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叶梅:大四季

2023/8/8 16:14:09      来源:中国环境报      人气:589


 

01

在商洛的山野里,刚下过小雨的薄雾中听到板鼓敲响,几位着泥色对襟衣褂的男人拉着板胡,中间的那位则手弹三弦,脚踩鼓点,声嗓高亢地唱起《仓颉造字》:“四目交替昼夜用,勒石刻字玄扈山,使用推广传播远,创新发展民欢腾。”他唱一句,身旁那几位便会扬头暴喝一声:“好!”铿锵有力得很。

正是农历三月,山间的田埂上冒出星星点点的小花,但秦岭的风还带着寒气,淡若蝉衣的白雾如同远古的故事,随着人们的吟唱忽而飘近,又忽而散去。这古老的板书唱本增添了不少新词,与直通到跟前的高速路和周边的高压线暗中相映成趣。

接着又响起一群妙龄女子的“漫川小调”,手挽花篮在白雾缥缈的土台上穿插而过的青衣白裙,像一朵朵清雅初开的玉兰花。她们咿呀婉转,唱出的音调让我听来十分亲切,却跟我曾生活多年的鄂西一带的民歌相仿,正是秦风楚韵。

商洛一名取自商山洛水,位于秦岭南麓,这地方南北杂处,地跨长江黄河两大流域,有秦之雄,楚之秀,连绵起伏的群山延至鄂西一带的武陵山区、神农架,便是巍然的秦岭与雄峻的大巴山汇合之处,秦风楚韵水乳交融。自然山川的沟壑纵横、神奇秀丽,造就了传承悠久、浩如烟海的民间文化,山民歌则是秦楚之间最为流畅的表达。鄂西人从前有个说法:“生下来就会唱歌,学走路就会跳舞。”商洛无疑也是如此,据称如今搜集到的商洛民歌已达3000多首,就好比田埂上数不尽的野花。

姐儿歌,小调,孝歌,情歌,号子……源远流长的商洛民歌既可称作历史的“活化石”,也是秦岭深处人的生存叙述。史称“商山四皓”的《采芝歌》,“莫莫高山,深谷逶迤,烨烨紫芝,可以疗饥”传唱千年,而每年必兴的民间花灯、社火、旱船、闹元宵,更是民歌自在的海洋,一唱就是十天半月。在那些穿红着绿的庄稼汉、采桑女的演唱里,有祖辈口口相传的歌谣,也有临时起意的“唱籽打籽”,也就是即兴,见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于是乎,便有了唱得万众皆知的《夫妻观灯》《这山望见那山高》《唱得幸福落满坡》,有了《王婆骂鸡》《撒花调》《卖樱桃》《老兰草》《回娘家》《卖扁食》《十月怀胎》《大四季》。这些有趣的歌名来自商洛百姓亲身体验的生活情致,他们以秦岭山川养就的内敛质实,将人生的辛苦劳作、男欢女爱、善恶回报都化作了可品可叹的幽默和乐趣。

02

我喜欢商洛的这些民歌,不仅在于好听,还得意这些歌儿就像一扇门,从歌里走进门去,立刻能看到秦岭活灵活现的风景人物,闻到这方土地的泥腥和青草气息。“春来春去春欢喜,一对画眉把春啼。”一首《大四季》,即可知人世间从古到今好些缘由。

“春季到春百草生,刘成忙把仙姑问, 问她修行多少春。 仙姑这里忙开言,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去时楚汉争天下,回来刘备会四川; 借个烟袋吃袋烟,依然回我天台山。”想象中的神仙日子过得慢,吃袋烟的功夫,人世间却是沧海桑田。经过多少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历史悠远的商洛近年添置了工业化时代的新妆,通往西安、武汉经济圈的距离日渐接近。秦岭的山还是那些山,河还是那些河,但几度破损,又几度复苏,为保护这条中华龙脉,人们在开发与守护之间难免矛盾博弈。值得庆幸的是,商洛人爱山爱水,愿当秦岭生态卫士,近年来关闭整顿了大量从前赖以经济支柱的矿业,还山之筋骨,水之本源,栽种林木花草,为秦岭披上了鲜亮的绿衣。

所有来到商洛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此地空气清新,山青水绿,令人心旷神怡。据专家统计,去年商洛的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349天,这让时常被雾霾沙尘困扰的都市人羡慕不已。从秦岭发源流经商洛的丹江水原本潺潺向南汇入汉江、长江,却在湖北十堰的丹江口,大股平静地进入南水北调的干线,掉头向北,一脉进了京城,携带着秦岭的林草果木之清香,成为京城人民的饮用水。这光景真是说远也远,说近也近。

一路享用这河清水的人们应该致敬秦岭的生态卫士。

在商洛得知,全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100%达标,土壤环境安全稳定,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创建工作正在全面推进。这一切来之不易。商洛以卫士的敏锐,果敢及时地处理任何有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现象,事情有大有小,但都不轻易放过。比如,某家水务有限公司的污水处理厂排污口化学需氧量、总磷疑似超标排放, 生态环境部门立刻责成该企业就环境数据疑似超标问题及时公开说明并整改。比如,有一家矿业有限公司石料加工生产线配套的三级沉淀池均蓄满,废水溢出后进入应急池,又溢出流经厂区堆料场,冲刷带走石料粉尘,流进了附近的河道。环境监测站很快发现河水浑浊,马上进行检测,证实所排放的废水悬浮物超标,严谨仔细地写出检测报告,附带影像资料、笔录、日常安全检查纪录,让该企业无话可说,低头认罚。对这家公司的处罚通报,也警示了更多的企业。

