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杨春燕(南京):金陵春梦

2021/2/19 10:19:20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937


 

  春的桃花雨飘零一地,亿万年不见,天与地爱而不得。天花乱坠的泪水跌落下来,凝结成相爱的誓言——雨花石。古老的金陵城下,爱情的信物,五彩斑斓,红色象征。它们默默守护在砂土中,情比石坚。雨花石做为南京城文化三大名片之魁首,在城市文化品牌性符号方面,南京雨花石具备独特、丰富的科学、历史、文化以及欣赏、传播价值。雨花石之美很难言喻,乾隆皇帝也曾被雨花石的美丽打动过,他写的“云光致雨花”便是佐证,他是被云光大师讲经,以至于“天雨花”吸引了,他诗中浸透着的是对雨花的赞叹。雨花石圆润,有纹,有型,似乎也有声。一枚雨花石在手中,它的花纹微妙的波动,似乎能隐隐听到石的低声细语,也许这就是久远银海灵机妙韵。

 
  十年前,一首《雨花石》唱红了大江南北:雨儿轻轻飘,心儿似火烧。那是谁的泪,在脸上轻轻绕。石对雨的爱,就像蓝的海。虽有万千语,不知怎么去表白。嗨 你在哪儿?嗨 我看不见。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的埋在泥土之中。你的影子已看不清,我还在寻觅当初你的笑容。千年以后繁华落幕,我还在风雨之中为你等候。因为了这首充满忧伤和力量的歌曲,雨花石再次被热捧到一个新的高度。
 
  雨花石,做为中华奇石中的收藏和鉴赏已有近6000年的历史,是南京文化和历史底蕴的像征之一。雨花石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被人们发现和喜爱,绵延到今天,形成了南京地域性独特的雨花石文化现象。雨花石文化在历史上共经历了新石器时代,形成以祭祀和神话传说的先古雨花石文化。然后就是受到六朝佛教文化的影响,成为雨花石文化新的重要概念。而到了清朝晚期,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内,雨花石文化自成一体,进入了文学艺术领域。特别是《红楼梦》的出现,通灵宝玉,就是说的雨花石。等到民国以后到现在,雨花石文化在藏石界更是独树一帜。20世纪张轮远成为雨花石研究和收藏“万石宝主”。雨花石界早就有“南许北张天津王”之说,“北张”即指河北人张轮远,很巧的是,张轮远早年就读于南开中学,与周恩来总理是同窗好友。张先生曾考入过南京金陵大学,水土不服,去了北大。
 
  民国雨花石三大藏家之一,许问石先生名字起的好,生来就与石有缘。许问石先生书法、古文等传统文化根基深厚,为他的雨花石收藏活动打下了伏笔。他收藏的雨花石有很高的水准,一直为雨花石界所瞩目。他早期多在摊贩手上购买,因而一些民间玩石人与他结下了友谊,大家一遇到上好的雨花石都先给她过目,所以他获得源源不断的收藏渠道。他收藏的极品雨花石有六百多颗,《菊花系列》、《西厢记系列》等,举世无双。许问石收藏的石,打动许多著名学者和画家等人的“芳心”。徐悲鸿大师就曾经跟许问石珍藏的一枚大如鸡蛋,粉色缤纷雨花石。石的表面上看是一幅山水画,名为《桃源图》,徐悲鸿借来这枚石把玩和观赏,也想以雨花石为题材创作油画作品。可惜雨花石天然俪美之色,难以把握准确。
 
  雨花石赏识四字诀:色、形、奇、逸。上品雨花石色泽要古雅,形体要完整,花纹要奇特。雨花石中上品之所以奇妙,因为它具备神奇的不可思议之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雨花石独特魅力境象。许问石晚年将他收藏的雨花石编出了《雨花石谱》,有强烈高雅文化品位和强烈的爱国热情。由此开始,雨花石精品被归为三类,一类为具有诗意部分的雨花石,一类为历史、宗教人物类题材的雨花石,还有一类为建国后国家和社会发生重大事件题材的雨花石。其中,尤以诗意成分的雨花石影响力最大。画面清新,形象完整,优美意境,诗情画意般的深邃动人心魄。
 
