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许金妹(盐城):不朽范公堤

2021/9/17 17:58:20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74


 

  时光倒流一千年,公元1021年,刚过而立之年的范仲淹踏上了黄海之滨的这片土地。他被朝廷调到泰州,任西溪(今东台)盐仓监官,负责监督淮盐的贮运及转销。
 

  明月升空,月华泻地,窗外隐隐传来远处海潮的低吼。范仲淹辗转难眠,这几天到海滩勘察民情,那凄惨情景还在眼前浮现:被海水浸渍过的大地已经开裂,盐霜遍地,寸草不生,人烟荒芜,十室九空;远处更可见海天磅礴,呼啸之声撼天动地,震耳颤心,仿佛海潮随时会奔涌而来,把大地吞噬,人畜淹毙,庐舍漂没,田灶毁坏,生灵涂炭,浮尸横陈……
 

  范仲淹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烧灼得他整个人要开裂。他起身在屋里徘徊,窗外皎皎白月光,就像一地的盐霜,闪着寒光,又仿佛变成了万柄利剑,直刺得他的心鲜血淋漓。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他的人生信条。尽管不是高官重臣,他还是要发出像海潮一样的呐喊,大吼一声,心中泣出血来,为这片荒芜的盐碱地,为饥馑流离的苦难百姓。
 

  他伫立窗前,眉头紧锁,黑暗中如炬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这片清冷的白月光,看到明天温暖灿烂的太阳。蓦然,他紧蹙的眉头一挑,目光凝重而坚定。他急遽转身,趋步案前,铺纸挥毫,胸中郁积的忧思如急流直下。他要上书,他要呼吁,筑堰挡潮,修筑捍海堰,救万民于水火!
 

  他亲率民夫万众,顶风冒雨,烈日烤背,霜雪冰面,扛木运石,垦土筑堤。1024年隆冬,雨雪连旬,潮势汹涌,惊天动地,迫岸而来,民夫惊慌失措,四处逃散,陷入泥泞淹死二百多人。痛心的泪水像决堤的海潮,奔涌而下,更让范仲淹痛心疾首的是筑堰工程因此被迫暂停,那是关乎万民生计的大事呀!为万民后世计,范仲淹顶着舆论责难,仍坚持筑堰,后朝廷派员勘察实情,筑堰工程获准继续开工。
 

  1026年,母亲去世的消息传来,范仲淹悲痛欲绝。他二岁而孤,母恩似海,身为人子,不能在老母身边端汤喂药,养老送终,他觉得愧对老母。可作为朝廷官员,他“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身后的万千百姓何尝不是他的牵挂!
 

  按朝廷礼制,母丧官员必须离任守丧,是为“丁忧”。心有千千结,无奈只一身。范仲淹离任赴丧前将筑堰大事交由知州张纶。
 

  “张兄啊,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捍海堰修筑完成,若有事故,朝廷追责,我范某一人独担其责,拜托了!”
 

  说完他朝张纶拱手深深一拜,挥泪策马而去。离开了这片盐碱地,书信却像雪花般纷纷飞来,他向张纶了解筑堰进展情况,和张伦共商筑堰难题,鼓励敦促张纶将筑堰进行到底。
 

  1028年春,全长71公里的捍海堰终于修成。“来洪水不得伤害盐业,挡潮水不得伤害庄稼”, 外出逃荒的两千六百多民户回归家乡,百姓得以安身立命,农业、盐灶两受其利。
 

  又是一个月夜,范仲淹读罢张纶的来信,丧母的愁云仿佛消散了,来自远方海滨的最后的一丝忧虑也化为云烟,他笑了。
 

  窗外,明月高悬,月华泻地,那皎皎的白月光,像盐,又像米。他仿佛看到煮盐汉子脊背上的汗珠滚滚流淌,大海上雪白的海鸥在自由飞翔;他似乎又看到风吹稻浪和田家姑娘脸上闪着的喜悦光芒……
 

  晚风带着山野的花香,拂面吹来,那风里分明夹杂着来自东方大海的味道和海滨稻米的清香。他心旌摇荡,宠辱偕忘,亦醉亦醒又似在梦乡。他看到白发的老母站在月光下,朝他微笑,颔首,慈爱的目光还和从前一样……
 

  那条他心心念念救万民于水火的捍海堤,后经历代继续延长加固,绵延数百里,像一条巨龙横亘在东方海滨,人们给它取名“范公堤”。
 

  “茫茫潮汐中,矶矶沙堤起。智勇敌洪涛,胼胝生赤子。西塍发稻花,东火煎海水。海水有时枯,公恩何日已。”这是万民的心声,人们对范公的感恩钦佩之情已融入血液,注入灵魂,海枯石烂无穷已!
 

  斗转星移,如今海水东渐,沧海变桑田。范公堤失却了捍海功能,演变成了公路大道,但人们依然会说这条路叫范公堤,提到范公堤,依然一往情深。
 

  范仲淹饱读诗书,一生干过许多大事,泰州治堰,执教兴学,出将入相,庆历新政,戍边西北,哪一桩不是惊天动地?文能安邦,武能定国,既有满腹经纶锦绣文章,又“胸中自有数万甲兵”,“ 西贼闻之惊破胆”,更胸怀天下,拯济苍生万民于水火。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远大的抱负和宽广磊落的胸襟,化作了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洪钟巨响,回荡在历史的天空。范仲淹用智慧与人格修筑了一道永恒的大堤,任历史风云变幻,经久不朽。
 

  芳草长堤,杨柳依依,范仲淹穿越千年的历史风雨,仍伫立堤上。他右手背于身后,左手轻捻长须,神情宁静安详。他眺望远方的大海,眼前已是沃野良田,过春风千里,尽荠麦青青,蜂飞蝶舞菜花黄,无限风光。他凝神静听,昔日海潮滔天巨浪的震天吼响,早已换了远处大海碧波的浅吟低唱……
 

  北宋大儒张载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范仲淹做到了。岁月走过千年,范仲淹和范公堤早已化为精神的丰碑,矗立在人们的心里。他忧乐天下的情怀,激烈了多少仁人志士,为人民的幸福,为祖国的富强,殚精竭虑,鞠躬尽瘁。
 

  一千年的风雨,一千年的沧桑,如今中华民族已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天蓝地绿,海晏河清,沙鸥翔集,鱼翔浅底,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花好月圆风景美,政通人和百业兴。
 

  范公堤上的文正公啊,你终于可以乐而无忧了,就这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笑看这盛世繁华……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