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张晓惠:倾城一笑

2015-6-15 11:24:03      来源:      人气:3090

 
         那日的天很蓝,一望无垠的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四处的芦苇摇曳起满目金色,一群大雁扑楞着翅膀在蓝天排成人字形向南向东而去。站在资福寺据点的日本警备队队长千田,举着望远镜四处巡看,结论是这个秋日很好,湖水很好,芦苇很好,大雁排着队回家,也很好。1943年的这个秋日,这漫野的秋色,令他想起日本的宫城县,想起宫城的家前屋后盛开的烂漫樱花。
    当那着粉色旗袍的女子似云一般从吊桥上飘然而行之时,他些许恍惚:是故乡樱花树下的女孩?是校园菁菁芳菲中的同窗?刺刀林立间的报告声挑破了他的遐想:这个女士要找您!放下望远镜,他凝视着这越走越清晰清秀美丽的中国女人。其实,在两个小时前,他已收到报告:在这二百余人居住的小镇上,一陌生没有通行证的女子,在小镇上转悠,并打听警备队所在炮楼的情况。他让部下注意跟踪,却不知道这女子竟然通过小镇一郭姓商人介绍自寻上门。
    这女子微微一笑,站到了千田的面前。千田刹那间的不知所措,本能的伸出邀请的姿势:请里面坐。千田问:“看来您不像此地的人啊,是哪里的人呢?找我有事吗?这女子微笑着坐下,微笑着端起千田让卫兵倒来的开水,轻啜一口又轻轻放下,黑若深潭的大眼睛注视着千田坦坦然然:我叫祝玲瑛,今年二十三岁。家住在郝穴东边的熊家河。因为我丈夫去世,来这里找他的亲戚,却没能找到,队长可以协助否?轻婉温柔的对答,自如典雅的举止。窗外,几个士兵端着枪探头探脑窃窃私语。千田的脑子飞转:这不是一个平常的女人!这又是一个“贵品”的女人!这从天而降的美人是新四军还是国民党军的谍报人员吧?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了!“走了很远的路,辛苦了,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在队上吃晚饭可好”?千田让炊事班做了丰盛的晚餐,还请来了介绍这女子前来的小镇商人陪同。
    晚餐之间,这年轻的女子浅笑曼语,高贵大方。警惕的千田再度恍惚:一桌好菜,一位美人,一位老者,还有几瓶啤酒,是岁月静好的感觉,是久违了的人间烟火。那一刻,千田又想起自己远在日本宫城的家,那有着父母和姐姐的家。
    这个晚上,他有了“人间”的感觉,他从来认为这炮楼这据点,就是禁锢自己包括这驻守的三四十个年轻日本士兵的“青春监狱”。千田执意安排寻不到亲戚的美人住进那商人家,说是明早去为她送行。那女子娴雅欠身轻轻致谢,走出据点,回眸一笑灿若星辰。
    千田看着她走,一直看着她窈窕的身影溶进了茫茫的夜色之中。千田在心中与自己打赌:她明晨若不在,就发动士兵四处搜捕!况且,她没有通行证,也走不出这位于第六战区四处有岗哨的小镇子!他查岗时反复交待:加强警戒!作为这个据点警备队队长的少尉千田还算尽职,但对战争和战局并不乐观,甚至有些许苦闷情绪。查完岗哨后辗转反侧一无睡意:明天她走了还是在?她要是走了,她肯定是对方的特工,立即搜捕!她要是在,那她还是不是......
    晨曦中,千田走过吊桥,走出炮楼,走出资福寺,他没带卫兵,就这样盘算着走到那商人家。进了院门,苍绿的大樟树下,就是那女子灿若云霞的笑容:先生早上好!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又缠绕住了千田:女士早上好!千田跟着她走进了商人的客厅。抓还是不抓?这女子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抓还是不抓?千田万分煎熬。她就这么静静的坐在他对面,嘴角一丝笑意。
    “昨天多谢了”。女子轻声曼语。“没什么,昨夜睡得好吗”?千田问。“很好,在这里睡得很好”。
    凝视对方美丽明亮的双眼,证明她没有说谎,竟是这般地镇定。千田少尉暗中叹了口气:看来,是新四军的人啊。
    “今日作何打算?寻不到亲戚,我得赶快回家”。“附近有战事,不安全,我派人送您”?“不麻烦您了”!“认识您很高兴”!千田少尉意味深长地说。
    这自称祝玲瑛的女子宛然一笑伸出手来:谢谢!握住美女的手,千田心中一震:这般的硬朗,分明是握枪的手!这样的美人,手该是柔若无骨的吧!他一时没有松开她的手,她将手留在他的掌心,还是那样轻婉地笑着,大大方方地看着他。他忽然一阵脸热,松开了手:祝女士,祝你前途平安,运气好!
    她走了,袅袅婷婷地走出屋门。在那棵大樟树下,她回过头来,对着专注目送的他明媚一笑,那一笑,令他松开了插在裤袋中紧握着枪把的手。她走过那些个岗哨,走出那个小镇。甚至,她让陪送她出镇子的人,转达对“宽厚的千田先生的感谢”。他知道,她与他一样心知肚明,她知道千田已看穿她的身份但还是放走了她。
    作为当时的日陆军步兵104联队第3中队资福寺警备队队长千田,在以后的日子里,在资福寺据点被新四军端掉,带着十来个部下狼狈撤退之时,在两年后战败,天皇下诏书投降时,在回日本国直至耄耋之年时,千田不止一次想到这个女人。他在几十年后,翻阅森金千秋所著的《常德作战》(日本图书出版社,1983年出版)一书时,千田的目光定在了116页“潜入的美女工作员”这一节上,不多的文字再现了那年那月资福寺的失守。也再次验证了自己的感觉:这个令自己一生难忘的美人,名为舒赛(本名祝应龙),新四军女侦察员,李先念少将麾下所属江陵政治局(应为社会局)的女局长。
   
想到是自己放掉了这个新四军女特工,千田并不后悔。如果一个国家,这样年轻高雅的丽人都来参加战斗,还有什么力量能使这个国家屈服呢?每每想到,涌上千田心间脑海的总是她的笑容:走上吊桥的微微一笑;坐在据点桌上共进晚餐时的宛然一笑;那个清晨走进商人院子时,她丽若朝霞的一笑;还有,他在抓与不抓的矛盾与纠结中,右手在裤袋中紧紧地握住手枪,目送她走出院门之时,在那株香樟树下,她回转头来令他松开手枪的,那无比灿烂令万物失色的倾城一笑......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