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毕飞宇:这是乡愁么? 当然不是

    大概是在去年,就在春节前,有一位记者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我有关“乡愁”的事,他说他要做一个关于“乡愁“的版面。我是这样告诉他的,如果我生活在北京或者纽约,我也许有乡愁,但是,生活在南京,我真的没有乡愁。结果呢,一些情感丰富和道德高...2017-03-30 21:52

    查看全文»
  • 季羡林:《二月兰》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我在燕园里已经住了四十多年,最初我并没有特别注意到这种小花,直到前年,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且冲云霄,连宇宙都份佛变成紫色的了。 自...2017-03-22 22:08

    查看全文»
  • 褚荣会:春天的一道分水岭

    每当二婶让虎哥去村外的田野里连根拔一些开花的荠菜回家时,我就知道“春分”到了。 荠菜,是江南春天最常见的一种野菜,也是乡下人最常吃,也觉得最好吃的一种野菜,可用来做馅炸春卷、包饺子、蒸包子,也可直接凉拌、清炒……...2017-03-19 10:16

    查看全文»
  • 三毛: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许多时候,我们早已不去回想,当每一个人来到地球上时,只是一个赤裸的婴儿,除了躯体和灵魂,上苍没有让人类带来什么身外之物。 等到有一天,人去了,去的仍是来的样子,空空如也。这只是样子而已。事实上,死去的人,在...2017-02-23 22:28

    查看全文»
  • 汪曾祺:故乡的元宵节

    故乡的元宵是并不热闹的。 没有狮子、龙灯,没有高跷,没有跑旱船,没有“大头和尚戏柳翠”,没有花担子、茶担子。这些都在七月十五“迎会”——赛城隍时才有,元宵是没有的。很多地方兴“闹元宵&rdq...2017-02-10 23:45

    查看全文»
  • 返璞归真 仁者相知 ——记启功与赵朴初的友谊

    启功先生与赵朴初先生有几十年的交往,他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启老在童年时就皈依佛教,一生正言正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居士。朴老自青年时期即参加红十字会的工作,扶生救死,奔走四方,直到担任佛教协会会长。二位老人慈眉善目,面带笑容,和蔼可亲,关心和尊重别人。他们既是书法...2017-02-10 21:22

    查看全文»
  • 贾平凹:朋友

    朋友是磁石吸来的铁片儿、钉子。锣丝帽和小别针,只要愿意,从俗世上的任何尘土里都能吸来。现在,街上的小青年有江湖义气,喜欢把朋友的关系叫“铁哥们”,第一次听到这么说,以为是铁焊了那种牢不可破,但一想,磁石吸的就是关于铁的东西呀。这些东西,有的用力甩甩就掉了,有...2017-02-07 21:19

    查看全文»
  • 毕飞宇:过年的厨房

    我当然是厨房革命的拥护者,看着今天的厨房,想想十年二十年前,你一下子就明白生活里发生什么了。今天的厨房明亮,整齐,清洁,芬芳,无论是厨具,炊具,餐具,燃具,洁具,对了,还有燃料,都给人以现代和科学的印象,我要说,现在的厨房好,又美观又方便,也许还是年轻人接吻和背后拥抱的...2017-01-26 21:44

    查看全文»
  • 莫言:过去的年

    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 春节是一个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的节日,春节一过,意味着严冬即将结束...2017-01-26 21:39

    查看全文»
  • 冰心:漫谈过年

    我这一辈子,经过几个朝代,也已经过了八十几个“年”了!时代在前进,这过年的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和进步。 从我四五岁记事起到十一岁(那是在前清时代)过的是小家庭生活。那时,我父亲是山东烟台海军学校的校长,每逢年假,都有好几个堂哥哥,表哥...2017-01-26 21:24

    查看全文»
  • 沈从文:忆湘西过年

    我生长的家乡是湘西边上一个居民不到一万户口的小县城,但是狮子龙灯焰火,半世纪前在湘西各县却极著名。逢年过节,各街坊多有自己的灯。由初一到十二叫“送灯”,只是全城敲锣打鼓各处玩去。白天多大锣大鼓在桥头上表演戏水,或在八九张方桌上盘旋上下。晚上则在灯火下玩...2017-01-26 21:19

    查看全文»
  • 贾平凹:狐石

    我想,这世上的相得相失都是有着缘分的,所以赵源在显示它的时候,我开了口,他只得送与了我。赵源说:我保存了它七年,不曾一日离过身的。或许是这样,我说,可我等了它七年。   七年不是个小的时间。   那是在乡下,冬天里的一场雪,崖根下出现了一溜梅花印,房东阿哥...2017-01-12 15:50

    查看全文»
  • 鲁迅那些历久弥香的经典散文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2017-01-03 21:01

    查看全文»
  • 席慕蓉:小红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见到面的;于是,在你暂时放下或者暂时转过身的时候,你心中所有的,只是明日又将重聚的希望,有时候甚至连这点希望也不会感觉到。因为,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一天地过来的,当然也应该就这样一天一...2017-01-01 21:45

    查看全文»
  • 朱颂瑜 (瑞士):水乡的时光

    海珠湿地公园对外开放有一段时间了,偶有听到过一些赞美之词,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去。难得今年得了机缘,便兴致勃勃如约前往。 说湿地公园是珠江水乡的缩影,真是不枉。时间是立秋后的第二周,暑假里最好的一段光阴。园里空气明澈自不用说,一路上,电瓶车经由之处,草木清幽,花...2016-12-19 21:30

    查看全文»
当前2/12 页|共167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