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董淑华(连云港):捡“漏”

2023/8/31 16:37:58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225


 

“小眼鱼”
 

    兴庄河入海口,是海州湾畔一个天然的渔港码头。周边几个村庄的渔民,捕鱼归来,都把渔船拢靠在河北岸。

    一天午后,潮水已退去。成群的海鸟,有的在河床的泥滩上,蹦蹦跳跳,嬉戏觅食。有的在空中,振翅飞翔,上下翻舞,不时地发出声声动听的鸣叫。捕捞归来的渔船,静静地拢靠在河岸。我驱车路过停靠船只的码头时,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正站在一船头旁边,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在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人的样子。面前放着一只白色的塑料渔筺,半筐小黄鱼,十公分大小,个体均匀,肥瘦一致。阳光下,鱼鳞闪着银光,鱼肚泛着金黄。在市场上很难看到这么新鲜的黄鱼。我忍不住停车下来问:“老板,你这鱼是买的还是卖的?”

    “不是买的,也不是卖的。自己船‘张’的,(捕的意思),老婆叫留的自家吃。”男子回答。

    “自家船‘张’的,天天都有。我正好路过,看这鱼新鲜,市场上一般见不到,卖给我吧?”

    海鲜,讲究的就是一个“鲜”字,新鲜是海鲜的灵魂、灵性。市场上卖的海鲜,运输过程中,为防止变质,大多经过冷冻,或用碎冰保鲜。尽管外观看上去新鲜,肉质已发生了变化。看到这么新鲜的小黄鱼,自然勾起了我想买的欲望和冲动。

    “大哥,不是我不卖给你,我不知道价格啊。俺家里,我光管出海,卖货的事,都是老婆管。”我一听男子这么说,心想有门。

    便说:“老弟,你不知道价格,心里也应该有数。你估摸估摸,价钱由你要,我就图个新鲜。”

    男子深思了一会说:“反正是自己‘张’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着给三十块钱吧。”

    我一听,暗自高兴,这船主真是个豪爽大方之人。我估计了一下,这么多鱼足足有十多斤重,才合三元一斤,市场上最低也得七八块钱一斤。便宜啊!

    我赶忙掏出手机,对男子说:“谢谢老弟。来,我用微信转账,我没有装鱼的家什,你船上有没有塑料袋啥的,顺便给找二个。”

    男子掏出手机,我用微信给转了三十元钱,他又回到船上,找了两只黑色的塑料袋,然后把筐里的鱼给倒到塑料袋里。我提着塑料袋,放到车子后备箱里,赶紧发动车子往家里跑。

    回到小区,赶忙打开后备箱,提起塑料袋就往家里走。邻居小仲下楼遇到,和我打招呼:“大哥,买啥好东西?”

    “刚在码头船上,买的小黄鱼。”我回答。

    “俺看看,便宜不?便宜明你再去,也给俺带点。”小仲说着,就用手扒拉着塑料袋,探头看个究竟。

    “妈来!你买的不是小黄鱼,是‘小眼’啊!多钱一斤啊?”小仲看到鱼后,惊呼着。

    “什么‘大眼’‘小眼’的?这些总共花了三十块钱。”我真还没听说过‘小眼’这个名字,边问边回答道。

     “‘小眼’样子像黄鱼,它眼小嘴巴小,黄鱼嘴大头大,叫‘黄大头’。‘小眼’比黄鱼好吃。你知道,市场上‘小眼’鱼多钱一斤吗?要十五二十多一斤,运到南方要五六十一斤,‘黄大头’才七八块一斤。你三十块钱买这么多,是哄人家的还是抢人家的?”

