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文剑(南京):拜会飞龙

2023/5/18 21:01:0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560


 

上篇:“飞龙”面目


  五月的风是柔柔的,犹如婴儿的手在脸上轻轻抚摸;五月的雨是细细的,好似洒落甘露般的沁人心脾。
 
  五一节过后,一场绵绵细雨将天空弥散的浮尘悉数卷走,令人顿觉空气又爽又清;我应老朋友中铁大桥局陈明先生之邀,带上助理李宏再赴南通如皋,探访热火朝天的张靖皋长江大桥建设工地。

  ―――这是一座已经全面拉开序幕的世界顶级工程。

  曾记得一次与好友陈明相聚时听他自豪地掰着手指一一列举告诉我,该工程有六项为当今“世界之最”,跨度悬索桥世界最大、地连墙锚碇基础世界最大、悬索桥索塔世界最大、强度主缆世界最高、钢箱梁世界最大及位移量伸缩装世界最大值,许多桥梁工艺工法在国际国内很多属于空白,当今世界上目前主跨桥梁最长的当数土耳其双塔三跨悬索的恰纳卡莱大桥,有双向六车道,桥梁主跨长度为 2023米,它跨越了马尔马拉海西端的达达尼尔海峡,连接起欧亚两大洲。而张靖皋长江大桥主跨桥梁长度超过2300米,无桥可比,故称“旷世一绝”一点儿不为过,看了张靖皋大桥效果图后,有人把这个大桥比拟为“飞龙”。

 

注:作者首次赴张靖皋与陈明先生(右)一同摆渡至工地途中


  “飞龙”建设主战场的如皋,2018年被国际自然医学会评为世界六大长寿乡之一、全国著名的长寿之乡,也是美食之乡,有国家级刀鲚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有清幽静雅的水绘园、有碧水潋滟的开沙岛……历史上名仕名媛皓如繁星,如彪炳史册的北宗教育家胡瑷、清初戏剧家李渔、明末文学家冒辟疆等等。
 
  而今,这条飞龙在这里将要腾空而起,飞架于泰州的靖江,飞至苏州的张家港,南接上海、南京、杭州等,北通苏北及北方各地,它就是本文将要记述的张靖皋长江大桥和它的建设者们。拜会这条“飞龙”源头,心情自然是怦然心跳的,犹如基督教徒叩见耶稣一般。
 
  依照陈明先生发的微信导航图,我们顺着路线驾车来到如皋华泰重工公司大门口,微信语音提示“终点到了”。“终点到了?在哪?”面对大门口一对巨大的石狮,我正茫然无绪时,手机响了,一瞧是陈先生来电,陈先生电话指引说,进入大门一直往里开,到了头再右拐,见到一个大型停车场左边便是轮渡码头,至时门口会有人送救生衣,摆渡至岛上岸后,岸上见有辆尾号226的商务车,正恭候着我们。陈先生如此这般交待,我暗自揣摩,这情景岂不像我们在搞特工?我按图索骥,找到了不甚显眼的摆渡码头。我和我的助理李宏依门警提示刚作完了登记,门口走来一位抱着救生衣、三大五粗的壮汉用猜疑的眼光上下盯住我,我一瞧便知陈先生安排送救生衣的,便上前自介绍,壮汉也不言语只是点点头将两件救生衣甩在我怀里,扭头便走了。我与助理穿上救生衣,穿过狭窄的铁栏通道,攀上坡子,朝停放在岸边的小游轮走了过去。

  上了小游轮,船舱已坐满头戴有中铁大桥局字样的安全帽、身穿披挂充气式救生衣的工人, 我侧着身从走廊绕到了船尾,举目望去,只见一顷茫茫大湖,对岸可依稀看见塔吊林立,心想陈先生就在对岸工地上;此时天空是有乌云的,头顶上不时传来嘎——清脆的鸟鸣声,抬头望去是几只掠过湖面忽蹦向天空的鹈鹕,眼前碧波浩淼的湖面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那画卷般的景致,令我深藏已久于心底的各种烦忧一扫而光。

