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刘江滨:水上开花

    水上植物里最著名的非荷花莫属。荷花,又名莲花、芙蓉、菡萏、芙蕖等,因它与水气相濡,故湿润,清洁,无尘,鲜艳,有美人之喻,有君子之譬。好像还没有一种花如此拥有诸多名号。名号的不同,说明人们认知荷花的角度不同,其包涵的内在意蕴也有了复调的繁复。 观赏荷花相...2016-09-03 19:22

    查看全文»
  • 刘月新:与布封先生商榷——哪种鸟儿最可爱

    布封先生你好!走进你的散文世界,不仅领略了你飞扬的文才,还见识了一个多姿多彩的“动物世界”,真是好幸运!以你大师独特的视角、亲切的情感和形象的语言,让那些大的小的美的丑的善的恶的,我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动物们——一一闪亮登台,精彩之...2016-09-01 10:02

    查看全文»
  • 钱钟书:什么是真正的交情

    假使恋爱是人生的必需,那末,友谊只能算是一种奢侈;所以,上帝垂怜阿大(Adam)的孤寂,只为他造了夏娃,并未另造个阿二。我们常把火焰来比恋爱,这个比喻有我们意想不到的贴切。 恋爱跟火同样的贪滥,同样的会蔓延,同样的残忍,消灭了坚牢结实的原料,把灰烬去换光明和热烈。像拜伦,像哥...2016-08-31 21:11

    查看全文»
  • 喻灿锦:凤凰吟

    (此文入选江苏海安试验高中高三语文素材) 题记——我发誓,我不敢轻易去写你。如果写,没能描绘出你千年不改的美丽,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 在农历二月的细雨中踏进凤凰,注定凤凰似一位细眉低首的女子,在陌生的远处痴痴等我赴约。未近凤凰城,只...2016-08-30 17:35

    查看全文»
  • 李舫:能不忆江南——杭州,一座天城的前世今生

    作者简介:李舫,女,文艺学博士,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曾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评委,已发表文学作品数百万字。 冷峻的风,从黑黢黢的空中刮过,沿着犬牙交错的高耸檐廊,掠过清凌凌的湖面,悄然降落在夜的深处。   这是公元1492年的秋风。   这一年,在中国是弘治...2016-08-29 21:30

    查看全文»
  • 张晓风:初心

    1、初哉首基肇祖元胎…… 因为书是新的,我翻开来的时候也就特别慎重。书本上的第一页第一行是这样的:"初、哉、首、基、肇、祖、元、胎……始也。" 那一年,我十七岁,望着《尔雅》这部书...2016-08-28 21:27

    查看全文»
  • 刘克邦:一个因散文而生的乡镇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 从马武回来,“花海”“荷池”“梨园”“生态园”“巴渝风”“朝皇寺”“坝坝舞&...2016-08-23 09:18

    查看全文»
  • 周亚鹰:母亲的电话

    其实,我很害怕听到母亲的电话,尤其是晚上,尤其是深夜。   只要是母亲来电,我的心从来都是忐忑的——老娘的心脏病不会又犯了吧?老爹不会又摔倒了吧?电话还没接通,脑子里便闪过无数种可怕的念头。   有一天凌晨三点,母亲忽然来电,我惴惴...2016-07-27 20:30

    查看全文»
  • 朱佩君散文小辑

    跟王昆老师学唱歌 初见王昆老师,是在二○○三年的冬天。   周明老师对我说:“一会带你去王昆家,让老师给你指点指点!”   王昆老师?王昆老师亲自给我上课?   我哪敢相信这是真的!   打小就听王昆老...2016-06-27 12:39

    查看全文»
  • 李舫:苟利国家生死以

    中国远征军的枪声从这里消失,迄今已经70年了。   1944年秋,历时两年的滇西战役艰难结束,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终于取得胜利。这是中国抗战史上环境最险恶、伤亡最惨烈的悲壮一页,也是取得不仅在战役上,也在战略上完全胜利的英雄篇章。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2016-06-18 23:29

    查看全文»
  • 余秋雨:散文语体《离骚》

    二十世纪曾出现过不少版本的“今译”。几乎所有的今译都采用了诗体,但遗憾的是,楚辞和现代诗之间的“韵味系统”完全不同,很难产生两相满意的转换关系。这就像陈列一尊最华美的青铜器,万不可用珠光宝气的现代华美去映照,而只应该给它提供一个最朴素的...2016-06-08 22:17

    查看全文»
  • 汪曾祺:端午的鸭蛋

    家乡的端午,很多风俗和外地一样。系百索子。五色的丝线拧成小绳,系在手腕上。丝线是掉色的,洗脸时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红一道绿一道的。做香角子。丝丝缠成小粽子,里头装了香面,一个一个串起来,挂在帐钩上。贴五毒。红纸剪成五毒,贴在门槛上。贴符。这符是城隍庙送来的。城隍庙的...2016-06-08 21:59

    查看全文»
  • 赵翼如:择校那年,孩子经历一场“出身”大战

    刚刚路过某所名校,忽然触动我一段心事。 曾相信素质教育,一直对现有体制保持有限顺应。那年,终于遭到迎头痛击。是小升初择校。原本拿定主意就近入学,动摇从多多妈的“警示”开始:要晓得,现在上什么学校,意味着你有怎样的“出身&rdqu...2016-06-01 20:59

    查看全文»
  • 杨绛:风

    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硬的东西把它挡住,软的东西把它牵绕住。不管它怎样猛烈的吹,吹过遮山的山峰,洒脱缭绕的树林,扫过辽阔的海洋,终逃不到天地以外去。或者为此,风一辈子不能平静,和人的感情一样。 也许最平静的风,还是拂拂微风。果然纹风不动,不是平静,却是酝酿...2016-05-25 16:20

    查看全文»
  • 汪曾祺:葡萄月令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二月里刮春风。   立春后,要刮四十八天"摆条风"。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树枝软了。树绿了。   雪...2016-05-17 22:24

    查看全文»
当前4/11 页|共162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