护绿、添绿、守绿,已成为商洛各界的共识。检察机关为推动保护秦岭生态环境,常年实行专项监督,初夏时节专门组织人员到乡村,察看秦岭红豆杉的生长情况,亲眼看到昔日杂草丛生的山岭重新冒出嫩绿,一桩案子才算了结。近日又读到商洛的法官们为了保护生态向全社会发出的一份倡议书,我觉得是一篇情真意切的美文:“秦岭和合南北、泽被天下,是我国的‘中央水塔’和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各种珍稀物种的栖息地,素有‘动植物王国’‘天然中草药库’之美称。爱护秦岭山水草木、鸟兽鱼禽,维护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永葆秦岭宁静、和谐、美丽,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和义务……”

详尽的文字我不得不省略,其中倡导“衣、食、住、行、用”低碳生活,勤俭节约、拒绝奢侈,珍惜粮食、简约装修,节能减排、省水节电。通过低能量、低消耗、低开支的生活方式,把消耗的能量降到最低,从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谈到保护生态环境要当仁不让,主动参与植树造林、垃圾清理、低碳出行等环保行动,并带动家人、邻居、朋友共同参与;谈到敢于对一切破坏秦岭生态环境的行为说“不”,不擅自猎捕、伤害、驯养、捕捞野生动物,不加工、制作、买卖秦岭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自觉抵制使用珍贵植物及制品,严守环保底线,让秦岭美景永驻、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03

我在商洛的大山里,在草木果香的环绕间,听着四季歌,“百草花开铺满地,夏季到来绿荫浮。日为阳来夜为阴,阴阳星斗照乾坤。国正天星顺,官清明自安,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随时令而生发的一草一木,各自以不同的生命形态一年年活着、隐没或再生,人跟植物、动物一样,春夏秋冬的深远绵长也就在眼前。

夏日的秦岭,满目苍翠,牛背梁栈道入口处的电子显示屏上,实时可见气象监测数据,98.56%的森林覆盖率,让这里的空气含氧量充足如氧吧,负氧离子浓度每立方厘米在5130个以上,意味着正是生命最适宜养息之地。这一片古风古韵犹存的龙脉,经由当代人几番痛定思痛的呵护,幸得一片祥和。

自打春天的花儿开过之后,红樱桃渐渐熟了,紫葡萄、绿葡萄也渐渐熟了,枇杷、苹果、梨,还有挤挤擦擦的野果,也都争先恐后地随着季节的到来,相继沉甸甸挂满了枝头。商洛的山野里,四季花果飘香,勤劳的人们将那些又甜又香的果子送往城市,更多的留着酿成了美酒。秦岭腹地,南水北调重要水源涵养地,正在生态经济产业发展的路上稳步前行。

有花香、果香,秦岭也就有了酒香。让人们津津乐道的“龙眼”——葡萄,颗粒大,汁多皮薄,传说是那位多情的唐太宗赐名为“龙眼”,又传说20世纪初,一位意大利酿酒师安西曼的徒弟华国文辗转来到此地,见到满山珍珠般的葡萄喜不自胜,忍不住使出酿酒的浑身解数,终酿出色红如玫、晶莹剔透、味道甘醇的美酒,一时间风靡秦岭内外。而我尤有兴趣的是,经过百余年的传承,商洛人的酿造技艺早就得心应手,就如即兴演唱那些随口而来的民歌一样,他们会在不同季节里就地取材,兴致勃勃地酿造出色泽鲜丽又透明的柿子酒、猕猴桃酒、杨梅酒、桑葚酒……因此有了引进现代设备的大酒庄,也有祖传秘方的农家小作坊,各式各样,百酒齐香。

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一条集果木种植、观光采摘,酿造储藏、销售以及相关文化体验于一体的产业链,正在往前延伸,农旅、工旅、文旅、康养融合发展的新时尚走进乡村的千家万户,也迎来了沿着“一带一路”纷至沓来的外来客。就在今年全国不少地方酷热难当的夏日,清凉的商洛举办了葡萄酒盛会,据报载,有20个国家驻华使节,国内酒业协会多名专家齐聚,商洛以酒为媒,与多个国家的驻华大使签订了《经贸合作备忘录》《友好城市关系意向书》,一城红酒,百年味道,秦岭与全球友好的朋友们共同举杯。

民歌《大四季》里最后唱道:“十二门人齐来到,脚踏楼梯步步高。”唱的人听的人都很喜欢,一曲古来的“大四季”还将一代代传唱下去,但又看,谁能唱出韵味,谁又能添得新词。

 

【作家简介:叶梅,从事文学创作、编辑多年,曾担任中国作协《民族文学》杂志主编,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长、中国国际笔会中心副会长。近年作品有长篇人物传记《梦西厢——王实甫传》,长篇报告文学《大对撞》(《粲然》);小说集《玫瑰庄园的七个夜晚》,长篇散文《华中秘境——神农架国家公园》《一花一世界——梅花》;生态散文集《福道》;文学评论集《后海识珠》等。其中,《粲然》获中国科普作品金奖,散文《叩神农》获2021年度人民文学年度奖。有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韩、蒙古、阿拉伯、印地语、保加利亚、俄罗斯等文字。】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