  二十分钟后,轮船缓缓靠了岸,我一个跨步上了岸,此时陈先生来电话说,有辆尾号226号的白色商务车正在岸上恭等,我四处张望不远处果真有辆白色商务车,一位笑容可掬的眼镜男倚着车门朝我们招手示意,我与李宏心领神会快步上了车,眼镜男非常热情招呼,路上我说今逢周日工地没休息?眼镜男回道:“哪有什么休息天哎,即便是春节也驻守工地,咱中铁人早就习惯了。”我听后一阵唏嘘,聊着聊着,眼镜男很快把我们带到了目的地,这是我第二次到访的中铁大桥局张靖皋长江大桥项目指挥部,不过这次来令我大为震撼,原来的破败简陋办公环境已被豪华气派的阵势所取代,我站在项目部大门口让助理拍照留念。正在摆首弄姿之时,只闻传来熟悉的呼唤声,我循声望去,只见陈先生趴在窗台上正向我摇手示意。呵呵,我来了!我捷步上了二楼的项目经理室,与笑吟吟相迎的陈总握手。

 

  年过花甲之岁的陈明先生乃南京六合人,现任中铁大桥局张靖皋长江大桥工程项目部经理,其实是位退休返聘有着丰富经验的桥梁专家和管理型干部,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总是笑吟吟地眯着眼看着你,浑身上下裹着睿智幽默的气息,让人感到既舒服又有几分的神秘感。

  陈总领我们走进他的项目经理室,只见墙的左侧贴了一幅张靖皋长江大桥全景图,右侧贴的是工程施工进度图,两套宽大的大班桌及木制的沙发,茶几上摆了套考究的茶海茶具。

  陈总引我们入座后,随即熟练地用木夹洗杯、洗茶,进而将煮开的金眉茶一一斟到杯中,手脚干净利落,俨然一个福建茶道的传承人。老友相见,以茶干杯,陈总忙活的当儿,嘴也没闲着,他滔滔不绝跟我们介绍大桥的当前施工进展及大桥前期的举步维艰。

  陈总既是一辈子从事大桥工程建设的实践者,又是满腹经纶的理论家,他说他这辈子不是扎在桥梁工地现场,就是扎在资料堆积如山的设计室里。他跟笔者回忆起在2016年担纲指挥建设的镇江五峰山大桥,见惯了各种艰难险阻,什么真正叫遇水架桥逢山开路,他与他的团队做到了,想起一幕幕攻坚克难场景令他至今感慨万千。他掰着手指侃侃而谈。

  位于江苏镇江境内的五峰山大桥也是中铁大桥局建桥史上的宏伟不朽之作。在建设初期,由于大桥南锚扩大基础位于山壑间,基坑防护及岩体开挖无法得到人员安全的保障,此外,4号主塔墩处地质复杂,基础结构为高低支腿大直径钻孔桩,也无法进行施工操作等等一个又一个技术难点,在既需确保人员人身安全又要做到工程质量达到高标准,还要限期完成任务,这不啻是当年的董存瑞炸碉堡的危急关头。陈明和他的伙伴们熬过多少个通宵达旦,憋蓄铆足,拟出无数种破解方案,一点一点攻克,最终攻克一道道难关,取得圆满胜利! 这座五峰山大桥无疑是座“活着”的丰碑,蝉联2017年度中国建筑业绿色建造暨绿色施工示范工程、“2022中国新时代100大建筑”等多项荣誉。

  从五峰山大桥一路走来,再走到现在的张靖路长江大桥,陈明眼里闪烁着光芒,他动情说,感恩国家的经济崛起藉予大桥局建桥筑路大显身手的机会,感谢大桥局提供舞台“伯乐相马”给予我参与其中的角色,能见证并亲身从事张靖皋大桥这个世界级工程建桥大业,实乃人生之大幸,毕生之荣光!

