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群英:畅想金山岭

2015-9-21 21:32:24      来源:      人气:11886

     
    在此之前,我一直蒲公英一样漂泊。金山岭长城,今天我走近你,纵贯千年岁月,倾听你悲壮而深情的诉说。小时候,听老师讲到宇航员在太空中能看到地球上雄伟的建筑,除了埃及的金字塔,就是中国的万里长城。金山岭长城山势最为陡峭,堪称我国万里长城的精品工程,可谓“万里长城、金山独秀”。秋日里,我与友人相约去登梦寐以求的金山岭长城。汽车在铺满秋日金辉的大道上奔驰。公路两旁忽儿是遍地的苹果园,果树排对排、串对串,仿佛千万个涨红小脸的孩童正进行着盛况空前的拔河赛,忽儿是满山满枝的酸枣,最扎眼的是散落在村子边、河道上殷红的柿子,似乎不约而同地涂上胭脂去赶集儿,直叫闪在一边的小草在微风中羞涩发抖。魂牵梦萦的金山岭长城,我终于就要靠近你了。
    沿着之字型的公路盘旋而上,山脊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起伏的屏障,那就是长城。这石头的巨龙,从一座山峰绵延到另一座山峰,敌楼、烽火台,在山与山之间遥相呼应。那簇簇猩红的野蔷薇从石缝中探出思想的火花,顿时,长城在爽人的秋风中异常生动。汽车在金山岭山腰上空旷的车场停下,我加入不同肤色的人流。从下往上看,两边高处山尖屹立着超出城墙两倍多高的烽火台,攀上那条夹在城墙间5米多宽的石径,远眺塞外的苍山,我不禁得意忘形地大喊:“长——城——,我——来——了!”任凭沙哑的声音消失在悬崖峭壁的沟壑中。
    走近长城,长城沿着我的目光奔涌而来,在我的心灵深处驻足。铺天盖地而来的古老传说将我簇拥,我跪下来,一任唐代的边塞诗和稼轩的长短句在心的原野铁蹄奔踏。听飒飒秋风吹打着黄灿灿的树叶,耳边仿佛隐约传来阵阵《苏武牧羊》、《十面埋伏》的筝鸣,划破空旷中的沉寂,呆滞的瞳仁里撩人魂魄的烽火孤烟骤然升起。往昔一尊尊身披战袍的边关将士正抖擞着朦胧的身影,徐徐从天边走来;倔强的花木兰,正跨上千里马,替父从军凛然上阵。“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唐代诗人王昌龄豪气冲天的边塞吟,今天读来仍灼焰逼人。其实,血洒疆场,驻守关隘哨卡的流芳史诗又何止这些。孟姜女泪洒长城寻夫君的传说给人留下了慨叹和隐痛,诸多有关长城的往事,都已化作尘埃沉淀在这条气吞万里的巨龙足下。
    千百年来,秦月汉关,风侵雨蚀,铁蹄响箭,早已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传说依然是传说,传说依然在传说。今天,我们只能跨越历史解读凭吊。曲曲折折一万里,浩浩荡荡一万里,蜿蜿蜒蜒一万里,澎澎湃湃一万里。长城,在春秋里,没有年轮,永显年轻。长城,在一度度的岁月后,依然深邃。
    呵,长城,在那黄天浩荡、碎石“如斗”的朔方,在那“胡马窥江”水草丰美的地方。群山之巅,险关之上,你张开臂膀屹立着,像一条巨龙,护卫着中华民族,抵御着外族入侵。你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举,你是坚强和牢固的象征。正因为这样,人们才把和你一样的子弟兵称作“钢铁长城”,把遮风挡沙的防护林唤作“绿色长城”,香港张明敏唱的更是脍炙人口:“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是的,长江、长城是中华民族连心的动脉和坚强的骨骼,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刻,每一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人们高唱着,“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投入了抗日的洪流。一个人倒下了,倒成一座长城;一匹马睡着了,睡成一座长城。呐喊,奔腾,腥风,血雨,刀光,剑影,战车辚辚,战马萧萧。士卒从血泊里爬出来,就成了将军;男人从弹雨中闯出来,就成了英雄。
    多少次大漠的狂风抽打你?多少次塞外的飞雪席卷你?多少次战争的硝烟弥漫你?多少次肆虐的流沙淹没你?呵,长城,你身躯苍老,但精神年轻,为了你,多少男儿血洒边关,埋骨城下。在你身边发生了多少动人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赵武灵王为捍卫北疆,曾经下令“胡服骑射”,毅然和传统观念宣战,学习异族之长;昭君出塞,曾使得汉元帝“过宫墙,泪千行”,难舍难分,却换来了汉宫六十多年的和平秋色……长城,你给了从文化沙漠里走出来的人以美的享受,你给了因长途跋涉而焦渴的人以清洌洌的泉水,你给了沉静者以人与自然的思考,你给了浮躁者以安宁,你给了疲惫者以勇气。如今,我登上来了,匆匆地,欢欣地。在渐沉的呼吸里,一支远方传来的熟悉的歌谣,将我醒着的梦照得通明透亮。
    在微微凹凸的石阶上,仰天躺上一阵,用脊背感受阳光留有的余温,一代伟人曾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雄才大略震撼乾坤。中华民族的长征史、八年抗战史铸就了一支铁军,那千军万马杀向敌阵的吼声,曾东起山海关,越过长城内外回应到了祁连山下大漠孤烟的尽头。近代的“东亚病夫”终于扬眉吐气地成为世界巨人。伫立城垛,凝视那经受千百年风雨剥蚀的基石,从它们肩挨着肩背倚着背,层层叠叠的粘缝中,我看到的分明是一个伟大的国度链接着几千年灿烂文明的脉搏在跳动。迎风遥望广袤的大地,屹立在万山丛中逶迤的长城,那不正是一部昭日月星辉、集苍穹浩气的壮丽史诗吗?!长城,你可知道,驻守在西沙的海防战士人人都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雄心。新疆塔城哨所的民兵在梦里还不忘拿起描绘你的彩笔。有人徒步长城万里行,有人心比天高飞越长城天堑。山东有位农民企业家,毅然自费五十余万元修复残缺的城墙。对你的爱,好比从母体滋生而来。“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想你的时候流着泪,唱你的时候,热血在遍体涌动。
    在朗朗秋阳下,金山岭宛如一位历尽千年风霜的沧桑迟暮老人,在静默偃卧中笑看着千年来的征战杀伐,狼烟兵燹,兴亡衰败,生死荣辱,而绵延的长城缄默无语,睿智澹然,肃然冷峻,威仪庄严。周围是满目的葱茏葳蕤的绿树青草,它们青春飞扬的枝柯,正努力伸向深邃宁静的苍穹。一边是一种凄绝苍凉的历史悲壮美,一边是一种蓬勃昂扬、靓丽飞扬的青春美,当我用手轻轻抚摩着城墙的时候,我的手掌已分明抚慰着那千年的历史忧戚和岁月伤痕。那是一种跨越时空的历史忧伤叹惋,那种沉郁凝重的历史沧桑感,只能在一种天籁般的静默和清寂中,在坚强悲愤的忍辱负重和默默反抗中得到真正大写意的永恒诠解!在这里,我们的足音流淌成四季不分的梦想!在这里,我们的目光飞翔成一只只鸟的翅膀!