  如:《陶渊明采菊》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白云红树》为“白云红树两悠悠,半似江枫半似云”;《天河配》为杜牧“夜色凉如水,牵牛织女星”;《桃花江》为王维“春来遍是桃花水 不辨仙源何处寻”;《梅花仙子》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其次是历史人物,宗教人物和戏剧人物为题材的雨花石。如《观音大士法相》、《张生》、《红娘》等,当时这一题材的雨花石并不多,但所体现的文化内涵不容忽视。许问石先生的晚年,正遇建国后许多重大事件发生,经历过许多激动人心的时刻。《东方红》、《工农联盟》、《抗美援朝》、《延安风光》、《黄猫、黑猫》。其中《抗美援朝》为鸭绿江景色,在硝烟弥漫中似乎有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的身影,这枚雨花石很容易让人想到影片《上甘岭》主题歌“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歌词意境来。《黄猫、黑猫》则留下了改革开放时代痕迹,使人回想起改革开放初期总设计师“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名言。令人惊叹和赏心悦目的同时,又无限感慨。
 
在民国雨花石文化中,周恩来总理更是和天津南开的同学张轮远一样,对雨花石有着特别的爱好,按照郭沫若的说法,这纹石的宁静明朗和坚实无我,象征着主人的精神和革命者坚贞不屈的情怀。周恩来总理收藏雨花石,有他自己的审美标准和是非原则,他不看重雨花石的花纹几多风情万千,色彩的几层美丽,而是将之作为牺牲在雨花石烈士的寄托和缅怀,表达出自己的哀思和情感。每每工作疲倦之余,就看一眼摆在书桌上的几枚雨花石。
 
  如今的南京仪征,还能发现上亿年年龄的树化石和硕大灵芝,刷一遍清水漆就是万金难寻梦一般瑰宝的摆件。雨花石里品种繁多,南京人玩盐源玛瑙都玩带皮的。至于蛋白石已经成为小资情怀的物件,只是因为和贾宝玉脱不了干系。认识到松香玛瑙和罗盘石的佛性美,缘于2020年金秋时节的南京老城南熙南里一家奇石馆,玩石后眼眶子变高,一般的石都难入眼。在这里却是第一次把玩到了雨花石中品相完美的松香、罗盘,美哉善哉,奢华大气嵌在心再也拔不出来了。
 
  南京六合一直是雨花石集散地,在六合和城里清凉山公园在周末开放雨花石市场,周五上午六合开市,周六上午清凉山公园开市。早6:00就开集的雨花石早市,中午12:00一准儿关了生意。虽然对于观赏石来说,意境是评判优劣的关键一环。水石能完美呈现色彩的细微变化,亦能通过丝纹草花展现立体的画面。不过,让我心动的感觉是那与佛教文化有关的松香玛瑙、罗盘石。
 
  有的罗盘石上,有海洋化石成分,并不代表罗盘石本身是化石,而是松香类成因过程中,火山喷发的二氧化硅,砸坑到火山口附近的海洋海底礁石里,形成原来的海藻等生物,被融入到松香结构里,此带有海洋生物化石的罗盘石的出现,说明,当初雨花石被搬运过程中,火山口附近就有海洋生物存在,因为雨花石的诞生地,原来也是海洋,地球板块裂开后,火山隆起,原来的海底升起,海枯石烂,但很多海洋生物的标本,还附着在隆起的海底礁石上,造成火山喷发的二氧化硅,砸落到这些海藻处,形成带有藻类的罗盘松香。
 
  罗盘石上的圈状纹,称为“肚脐眼”,肚脐眼,是有力学凝固节奏的,我们仔细观察罗盘石的圈状肚脐眼,可以发现,是一种内部空气爆破后——回收——再凸起——再回收凝固,从而形成的两回合循环“肚脐眼”,大部分罗盘石上,通过仔细观察,都能观察到此类两层循环“肚脐眼”。
 