    “我没哄,也没抢,是人家要多钱给多钱买的。”我把买鱼的经过对小仲讲了一遍。

    小仲听后说:“大哥,你这是拾了个‘漏门’啊。毁了,那男的回家非挨老婆骂不可。大哥,你得了便宜,见面分一份,给我一半。”

    小仲说着从我手里抢走一个塑料袋,临上楼梯,回头说:“等会送二十块钱你家。”

    “我靠,这是啥人?”我嘟囔了一句,提着鱼回家了。

    晚上,老婆将“小眼”黄鱼红烧了二盘。吃起来肉刺分离,肉质细腻,味道鲜美,入口就化。用筷子根本夹不起来,只得用汤勺整条地铲着鱼的底部,才能吃到。这是我长这么大,吃到最味美的一次海鲜。但贪图了人家的便宜,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安。

    边吃边和老婆聊起买鱼以及遇到邻居小仲的经过,老婆说:“小仲说得对。人家熬风磕浪 的也不容易,咱别为了贪图这点小便宜,叫人家二口子在吵架。你明天早点过去,按市场价把钱找给人家。以后你没事的时候,常过去转转,看到船来了,有合适的买点,价格高低不讲,比市场上买的新鲜,吃得放心。”  

    第二天,我老早地又来到码头,刚好遇到昨天的男子正收拾渔网要出海。我上前打招呼,诚恳地说:“老弟,不好意思。我真不认识那是‘小眼鱼’,价格这么贵。来,我再把钱转给你。”

   男子一看我也笑了,说道:“老兄,你可真实在,为这点小事,大老早地跑来。一个钱卖就是卖了,又不是大牛大马,哪有要‘回头钱’的,俺上船人不行这个。”

    男子在船上仍旧收拾着渔网,没有要下来收钱的意思。我又问:“昨天这么多鱼,才卖了三十块钱,回家弟妹没跟你急眼啊?”

    “她是留给她大妈做鱼丸用的,回家问我鱼哪去了,我说卖了。问我卖多少钱,我说三十,当时就火了。我说谁吃不是吃,遇到个朋友,给朋友了,这才算了。”男子笑着说。

    “老弟,都怪我。越是这样我越得把钱给你,你下来,我使微信转给你。”

    “大哥,你这不是打俺脸吗。腥鱼烂虾的,你还当心事了。你快去忙吧,马上要涨潮了,俺也好出海了”男子说着,向船头走去。看到男子真没有收钱的意思,猛然想到,前二天买了条“利群”烟,刚抽了三盒,正放在车上。转身打开车门,把烟取出来,又扣了一盒下来,把余下的六盒随手扔到船的甲板上,喊了句:“老弟,出海时抽。祝一帆风顺,满载而归!”


 

“ 我是个好人”

    自从花三十块钱,在船上买了那么多“小眼”鱼。老婆提醒我,没事多到码头上转转,看到有合适的海货,买点回家,吃个新鲜。从此,我真就形成了习惯。下班后,总要开车到码头上转一圈,还真就有不少的收获。

    春季,正是梭子蟹,虾婆等最肥,也是价格最昂贵的时候。鲜活的带黄母蟹,市场上要一百五六一斤,海货贩子到渔船上拿货,也要一百二三一斤。带黄的虾婆,市场上七八十一斤,在渔船上买也要五六十一斤。作为打工族,真的舍不得花钱,买这么昂贵的海产品。可在渔船上,有时渔民在收网时,会不小心碰掉蟹爪蟹腿的,或者死掉的蟹子、虾婆,就不值钱了。残次的梭子蟹也就三四十元一斤,死虾婆也就十多元钱。买回家去,煮好后端上餐桌,一样的新鲜,味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得津津有味。不管怎样,也是时令海鲜,吃的透好。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儿子说:爸,明天到船上看看,买点虾婆来家啃啃。我剜了儿了一眼说:“都是些吃货,虾婆七八十块钱一斤 ,你吃得起啊?!”