    呵,长城,你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家珍,你是黄土文明的骄傲,随着斗转星移,人类进入了蔚蓝色的文明时代,当英吉利的坚船利炮轰开中国的大门,八国联军接踵而至,我们的民族在滴血。长城啊,你为什么默默无闻,为什么不迎头挡住它,难道你只会站着挨打吗?你的烽台烟墩曾无数次地拒匈奴、防鞑靼、挡女真,却阻挡不住从大海那边漂来的西方的蔚蓝色的文明。
    其实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康熙皇帝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据史载,那个年轻有为的康熙大帝,扳倒了鳌拜,平定了三藩,把已经到手的江山重新打理了一遍之后,曾骑着马徘徊于北国的山林草泽之间,他要干什么,他是要寻找自己生命和事业的依托点,他路过多年失修、早已破烂不堪的长城,心想,我们的祖辈是破长城而入的,没有吴三桂也照样,长城还有何用?一个堂堂的朝廷,难道就靠这些砖头瓦块去保卫?这正是中国古代大清王朝不修长城的原因。呵,长城,我懂了。在黄土文明的东方时空,我们的祖先是常恐“胡马度阴山”,不时驱民修长城,其积极意义自不待言。然而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当蔚蓝色的文明排山倒海涌来的时候,你却成了封闭落后的象征,而我们保留你,游览观光,是为了利用废墟解读历史,唤起民族自豪感。我们评判你,是为了面向未来,走向文明世界新潮流。落后是要挨打的,崛起的中华大地迎来了改天换地的春天,用科技修补你的脊梁,用智慧梳理你的鳞片,用振兴完美你的利爪,用巧手放飞你的明天。古老的长城恰似一位历史的见证人,阅历资深的老人,在吟唱着中国古代和现代的苍凉悲壮的歌,警醒着后来人。
    风,撕咬着历史的骨头;岁月,舔食着岩石的梦幻。置身于广袤的这方苍天后土,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历史沧桑感和厚重感,历史的强悍冲击力直接穿透了我单薄的思想胸膛,让我感到了对长城历史茫然无知的愧疚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陆放翁的诗,千真万确极富哲理,那些仅兀兀穷年埋首于故纸堆的学者,若不身临其境来这金山岭长城拜谒一番,真是有天大的遗憾在心噟间的。当我极目四望,但见如织游人信步游览,谈笑间欢声不绝,但是,我却一点也笑不起来。“遥知百国微茫外,未敢忘危负年华”,如果对国际上的强权政治不报以百倍的警惕之心,如果没有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国防力量,我们的民族就不会威慑外夷,震撼威服四海,更谈不上让人民尽享太平盛世、幸福小康生活了!呵,长城,你是一个情结,维系着一个古老民族的荣辱兴衰,你承受着火的洗礼、雨的冲刷和冰雪的严寒,你流着血的灵魂在热血和碧血中升华、凝聚,凝成一座史碑,顶天立地昂首岿然,任凭伤口的鲜血浸染着每一寸山河,你在沉思中静默,你又在静默中沉思。那一方方饱经沧桑的砖石,仿佛在低吼,这吼声告诉我们:把悲剧凝固地留给后人,也许会避免新的悲剧;把教训凝固地留给后人,也许会使人永久地警惕;把深沉的悲愤让那冷却的岩浆昭示给子孙,也许会使无数年轻的心灵震撼!
    徜徉在金山岭长城,沐浴和煦阳光,遥念无数忠烈“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亢奋,随翩飞的枫叶放飞心灵。为了明天的道路更加宽广,我们用灵魂聆听这里的神圣,我们用生命抚摸这里的一切!呵,金山岭长城,你的绿色肌肤哟,飘逸着清凉的故事;你的斑驳额头哟,映出了你沧桑的面容!你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种,一条永不枯竭的血脉,一面血与火凝聚的旗帜,金钱在你面前感到自卑,享乐在你面前感到难堪。走近你,灵魂会得到净化;走近你,一切功名利禄都化成了云烟。呵,金山岭长城!你神奇的魅力将永远萦绕在我们心头。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