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黄葵:风自真理的额头涌出

2023/4/24 16:16:0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724


 

真理的额头,智慧的裂纹,风涌出。
这来自大理石的愤怒,携着诸神的种子。
升降自如地歌唱,浩浩荡荡地欢笑,痛快淋漓地哭号,慢吞吞地悲叹。
欢蹦乱跳的风,迪斯科般的自由,运动是对生命的诠释。
长驱直入的风,像高贵而又仁慈的王,一挥手就为大地掀起辽阔的涛声。
舒展腰肢的晨风,唤醒花季和美梦,悄然掀开少女一帘披肩的长发。
轻盈可掬的晚风,灵敏地托起炊烟,远送夕阳的归程。
把鸟交给天堂,把虫交给陶土,让苍穹腾起欢畅的禾香,这是风涂抹在大地上的箴言。
风用最伟大的诗章把全世界抚摸,风甚至能把最伟大的诗句塞进一条羊肠小道。

 

南来的风在坟墓上滑行,北往的风在摇篮里滑行。
雪莱的西风在颂歌里滑行,剩下的东风在翅膀上滑行。
它们携带着发酵矿物和田野的酵母。
它们把时光移动。
它们把一座村庄的种子送给另一座村庄。
它们把一所学校的声音带给另一所学校。
它们揪着狗吠的耳朵,竖起城市的衣领。
它们用呼啸,追赶着子弹的呼啸。
它们把玛瑙筑在岁月的大车上,一捆捆卸下隐形的火焰。
它们与翅膀如约相守,把丰收的令箭射向果实和无垠。
风啊,在叙述者完成叙述以前,它们决不为任何一个人抖开那放荡不羁的裹尸布。

 

春风把大地弯向鹅黄,把人类的意志弯向嫩绿。
夏风把蝉鸣植进老人的孩提时代,把少女们的裸体贞洁在大海美学泛滥的泡沫里。
秋风抬起果实涌起的香甜和波涛,率领被黄金分割的果实找到种子的位置。
冬风剥光了森林和草原的衣服,它们要到大海去裁剪,把更高的长袍给树木,把更绿的裙装给小草。
时间被轻易翻越,空间被匆匆折叠。
飞逝的心窗被翅膀打开。
风的手掌把一块块大理石的晓梦扶出山麓。
风把黄金托付给贫穷,又把硬币丁当敲响在乞丐的碗底。
风把儿童交给丁香,又把少女镶进玫瑰。
大风扇动群山,鹰在苍天的骨骼里悠然前行。
流云追逐着一群牛和羊,啊,风,颠覆在大地的掌印上。

 

草睡在草垛上,草在风的视野里奔突。
当风再也不能把春天长留在枝头,草就把自己收拾得一干二净。
时光被织进风的背影,风踱着猫步,它们不会斜靠在公园的长椅上,它们在牛蹄印里寻找新生的预言。
黄土地,红土地,黑土地,是风烙下的圆润的伤痕。
麦秸燃起的童话,总是带着风向四周探访。
风,在海啸和雷鸣以前到来。
风,不能固定适婚女人的芳香。
风,用超薄的翼,在妙龄少女的线条里搜刮乐趣。
风的灵魂被流浪的使命包围。
但风从未忘记侧身站起,整装一身爆发的力量。
风追随不上预言者。它就和森林一起高歌,和麦浪一起抒怀,收集闪电,给鹰提供勇气。
风追隨着风,在权杖的折断处寂静地发芽。
风在转弯处增强着信仰,一任壮阔的呼号化为赞美。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