    儿子笑着说:“活的咱吃不起,你到船上买死的,只要带黄就行,就吃个味。”  

    第二天下午下班后,我又开车来到码头。我停好车,刚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多岁,脸晒得黝黑的小伙子朝我走来。并主动向我打招呼:“俺叔,你来了,我在这等你好久了。”

    然后,扭头对站在一条渔船旁边的女子说:“快把东西拿给俺叔。”

    女子听后,从地上提起一个黑塑料袋送了过来,走到跟前,塞到我的手里。并说:俺叔,这是单剔单拨大个带黄的,今天就捡这些,明个想吃,跟俺爸说声,再给你留着。

    我一下子蒙圈了,这两个年轻人我根本不认识啊,不会是认错人了吧。在打开黑塑料一看,足足有六七斤活蹦乱跳的虲婆,全是个大带黄的。当我抬头要招呼他们时,看到二个年轻人已骑着电动车跑得老远了,我连喊带叫:“你们认错人了,给错了!”他们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我向旁边的人打听,这两个年轻人是哪的?人家告诉我,是后边海脐村的,并告诉我,不远处的那条铁壳渔船就是他们家的。我对这人说:可能他们认错人,平白无故给我这么多虾婆,我不能白吃这东西,得给人家钱啊!这人笑着开玩笑说:给就吃是了,不吃白不吃。

    我站在那里正不知所措。心想:这东西太贵重了,算算得三四百块钱呢。人家顶风晒日,风里来雨里去的,挣钱不容易。可又不知两个年轻人姓啥叫啥,有没有联系方式,这可怎么办好。

    猛然想到车内提包里,有笔有纸。便放开车门,从包里取出笔和纸,写了个便条:“小老弟,你们可能认错人了,我不能平白无故地收你们东西,这是我的电话号码:13*********,请明早联系我。”写好后,爬到刚才旁边人告诉我的那条船上,找了块砖头给压在了甲板上。

    第二天天刚亮,手机便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个本地陌生的号码。寻思可能是昨天那小伙子的电话,按下接听键,还没等我说话,手机里便传来:“俺叔吗?我是昨天给你虾婆的小宋啊,昨天真认错人了。俺家里划宅基地,负责的人听说俺家里有船,跟俺爸说,要要点虾婆好送人,说下午到码头去拿,我认为你就是。搞误会了。”小伙子在电话里笑着说。

    我听后也笑了,便说:“我就知道是你认错人了,我手机号就是微信,你加我微信,我把钱转给你。”

    “俺叔,钱不要了。就凭你不贪图小便宜的为人,我也不能要钱。今早我一上船,看到你写的纸条。我就想,少找俺叔你这样的好人。”

    我说:“那不行,你要不要钱。我找到你家也给送去,我要想白吃你的东西,就不留个纸条了。快点,加个微信,我把钱转给你。”

    “好好,我加你微信,俺叔,你真是个好人!”小宋在电话里说。

    我打开微信,在通讯录新的朋友里,出现了一个名叫“一帆风顺”的网名,我点开了添加键,字幕上跳出:俺叔你好,我是小宋。

    我马上回复:谢谢你昨天给我那么多新鲜味美的虾婆,然后转账500元,请接收。对方接收后,又退回400元,只收了100元。我回复,太少了,这样不行。对方回复:就这样了,俺叔是个好人,以后想吃啥,直接发微信给我,我给你留着。我出海了,再见。

    我看着手机发愣,本来想到码头,买点便宜的虾婆给孩子吃,没想到捡了个大便宜。便赚了个花钱都买不到的赞许:我是个好人。

 

海洋大对虾

    三岁的小孙子喜爱吃虾。家属在市场上买的养殖“东方虾”,一斤称二十多个头的,一次能吃五六只。

    一天,捕捞的渔船归来,停靠在码头上。我从这条船又爬到那条船,看看有没有合适可买的,拾个“漏门”。

    在市场上,卖海鲜的斤斤计较,有时还会短斤少两,在码头上买,船主多数豪爽大气。有时,多个四两半斤的,也就按个整数,关键船上的海货新鲜,没有假。这也是我经常逛码头的原因。

    当我爬到一条较大点的渔船上,看到甲板上一个白塑料筺里,放着二只海洋大对虾,每只足足有二三两重,通身金黄剔透,诱人可餐。这可是海产品中的稀罕物,别说是吃了,平常见都很少见过。如果买二只带回家去,煮熟了给三岁小孙子吃,小孙子一定惊奇无比。爷爷今天买了“大虲王”回来。想到这,便问船主:“老板,这两只大对虾卖吗?”

