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代荣(射阳):老友记

2023/7/22 9:41:48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617


 

   五一节才与刘恒她们几个聚在一起学烧烤,却仿佛好久之前的事情,今晚与刘恒一见面,便感觉有说不完的话题。

   我与她一人一碗面相对而坐,谈最近的工作、最近的生活、谈最近看的电影、谈最近阅读的书,还谈起了梦想。

   刘恒用筷子搅拌着面条,问我最近写了文章或诗没有,我吞咽着面条摇摇头:“过了年以后,感觉精神不太好,对任何事情提不出兴趣,包括写作。” 刘恒问我能不能把写的文字整理一下投稿?我放下筷子:“那么多的文字需要时间来整理,再说往哪里投?”我想起一位朋友鼓励我写作的话语,让我想投稿时可以随时找她。我摇摇头:“再说现在是短视频时代,谁去看书啊?即使关注度高的公号,都是紧跟热点写的,那都要求有敏锐的判断力与睿智的洞察力,还要有随时准备熬夜的毅力。”我这人生性比较懒,凡事顺其自然。刘恒低头沉思一会儿抬头恍然大悟似的笑道:“也是呵。”我总是笑她每天掯着头若有所思的走路,仿佛手里的账册永远算不清似的。她说等她做不动代账时想去做家政服务,她说:“现在做家政可吃香了,现在人们的思维变了,没有谁是主家谁是雇佣工的说法,都是平等的……我想尝试一下。”现在她的孙女请保姆带,自己却又想去给人家做家政,等她拿不动账册时估计还需要请家政来服务她呢,我笑话她的想法简直是异想天开。两个年龄相加超过一百岁的老妇女,在苏绮鲜面馆幽暗的灯光下谈梦想这个话题,可不就是异想天开?

   我感觉刘恒好像有心思一样,吃的很少,面条基本未动,我问她最近身体怎样?她说脸色不太好,我说她脸色确实萎黄,于是向她推荐一种……看着她忽然低下头,我赶紧把那味中成药药名说出来,并且强调药店都有卖,生怕她以为我要向她推荐什么保健品。在这个拿着手机就能经商的时代,很多人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在朋友圈里推销各种商品和服务,朋友圈里最活跃的也是微商。

   女人们聚在一起说再多的话题最后都会回归到家庭这个主话题。我们从恋爱、择偶聊到生儿育女,接着聊到什么是夫妻,我表达了我的婚姻观后为了照顾她的情绪说:“也许婚姻的实质就是到老了遇到头疼脑热时有人端个茶递个水?”刘恒低着头继续搅拌着面条说:“那更够人!”我看不到她说这话的表情,我忽然想起正在看《幽暗国度》里描写中年夫妻相处的话,原文记不住了,好像只用了四个字很精炼的说中年夫妻的相处模式,刘恒问我哪四个字,我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说:“大概是‘互相摧毁’这四个字。”我现在能记住三十多年前的事情却记不住三天前看过的书。刘恒听了想想也吃吃的笑了起来:“可不是!?”爱情观与婚姻观的转变很痛苦,这意味着对自己过去的部分否定。观念好在是千人千识,才容得下各自赋予的认知。

   想说的话都说了,兴已尽,我们挥手道别。华灯初上的街道,有很多人趁着梅雨停歇的间隙在晚风中散步。我想,他们一定也拥有好朋友和好心情。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