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高昌:春节——一枝流年里的红梅

2022/1/29 10:30: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 高 昌      人气:414

时间就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飘过来,又悄无声息地飞过去。一年又一年,春节就像怒放在这纷飞雪花中的一树红梅,绽放着光阴深处的芬芳和鲜妍。

古往今来的诗人们用思念为笔,用魂梦为纸,用乡愁为字,用泪珠为标点,在这红梅一样的美好节日里,写下过许多关于团圆的动人心弦的温馨篇章。

清代诗人孔尚任在《甲午元旦》中,细腻描写了举家团圆、欢聚一堂时的人们围炉守岁时的美好场景:

萧疏白发不盈颠,守岁围炉竟废眠。剪烛催干消夜酒,倾囊分遍买春钱。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

守岁夜、压岁钱、点爆竹、换桃符、听新乐、拜新年,充满生活气息的年俗生活在诗人笔下娓娓道来,亲情荡漾,其乐融融。这样的一个祥和温馨的团圆之夜,就像一幅动人心弦的风情画卷,让读者读来心也暖暖、情也甜甜,亲切地感受到家的味道、年的味道、节日的味道。

孔尚任的诗,描写的时间段主要是在除夕夜。明代诗人陈献章的《元旦试笔》,则详述了过春节时的白天场景:

天上风云庆会时,庙谟争遣草茆知。邻墙旋打娱宾酒,稚子齐歌乐岁诗。老去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晚风何处江楼笛,吹到东溟月上时。

春节里的快乐人群可以从早晨一直欢庆到晚上,真是四海同庆,天下同欢。南宋诗人姜夔在《鹧鸪天·丁巳元日》中,更细致地描写了自己一家过节的情景。淡笔浓情,独具特色。他在结尾勾画的在家里独自教小孩写字的特写镜头,传递出一份不一样的温馨境界和沉静心态:

柏绿椒红事事新,隔篱灯影贺年人。三茅钟动西窗晓,诗鬓无端又一春。 慵对客,缓开门,梅花闲伴老来身。娇儿学作人间字,郁垒神荼写未真。

北宋诗人王安石,为我们留下了描写千家万户喜庆团圆、欢度佳节的千古名篇《元日》: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爆竹声声,春风缕缕,暖阳高照,美酒盈杯,从门上摘下去年的旧桃符,换上今年的新桃符……在诗人笔下,这有声有色、有滋有味的美好生活,多么温馨和甜蜜啊。王安石用区区四句,尽情描写了举家团圆、欢庆新春的快乐气氛,也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辞旧迎新、盼望吉祥的美好心愿。如果让我评选古今春节诗词的名篇,我一定会把他的这首《元日》排在第一的位置。

如果说春节是一枝流年里的红梅,这枝红梅看上去确实很美,而团圆二字,就是这红梅花的芬芳和鲜妍。这两个字在人们心头流光溢彩,魅力无穷。无论离着多么遥远的距离,天下的游子都要在这一天赶回家来,和亲人一起过个团圆节。

清代诗人蒋士铨的《岁暮到家》,就是一首描写游子还乡的令人过目难忘的好诗: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几乎所有的清代诗歌选本中,都会选入这首《岁暮到家》。及辰就是赶上了时辰,指过年时候能够提前返家。低徊就是迟疑徘徊、默默反思的意思。愧人子指的是惭愧自己没有尽到奉养母亲的责任。风尘在这里指的是旅途的劳苦。全诗的意思是说母亲对自己的爱是没有穷尽的,她最高兴的事情是看到远方的孩子赶上回来过年。母亲缝制的寒衣针脚细密,捎来的家书上的字迹还像新写的一样醒目和难忘。母亲见面就会心疼儿子的清瘦,连声呼喊着儿子的小名,问候外面的苦辣酸辛。儿子忽然低下头来,惭愧自己尽孝太少,不敢再诉说在外面漂泊时的风霜雨雪,免得老母再为自己操心。这首诗质朴纯真,其中没有什么惊人的好词好句,但是诗人的真情流露,唤起的却是穿越时空的真挚共鸣和感动。

团圆二字,在所有关于春节的诗词里熠熠生辉,闪烁着照穿寒夜的温暖光芒。无论哪一个时代、哪一个地区的哪一位诗人,每逢写到春节,都会是心潮起伏,情深意长。唐代诗人戴叔伦说:“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那些天涯漂泊的游子,在春节这样特殊的时间节点,则更是百感交集,万千感慨。

唐代诗人高适在《除夜作》中说: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明代诗人于谦在《元日寓太原分司独坐感怀》中说:

客中况味似枯禅,岁月无情任转迁。不是五更闻爆竹,那知今日是新年。

清代诗人黄景仁在《癸巳除夕偶成》中说: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高适、于谦和黄景仁并不是同一时代的诗人,但他们在诗中表达的孤寂和索寞,却同样让人读起来觉得心情非常沉重。置身春节这样万家团圆的大背景之下,独自在异乡飘零的游子诗人心中,更增添了一份悲凉和酸楚。而在忧伤的气氛里写下的冷色调的诗句,也就寄托了更沉重的、更真挚的温暖情愫、浓郁牵挂和深切期冀。唐代诗人孟浩然在描写除夕之夜的诗篇中深情写道:“渐看春逼芙蓉枕,顿觉寒销竹叶杯。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思乡泪满巾”地守岁时,也同样深情地写道:“畏老偏惊节,防愁预恶春。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这两位诗人不约而同地采用了“空间挪移”的写作技巧,他们不是直接写自己思念亲人,而是说亲人在远方思念着自己。是啊,春节是团圆美满的节日,游子想念家乡,家乡的亲人也肯定在思念着远方的游子们啊。山山水水,心心念念,他们互相牵挂的梦魂里,彼时彼地跳动最多的、想念得最迫切的,肯定还是那两个最温暖的汉字啊:团圆,啊团圆!

只要和亲友们在一起过节,不用美酒佳肴,吃什么都是最美好的味道。清代诗人顾太清在《鹧鸪天·元日咏荠菜》中写道:

鲜荠登盘乍吐花。嫩苗争长傲春奢。已知草色迎年绿,略有新黄发柳芽。山之罅,水之涯。风丝日影暖相加。岁朝图上应添写,小白微青最可夸。

瞧瞧,一种极其普通的野菜,在诗人的眼中却是多么温润、多么娇嫩、多么令人神往。牵两袖温柔,带一路风尘,趁光阴静好,唱团圆最美。走过了千山,涉过了万水,而到春节时才蓦然惊觉,最令人回肠荡气的地方,就是家的方向啊。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