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邹凌(南京):溪涧豆娘

2023/11/29 11:34:04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594


 

  早在几年前,安徽宁国“夏霖九天银瀑”的旅游广告便已做到了南京,虽只有二、三日的游程,但终因手头工作较忙而未能如愿。

  不久前,得知南京崇德书画院与夏霖风景区达成协议,“夏霖九天银瀑”成为崇德书画院的写生基地;而且,著名美术理论家、南京艺术学院博导、画家周积寅教授亲笔题写了“南京崇德书画院写生基地”,由是心中甚为高兴;然而,更让我喜出望外的是该院的法人代表朱同通知我出席写生基地的揭牌仪式,真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即便是再忙,也要放下,即刻应允而往。

  我们一行十人背着画夹,拿着相机,冲着“夏霖九天银瀑”,抒情而去。揭牌仪式自然是热烈而隆重的,宁国市的四套班子都出席了揭牌仪式,夏霖风景区总经理干本根和朱同做主题发言,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程明震教授代表写生画家发表感言,宁国市政协副主席、市文联主席许东升致欢迎词,周积寅教授和宁国市政协主席何光华为写生基地揭牌,宁国市委书记还设晚宴招待写生团。据宁国市政协书画院的一位画家说,宁国市的四套班子为一个书画院写生基地揭牌,这在宁国市也是不多见的。

  揭牌仪式办得热热闹闹,而夏霖优美的风景更吸引着画家。我们去时正值盛夏,而且强台风“海葵”刚过,所以景区内忽而大雨磅礴,忽而雨过天晴,却是这番雨雨晴晴的天气,让你看到了夏霖另一番的景致。雨中夏霖,山与树在朦朦胧胧中随着雨雾忽隐忽现,犹如山中的行脚大仙,赶着要去蟠桃会,把一个个模糊不清的脚印,悬挂在空中,如梦如幻。我们这些游在山中的“雨人”,却也感受到宋朝杨万里:“破雨游山也莫嫌,却缘山色雨中添。”(《寒食雨中》)的情怀,亦领悟到明朝李日华:“已倩江烟添雨色,幸多山雨状溪流。”(《题画扇》)的诗境。大雨刚过,便晴日当头,老天并不给你过渡的机会,那原本是隐隐而见的山与树,忽然间露出了峥嵘面目,奇峰幽洞,孤壁绝崖尽现眼前,沟壑峡谷之险峻,飞瀑流泉之密布;野藤古树之参天,竹海松涛之共鸣,让你的心胸忽然开朗。听山里人说,这就是夏霖“一湖、两谷、三峰、五点的五绝天下景”。一湖是景区大门前清澈深幽的明珠湖,两谷是明珠湖右侧通往观音瀑的卧龙谷和左侧直达大龙瀑的飞龙谷,三峰是香炉峰、鹰咀峰与碧云峰,五点是景区内观音瀑、大龙潭、石门、龙须潭、五龙潭五大景点。飞瀑、神潭、深涧、怪石、险峡组成了夏霖景区独有的特色。

  在夏霖“石门”山间,构建着几栋古色古香的小木屋,我们便住在其中。写生归来,望着窗外“明月松间照”,倾听着脚下“清泉石上流”,多么富有诗意的生活,微风声、树叶声、泉水声仿佛是一首优美的交响曲伴随着我们度过美好的夜晚。清晨起来,吸允着芳香的山气,舒展着人体经络,远比理疗还爽快,真有刘备入东吴“此间乐,不思蜀”之感。晨练间,我忽然发现木屋下,清溪边一棵横斜而下的芦苇干上憩着一只漂亮的蜻蜓,细长的身体,宝绿宝绿的,一双黑中透蓝的翅膀合并着直立于背上,就像仙女头上一只别致的玉簪,在清澈的溪水边显得格外醒目;如此美丽的蜻蜓,我却没见过,急忙换来同屋的人,他们也都说没见过。

  中午吃饭时,我向许东升求教,得知蜻蜓名叫“豆娘”。在自然界中,蜻蜓和豆娘是有区别的,它们是亲戚,长相非常相似,但却不同,人们往往分不清。蜻蜓在停栖时会将翅膀平展在身体的两侧,豆娘却是将翅膀合起来,直立于背上。它们的眼睛看似相同却有区别,豆娘的两眼分布在头的两侧,距离大;而蜻蜓的两眼则靠近。蜻蜓的体型大,飞行能力强;豆娘的体型小,飞行能力弱。后来发现,在写生路上,这样的豆娘随处可见。豆娘喜生活在没有污染,自然环境优美的溪流边,或湖畔塘沼地,体态纤细,不善长距离飞行,纯朴而又勤劳,每天一早就起床,在选择好的地段,幸勤地打扫领地,直到很晚才飞回草丛中休息;在生活中,它不与别人争地盘,只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望着溪涧轻盈飞翔的豆娘,我忽然发现,豆娘似乎就像这山里的人,纯朴而勤劳;我爱豆娘,更爱青山绿水的夏霖。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