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崔济哲:《也看风景也读书》

2016-3-31 22:08:52      来源:      人气:869

崔济哲:《也看风景也读书》


             作  者:崔济哲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书  号:ISBN9787541141836

  

    本书是崔济哲先生的*新散文集,收录散文41篇。全书洋洋36万字,内容涵盖地方风物人俗、古人古事感怀、佛说佛思佛史、历史伟人逸事,以及他国历史文化。在这本书中,有对历史人物或事件的严肃追寻,也有对独特且有趣的地方文化的展现;有当下的细枝末节,也有过往的风起云涌;有因风物之壮阔而诞生的美丽文字,也有因文字之厚重而更美胜一层的风景。这本书打开了大千世界的一条门缝儿,透过这道门缝儿,你看见的是崔先生与历史、社会、人生的对话。

    从山药蛋、火炕到儿时的收音机,从老北京堂会到范钦的书房,从残风阵阵的灵丘到迎雪怒放着杏花的白登山,从风沙高扬的莫高窟到书声琅琅的白鹿洞书院,从宋太祖的腰带到秦始皇的长剑,从鸠摩罗什两次破戒到慧能继承禅宗衣钵,从伯克利校园里的钟声到土耳其的苦咖啡……几十年的新闻从业经历给了崔先生的文字一种敏锐犀利,却也诚恳真挚;海量且泛杂的阅读更让他拥有站高望远的眼界和胸怀。有人曾盛赞他的文章是“有血性的大散文”,而今他以更加宽阔的文化视野,纸笔当剑,在本书中谈天说地,论古道今,以其细致、独到的观察为血,以其广博、深刻的见识为肉,以其深厚的文化、文学根基为骨,呈给读者一本血肉饱满、骨肢健壮的世象绘本。

 

名人推荐:

贾平凹在读过崔先生的散文后说:“什么是好文章?放下还想拿起来再读的,就是好文章。”崔先生的这本文集涉猎广博,厚重沉静,内质深邃,让人不禁反复回味,摩挲品咂,一读再读,无法释卷。

 

陈建功(中国作协副主席)

    诚挚和沉静,可以说是崔济哲散文征服我们的魅力所在。过去的岁月沉淀下来的泥和沙,在这位作家笔下凝聚成一种诚挚、沉静的生活态度及叙事原则。这种内质的厚重,对诚挚与沉静的自信,与当下喧嚣躁动的世象形成强烈的反差。

    从“小我”的生活视域走向“大我”的境界,用散文来构建社会和历史的大风景。真诚饱满的情感、广博深刻的见识、敏锐的人生观察、宽厚的生活态度和平实朴素的表达,都是阅历带给崔济哲的恩惠,也使他的散文世界既个性充盈又洋溢着家国之思、民族之情。

 

阿来(四川省作协主席)

    这本文集题材涉猎之广,钩沉之深,都远超我阅读前的想象。读文章,就是读人:经历,学问,情感,思想。读这些文字,让我看到一个沉静的读书人。一个读得宽,读得杂,读得深的读书人。一个读后有所思,有所得的读书人。一个愿意把所思所得与人分享的读书人。

 

贾平凹(陕西省作协主席)

    济哲先生的散文写得很综合,有文学的,有文化的,更有世态沧桑和人生感悟的。他的散文写得很厚实,有些还厚重,但读着却清新、清澈,就是综合得好,用那个成语去说,叫融会贯通。

    济哲先生的散文有两个突出点,一是把具体的东西写得开阔,二是把社会人生里一些大的东西看得到位,看得透彻。济哲先生的思考是自信的,同时去掉了传统文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恋陋习,难得的是他的心态,是清醒的,也是从容的。

    济哲先生的文章读过就能记住,有些还放不下,还迫着你再去读,能够再读的文章就是好文章。

 

熊召政(湖北省作协副主席)

    对济哲先生散文的印象,是关注身边的人事却不拘泥于这些人事,对时代与世情,既有新闻工作者的敏锐,又有文人的忧患,且行文没有拿腔拿调,总以平实为本。

    看得出,他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写纯粹文章的冲动。我这里所说的“纯粹”,是指他的写作动机。他已摒弃了功利性,甚至政治性,并开始尝试与自然对话,与历史对话。 用平常心来写作,从气质上说,是去了雕琢;从品格上说,就去了矫饰。

 

韩小蕙(首届冰心散文奖、首届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奖得主,光明日报社副刊主编)

    崔的写法也不怎么符合散文常规,有些段落过于铺陈,有的章节游离于中心之外,有的地方还犯了写作常识的忌,可人家的文章就是好看,还有味儿,耐读,壮士出征,笔底风霜……

    不过我欣赏的,还是济哲兄的文笔——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张口就来,伸手就有,屡屡显示出济哲兄大半生海量读书而获得的厚实根基。

 

穆涛(西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奖得主,《美文》杂志常务副主编)

    生活中,有眼光和容量的人,让人尊重。在文学创作中,这两种素质同样重要。济哲先生的写作可以用这两个词去评判。

    “发现意识”贯穿于他所有的文章,平静着或调侃着数生活的沧桑是他的行文基调。平静着或调侃着说沧桑是很不易做到的,因为仅写出经历中的风霜雨雪还不够,还要像牛羊“反刍”一样,把一些难以消化的东西,融化开并且别开生面地消解掉。散文写作,要内涵人生的重量,要往“厚”里写,仅发现生活的美是单薄的。济哲先生不仅写出了这种厚,且又从中跳出来,从容也达观。这是我从济哲先生文章中受益较深的地方。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