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陈伯新(淮安):儿时端午趣事

2023/6/26 16:44:39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34

 

  又是一年粽香时,许多往事历历记心头。受今年闰二月影响,端午比往年来得更晚些。往年早早就盼望端午吃粽子的意念,今年感到好长好长。但半月前市场就有人卖艾草,让人迎接端午的心情提前拉长,也让我回忆从前端午趣事的时间变得更长。

  我弟兄三人,没有姐姐妹妹,我是老三,自然就是家中的惯宝宝。父母的宠儿,两个哥哥爱护有加。从小母亲就给我扎个小辫子。虽说我一个男娃头发不旺,但细细长长的小辫子也蛮好看的,直到十岁那天才剪掉。每到端午节前天晚上,母亲就把买好几个两三寸长的各种颜色毛线绳拿出来。在那个困顿的年代,几个毛线绳也是奢侈品。母亲就给我的小辫子梳一下,再用这些毛线绳混编成各种色彩的新辫子,很好看。并在我的双手上用编好的毛线绳扣成两个线镯,意味着扣住了,任何邪恶拖不走。
 

  第二天麻麻亮,母亲就叫醒我们兄弟仨,到屋后的大水塘里洗澡。哥哥他们会游泳,也不顾我,在水中自由自在,游来游去。不一会儿,邻家的男娃们也都到塘里戏水。我不会水,抓住洗衣服的大脚桶边在水浅的地方来回荡来荡去。下傍晚,母亲就就把艾草放在锅里,烧一锅清香扑鼻的艾水,我坐那个大脚桶里面,母亲给我美美的洗上一次艾澡,涂上一点花露水,扑鼻的香。


  那时候生活再困难,也要包粽子吃粽子。那时群众生活以粗粮为主,稻米较少,也有人家吃不了三顿,基本没有糯米包粽子,但端午节总是开开心心地过。庄上只有我父亲一人吃定量,他的粮油是国家供应的。平时父母都把父亲的定量粮少购多省点。快到端午前半个月,父亲就到粮管所找关系,把积余的供应粮换购成糯米、粳米带回来。


  虽然大集体社员们一天忙到晚,辛苦也挣不了几个工分,但母亲与邻居婶婶们忙里偷闲到河边摘宽边芦苇叶子(粽叶)。端午节前一天下傍晚,母亲就把这些婶婶叫到我家门前。她们顺便把自家大脚桶、打好的粽叶与少量的粳米带来。母亲早就烧好开水,把大家的粽叶烫一下。然后,把家里事先淘好的糯米、粳米与狼草(好的稻草)拿出来,将全部糯米与粳米混合搅均匀。母亲擅长包锥子粽子,婶婶们都会包斧头粽子,母亲就教她们包锥子粽子。母亲给她们每人分几个蜜枣,要她们只包三两个,主要是给家里孩子吃。那个年代有几个蜜枣粽子就不简单了。各家包各家带来的粳米粽子,包好后与我母亲一起包我家的。待我家留下不到两斤米时,母亲把我家包好的粽子分给她们,家家过上一个幸福端午。最后,母亲把剩下糯粳混合米单独进行包,包出艺术粽子我们自家吃。她会在一些粽子里放几枚五分钱或者二分钱硬币,谁吃到谁开心,谁幸运。她专门为我包两个连体的小菱角粽子,意思母子连心。还包一个大的全家福,是由两个大粽子与几个小粽子连成一体的。煮熟吃的时候是大人吃大的,小人吃小的……


  一晃过去四十多年了,母亲也离开我们十年了。每每粽叶飘香时,又会想起了慈祥的母亲,想起童年时代端午那些难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将会陪着我的记忆到永久。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