之,则安之,然后战胜它”。
 
  2017年在我曾任职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为了拍摄一些老作家的影像资料,馆里几个年轻人去采访马老。马老一见,便问:“你们那周馆长情况怎么样?”小伙子们回答,“周馆长好着呢!马老你们早认识?”马老笑着说:“早认识呀。我可‘恨’死他了!”小伙子们吃一惊,急忙解释说:“我们周馆长人挺好的,马老怎么‘恨’他?”马老嘿嘿一笑说:“你们年轻,不知道。上世纪60年代我在成都的西南局任宣传部长时,工作非常忙,周明从北京来成都找我,约我写稿。那时他是《人民文学》的编辑,我说我工作多得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写稿,再说我也不是作家,哪能写小说?他说他的领导说我有满肚子革命故事可写呢!派他来就是为了催生这些故事出世。”当时在不经意间,马老被我诱导着讲起他的经历。我听得入神,不时说这个可以写那个可以写。那个年代《人民文学》连续发表马老许多作品,一时间,马老名声大振。到了不讲理、颠倒黑白的“文革”发生后,红卫兵批斗马老时硬说他在《人民文学》发表的作品,都是大毒草,好一通残酷斗争,“你们说我不‘恨’周明‘恨’谁!”听完马老的一番讲述,小伙子们才明白原来这都是马老的幽默。提起“文革”,马老在2017年8月29日给我的一封信中曾简单谈过,他说:“我读了你的《我多想让你恨我一回》的文章后,感慨颇多,回想锒铛入狱六年,弄得我家破人亡,生死难卜时,我的确对你这位第一位拉我进文坛的人恨过一回。”这后一句话当然是马老的自谦了。
 
  庚子年春,全球突发新冠肺炎疫情,马老一直关注事态的发展,3月4日,为支援抗疫捐款2万,并为抗疫作词、挥毫。这项活动系北京大学校友会发起。作为在四川的北大校友的马老还呼吁天府北大人积极参与此次活动,希望大家伸出援手,支援前线奋力战“疫”。
 
  近日,我知悉马老新作《夜谭续记》问世,感慨不已,想着给马老打电话祝贺一下,并向他讨要一本亲笔签名书,不想,马老的另一个决定让我意外——他决定就此封笔了。他说:“我年已一百零六岁,老且朽矣,弄笔生涯早该封笔了,因此,拟趁我的新著《夜谭续记》出版并书赠文友之机,特录出概述我生平的近作传统诗五首,未计工拙,随赠书附赠求正,并郑重告白:从此封笔。”马老的决定让人惋惜却又令人敬重,在心中默默祝愿马老健康长寿的同时,我又想起他常常说的那句话:凡事要拿得起放得下……
  
  马老马老,令人敬爱的马老,百年逐梦终不悔……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