    船主说:“不卖,早叫小贩子订下了。”

    “要是卖的话,什么价钱?”我又问。

    “三十块钱一只。”船主回答。

    这么大的虾子,才三十块钱,我一想也不贵,于是就问船主:“怎么个订法,你明天再逮到卖给我行不?”

    “这个不敢保证,明天能不能捕到,这是碰巧碰不巧的事。碰巧了,一个潮水能逮个一二只,碰不巧十天半个月的,也逮不到一只。”船主说。

    我听船主这么一说,海洋对虾这么稀少,下次真要是捕捞到,如果不留点定金给人家,人家也不会放在心上。于是便说:“那这样吧,你加我个微信,我转一百块钱定金给你,下次逮多逮少我全要了。”

    “定金到不用,我看你天天在这里转悠,也是老熟人了。你留个电话号码,再要逮到,我打电话你来拿就行了。”听船主这么一说,感觉也是个实在人。就把电话号码和姓名告诉了船主,船主输在手机里保存了。然后对我说:“你等我电话就行了。”

    一连十多天,也没接到船主叫去拿对虾的电话。寻思:船主可能早忘记了。他们每天起早贪黑地出海捕捞,都很辛苦,这些小事也不会放在心上。

    一天中午,我正在家里吃午饭,手机铃声响了,我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董老板吗,我是哪天你来买对虾的船主啊。今天有对虾了,全给你留着喃,你赶快过来拿吧。”

    “哎呀,那太谢谢了,你看看,还真叫你放在心上,逮到几只啊?我吃过饭就去拿。”我很感激地答道。

    “今天逮的多,总共十七斤。一百五一斤,几个小贩子要出更高的价,我都没卖。既然你先订下来的,俺得给你留着,不能失信。”船主说。

    我一听惊呆了,我只是想买个二三只,给孙子吃。这今天一下子捕到了十七斤,二千五百多元钱啊,整整半个月工资啊,这可如何是好?我正抱着手机犯愣,手机里又传来船主催促的声音:“董老板,你说话啊,你快点过来,我正等着你拿走,好回家吃饭呢!”

    “你看这事搞的,我本来听说巧不巧的,一个潮水能逮一只两只的,买给家里小孙子吃,所以就说逮多逮少我全要了。可你今天捕了这么多,我也要不了啊!”我很为难地说。

    “董老板,你可不能这么说啊!俺看你这穿戴,像个收海鲜的大老板,天天围码头转悠。你那天要不说,逮多逮少全留给你,俺早卖给小贩子了。这么值钱的东西,你这会说要不了,不是坑俺吗。”船主抱怨说。

     我一听,人家船主说得有道理,做人不能失信。先拿回来,不行,发朋友圈里,看看亲戚朋友有没有要的,大不了放在冰箱里留着自家吃,可这也太奢侈了吧。

    于是在电话里对船主说:“你稍等会儿,我马上过去。放心好了,不叫你为难,我全留下。”说完,我挂了手机,下楼开车往码头驶去。

    来到码头上,老远就看到船主正在船头旁边,正左顾右盼地张望,我开车到跟前停车下来,看到船主眼前的塑料筐里,一只只新鲜无比,金黄剔透的纯野生海洋大对虾,五十多岁了,还真第一次见过。事已至此,我啥话也不能多说了,只能对船主说:“老弟不好意思,叫你费心了。你把手机微信打开,我转钱给你”。

    船主打开手机微信收款码,对我说:“总共二千五百五,你转个二千五吧,零头不要了。”

    我一听笑了:“我转二千五,不是二百五了吗,我转二千四百八吧。”船主一听也哈哈大笑,连忙说:“对!对!对!”

