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 梁 衡:万里长城一红柳

    来源:人民日报 中国北方最明显的地理标志就是长城。从山海关到嘉峪关,逶迤连绵穿行在崇山峻岭之上,将秦汉到明清的文化符号一一镌刻在苍茫的大地上。如果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一抹红霞涂染了曲曲折折的石墙,又为烽火台、戍楼勾勒出金色的轮廓。这时,你遥望天边的归雁,听北风掠过衰...2015-11-05 18:50

    查看全文»
  • 杨绛:忆孩时(五则)

    来源:文汇报 回忆我的母亲   我曾写过《回忆我的父亲》、《回忆我的姑母》,我很奇怪,怎么没写《回忆我的母亲》呢?大概因为接触较少。小时候妈妈难得有工夫照顾我。而且我总觉得,妈妈只疼大弟弟,不喜欢我,我脾气不好。女佣们都说:“四小姐最...2015-11-04 19:30

    查看全文»
  • 张 炜:莱山之夜(随笔十章)

    这是一场无始无终的奔波。莱山之夜,山雾笼罩,疲惫不堪,却常常无法入眠。林涛阵阵,不断听到小鸟的叫声一荡一荡远逝。再次打开笔记,注视这幽深的莱山夜色,这所见所闻所思…… 烧焦的黎明 这个让人无语的冬天。这个噩梦一般的真实。它是在这片土地...2015-11-03 21:02

    查看全文»
  • 苏童:在明孝陵撞见南京的灵魂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的傍晚,与一个来自北方的朋友在明孝陵漫步,突然觉得有一件意外的事情正在发生。这意外首先缘自感官对一个地方的特殊气息的敏感,我们在那个炎热的处处流火的日子里,抬手触摸到这这座陵墓的石墙,竟然感到了一种浸润的冰凉的寒意,感到石墙在青苔的掩饰下做着一个灰色的梦,这个...2015-11-02 21:19

    查看全文»
  • 冯骥才:老母为我“扎红”带

    原载于《今晚报》 今年是马年,我的本命年,又该扎红腰带了。 每到本命年,母亲都要亲手为我“扎红”。记得十二年前我甲子岁,母亲已经八十六岁了,却早早为我准备好了红腰带,除夕那天,亲手为我扎在腰上。那一刻,母亲笑着、我笑着、屋内其...2015-11-02 20:35

    查看全文»
  • 余光中:太鲁阁朝山行

    原载于《香港文学》 民宿在台湾各地兴起,一方面固然因为羡慕西欧工业之余犹能享受田园,另一方面在本岛残山剩水的环境里,深愧对不起皇天后土,又渴望重温田园的孺慕,穷中作乐,不,富而不乐,民宿成风,也算是一种怀古悔过的挽歌。 理想的民宿,该是整洁、朴素、自...2015-11-01 15:18

    查看全文»
  • 王彬:银雀山庄

    原载于《中国作家》 北京有两种喜鹊,一种是山喜鹊,一种是灰喜鹊。山喜鹊的头、颈、背、尾皆黑色,胸部与腹部白色,翅膀的边缘也是白色的。灰喜鹊颜色发灰,翅膀和尾部的羽毛为蓝绿色泽,个头比山喜鹊要小些。在我居住的亚运村附近,近年喜鹊极多,原本只有一种山喜鹊,后来见到了灰喜鹊...2015-10-29 19:53

    查看全文»
  • 刘建东:托克拉克

    来源:中国作家网 我只见过夏天的胡杨。   对于西部的胡杨,我感到陌生、充满好奇。在我怀疑的目光中,它看上去十分丑陋、痛苦,像是马戏团的小丑,正在拼命地博得观众的笑声。为此,它要付出许多。弯曲,树干可以达到力的极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伸展着。匍匐,只为树冠能够向上,遮...2015-10-28 20:54

    查看全文»
  • 陈世旭:海之梦

    来源:光明日报 只愿意静静地坐下,在一望无际的海边,静观、聆听和沉思。 是一次精神的旅行,一种久违的意境。 云舒云卷做渡船,载时光温软。捧一盏清冽,展开褶皱的心情。多少雪月风花,一一绽放。天籁抚弄心弦,绚丽倒映在天地。海湾的芦苇,是七情六欲的旗帜。诗歌与...2015-10-27 21:29

    查看全文»
  • 鲍尔吉 原野:月亮与沉香

    原载于《天涯》 海的月光大道 晚上,我在房间里站桩。面前是南中国海(中间隔着玻璃窗)。半个月亮被乌云包裹,软红,如煮五分熟的蛋黄。有人说面对月亮站桩好,但没说面对红蛋黄月亮站桩会发生什么。站吧,我们只有一个月亮,对它还能挑剔吗?站。呜&m...2015-10-26 19:09

    查看全文»
  • 舒婷:灯光转暗,你在何方?

    原载于《上海文学》 1993年10月,我从福建转程北京,应维也纳大学邀请,即将飞往奥地利。在福建驻京办事处的宾馆里,有一位小名叫阿毛的记者来找我。我向来不接受采访,虽然是熟知的朋友,也不愿破例。离家之前,我刚从国外的长途电话中惊悉噩耗,于是下来大...2015-10-26 18:39

    查看全文»
  • 铁 凝: 河之女

    我是来这里寻找山桃花的。二十年前一位老乡就告诉过我:“看山桃开花,那得等清明。”于是我记住了清明,脑子里常浮现着一个山桃的世界。那是一山的火吧,一山的粉红吧?   谁知我已耽误了十九个清明。十九个清明虽然都有被耽误的理由,然而每逢这天,我都坐...2015-10-24 23:48

    查看全文»
  • 张抗抗:云和梯田

    来源:人民日报 传说中“中国最美的云和梯田”,隐匿于浙西南括苍山脉雾气迷蒙的群峰深处,弯弯绕绕的盘山公路,倏然甩出一角空地。人在山腰,朝山下的开阔谷地望去,错落有致的梯级田畔,覆盖了周围山坡,似一个硕大的环状天池,嵌于青葱滴翠的崇山峻岭之...2015-10-23 22:39

    查看全文»
  • 范曾:风从哪里来

    风在哪里?在天边的云丝雾影,在陌上的柳絮蒿蓬;在春天偃伏的碧草,在秋天飘零的丹枫;在高樯的一叶帆,在骥尾的千条线;在寺院的幛幡,在心头的旗旌。风在哪里?禅家告诉你,看,如云离月;道家告诉你,听,爽籁在天。宋玉说,在青苹之末,在腐馀之灰。苏东坡说,在木叶尽脱的树梢,在明月徘徊的...2015-10-23 00:16

    查看全文»
  • 王巨才:芦草之思

    来源:光明日报 那时秋风渐紧,霜叶飞红,忽然就想起了家乡的芦草。 芦草,即芦苇,亦称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古诗词中经常提到,足见在骚人墨客心目间,它也算一道颇堪赏读的风景。镜头里、画面上、诗词文章中,只要有了那么几束临风摇曳的花穗,立...2015-10-21 20:49

    查看全文»
当前9/12 页|共167条记录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