  陈总介绍说,张靖皋长江大桥起自南通市如皋石庄镇西侧与沪陕高速公路交叉处,止于苏州市张家港疏港高速公路晨阳互通,路线全长约30公里。全线共设置石庄(枢纽)、如皋南、张家港北、晨阳 4处互通和如皋港服务区。大桥横跨如皋、张家港、靖江三个市,工程采用主跨2300米双塔悬索桥跨越长江主航道,为当今世界上最大跨径的桥梁工程。作为一座“科技之桥、创新之桥”,张靖皋长江大桥使“中国桥”首次突破2300米跨径大关。大桥建成后,将对落实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国家战略、优化长江干线过江通道布局、推进扬子江城市群建设和跨江融合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注:图为省市有关领导出席工程奠基仪式现场

 
 

下篇:再见“飞龙”
 

  陈明正与我们谈兴正浓时,眼镜男带着一位戴着安全帽的小伙子走了进来,陈明起身指着眼镜男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辛书记,辛苦的辛,负责公司新闻宣传条口的,由他对接你们的采访工作。”哦哦,居然是个书记啊,还充当驾驶员接送,做桥梁工程的确实辛苦,不简单!我顿悟道。

  “欢迎作家同志走进张靖皋工地!”辛书记跟我握手,并指着面前的小伙子介绍说:“这位年轻人是工程部的杭部长,由他陪同你们下工地采访。”

  好好,那么年轻就当部长?这么大的工程,我是要去工地开开眼界。我立刻表示同意。

  我们这九零后大学生很多啊,陈明笑笑说:别看他们年轻,现在是他们在工地挑大梁,唱主角喽!我一番感叹后告别了陈明,跟着杭部长出了门,坐上白色商务车颠颠波波朝工地方向驶去。

  春风习习,机声隆隆,透过窗外,看到往日寂静的小岛如今却是车来车往,车尾卷起弥漫的飞尘,心想,随着大桥建成后,这原始荒野之岛恐怕不久将来会演变成旅游胜地,这里的湿地生态环境真适宜于打造大型游乐场。

 

注:工人们奋战在工地

 
  小杭部长首先把我们带到桩基工地现场,目击到各班组正有条不紊地忙活,一只从未见过的巨无霸以巨大的爪子衔起几十吨重数十米长的混凝土浇制的柱子缓缓平移,我拱手望去,见不远处有个醒目的门头,门头横幅:张靖皋长江大桥施工暨股权投资项目ZJG-A2标北锚碇欢迎您字样,小杭觉得我满头问号,便解释说,这个工程项目参照市场规律是由建设方、承建方及施工方案比例共同投资建设,在将来项目收益时依占股比例分红,属于项目。接着我们又驱车参观了钢筋\钢结构集中加工配送中心,走进宽大的车间,各种钢筋设备机器隆隆响成一片,犹如正在举办一场钢与铁碰撞的交响乐,工人们上下左右吊输钢筋,操作机器,有序有节,忙碌不已。

 


 

  从工地返回项目部,老远看见陈明带着一群身装工作服的工人们在宿舍区东侧一块的农田里翻土播种,心想这老陈还有这一套,居然当起农民队长?我下车后饶有兴趣跑到田头,嘿!这陈总还正在为农民们讲授种植技术,并一边手舞足蹈讲授,一边亲自示范,不时爆发出朗朗的笑声;我陡然感到生疑,农作物不值多少钱,心想陈总工程那么的怀碌,时间是那么的珍贵,好像不应该大老远跑来就为了种瓜卖体力活,便好奇地问陈总在地里是否埋了会长的一块块金元宝?陈总诡秘一笑,说:“响应南泥湾精神,毛主席说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现在播种茄树和花生,到明年你们过来可吃上我们自己亲手劳作的绿色产品啦!”
 

1为陈明先生空余时间指导工人们种菜

 

  我听后,不禁想起毛主席老人家的七律二首·送瘟神·其二;原文如下: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借以此诗回赠陈兄。
 

  辞别陈兄返宁的一路上,脑海里不断琢磨这条世上无与伦比的“飞龙”建设工地的一幕一幕,觉得这座不朽工程大有内容;我忽然心潮涌动,胸中有难以按捺的冲动,我突发奇想,是否就这中国又一壮举写个长篇报告文学,并拟出题目《旷世一绝》(暂名),到南京后我辗转再三,拜会了省报告文学学会张茂龙秘书长,将这一想法征求他的意见,不料张大作家一拍大腿,连说三个好字,表示全力支持我这一设想,嘿嘿!陈兄啊,看来我下面得时常来张靖皋骚扰你喽,你不会撵我吧……
 

―――癸卯五月·拟于江苏省作协溧水创作基地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