    转完了帐,船主又给找了二个大的塑料袋,把对虾给装好,送到我车的后备箱里,船主又回到船上收拾东西去了。

    我站在车子旁,犯愁了。这么多的野生海洋大对虾,用半个月的工资,留给自家吃,太奢侈了。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寻找着每一条能把对虾处理掉的信息。突然想到,一位浙江朋友是大老板,家里开着宾馆和酒店,打个电话给他试试,看看他能不能留下。

    我打开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朋友电话,拨打了过去,几声铃声过后,朋友接了电话,问:“老董你好!有啥事啊?”

    “老兄你好!是这样的,我今天在码头船上遇到十多斤野生海洋大对虾,才一百五一斤,这么好的东西,价格又便宜,可遇不可求的,想买都没处买。你们家酒店是否留点?”我忙不迭地对着电话说。

    “哦,现在禁止公款消费,酒店高档海鲜也用不了多少。”朋友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会,又说:“不过,孩子过二天三十六岁生日,要办几桌请亲戚朋友聚聚,有个海洋对虾上桌,也挺有面子的。这样吧,辛苦你一下,用顺丰给发十斤来吧。”我一听,心里这个高兴啊。连忙说:“好!好!,我马上就给办。”
十七斤去了十斤,还有七斤,这就不用犯愁了。可这七斤留家里吃,也有点多了。这时一下子又想到办公室同事王平,儿子大学要毕业,谈了个女朋友,过几天要带到家里。马上拨打了王平的电话,电话接通,我急忙说:“王平吗!我在码头船上,遇到野生海洋大对虾,一斤四五个头,(一斤称四五个的意思),才一百五一斤。你那天不说儿子女朋友要来吗,你不留二斤,好招待未来的儿媳妇吗?住海边上,女孩大老远地跑来,你不煮个海洋对虾给人家吃,多没面子?”王平听后,在电话里笑着说:“大哥,你说得对。我到市场转了好几次,都太贵了,要六七十元一只,没舍得买。这正好,你给留二斤吧,我等会儿转三百块钱给你。”

    还有五斤,也就二三十个虾子,不再找人了分了,留家里放冰箱冷冻着,孙子啥时想吃,拿一个煮煮。毕竟是天然野生的,无污染,一般很难买到。

    把虾子拿到家里,老婆一看买了这么多,生气地说:“给孙子吃,你买两三只就行了,一下子买这么多,俺家是大财主啊”

    我争辩道:“这么大个的海洋对虾,想买都买不到。再说了,野生对虾,无污染,无公害,纯绿色食品,孙子吃了长身体有好处。”

    我赶忙拿到了两只,放在锅里煮开了。煮熟后的大对虾红彤彤,鲜味扑鼻。我赶紧用筷子夹到盘里,端到孙子面前说:“你看,爷爷今天专门给你买了两只‘大虾王’来,喜欢不?”

    孙子望着热气腾腾的对虾真发呆,没有半点惊奇的样子。是不是看到这么大个的虾子,吓着了呢?我忙给剥了一只,将硕大的虾肉送到孙子的嘴边,孙子嘴闭得紧紧的,直摇头。老婆在一边看了,更是怒气冲天,“你就嘚瑟吧,孙子不吃吧!?。你这不拿钱扔吗!”

    挨了老婆的抱怨,我心里也很委屈,争辩说:“孙子不吃留给儿子儿媳妇吃,谁规定的海洋对虾就得有钱人吃。”

    过年除夕夜,老婆将冰箱里的对虾拿出来,煮了满满二大盘端了上来。儿子一看,高兴地说:“俺家生活条件可以啊,吃上海洋大对虾了。来爸,你先吃只。”说着,夹了一只放到我碗里。

    “我不吃这个,你们吃吧”我又给夹了回去。不是不吃,是舍不得吃,我少吃只,孩子们就多吃一只。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