  罗盘石石语:罗盘、算命、命运、神秘、指南针、航海、通灵、占卜、风水等。
 
  罗盘石属于雨花石特异类范畴。呈扁平状态,多见圆饼状(也有半饼状、陀状)石头中间,有圆圈状的凹槽、凸起环绕,俗称“肚脐眼”,往往形成石头正反两面的贯通,也有单面罗盘石,皮壳常见黑(深蓝)、黄、白三色。
 
  罗盘石的本质,属于松香类,但因其历史、特殊性,归为特异类。皮壳多为棕黄色系,多见木鱼松香底石,也有表面硅化的松香类型。
 
  松香玛瑙和罗盘石之所以多为手把件,和水石还有不同之处则为离开水照样“暗渡”陈香。虽说画面呈像色彩不够美艳,不如风景玛瑙的意境那样完美展现,但松香和罗盘以意像为重。像者象也,飞禽走兽、佛道人物、花卉杂物,种类繁多。也许是岁月蹉跎了自己的容颜同时,也蹂躏净化了观赏美的视野,雨花石的水石,早已不屑一顾了,水石只有在水里养着才姿容水灵灵,离开水,跟喜欢往脸上补水的女人突然失恋了似的黯然神伤,顿失花容月貌。
 
  在雨花石很火的年代,南京城差不多每年都有大型雨花石展,展会上多款平日里不敢想象的极品摆件,令人惊叹不已。一件手把件形如桃,色如桃,质如熟透之桃,这一“石桃”若与自然生长之桃,同放于盘中,很能忽悠食客的味蕾。见到桃子,总让人想到仙桃,王母娘娘种的仙桃。一场蟠桃会蜂拥而至的神仙姐姐们也许失手掉落了这只桃,落在了金陵城下成了石桃。桃子在人间也视为吉祥物,老寿星手捧何物?寿桃。高手在民间。那只红艳夺目的桃子不知为何人收藏之宝物。仙桃也好,寿桃也罢,都是吉祥幸运的吉祥物。
 
  雨花石石性高洁,或清润,或坚润,或翠润,或温润,因为润,所以空灵,超凡脱俗。她宁静的像一小片一小片天空,它神秘的如一枚一枚神话传说。它像故事,又像灵魂,它能激活思绪,又能让心宁静如水。英俊帅气的黄象明本名黄明,他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同时,专心致力于通过书法的美学形式,表达对中华山水园林,历史古迹的心灵观照。2014年8月,世界第二届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南京召开,作为金陵三宝(雨花石、云锦、金箔)之一的雨花石大放异彩,吉祥物就是“砳砳”雨花。而黄象明则应邀为第二届世界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主题创作《南石头记》,首次将金陵雨花石通过科技与美学的表现手法传播。他的理念就是并非一味追求奢华,而是观照自己,奢华中存有的几分平淡。走出去,就是中国符号、东方符号!黄象明随身携带着一块老虎皮般的雨花石手把件,也是松香玛瑙。
 
  非常巧合,一日看到忙于为雨花石“鼓与呼”王增陵撰文,得知曾经任教南京工业大学的陈育如教授是一位地地道道爱石人。他的石缘很好,许多佳品,都是在清凉山奇石市场淘到的。陈老师有一枚“古城春色”的雨花石,这块石异常绝妙,远看近看皆是画。画面上一堵红白两色构成的城墙,断裂处嶙峋参差。城墙围成方形,规整而又恢弘。城门有野蕨与古藤点缀。城外白练缭绕,映白成虹。远处青山如黛,高耸入云。转眼望去,古城浓荫蔽日。远处桃花朵朵绽放,樱花羞羞答答,汇成一抹红云,装点着天际。这样的景致,令人想起白居易的“绿影一千三百里”“柳色如烟絮如雪”。人类的历史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而美的内在联系,可以跨越古今,永久流传。
 
  而我初次相遇雨花石,源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紧邻玄武湖畔玄武区三十四中学读书时年级春游,于太平门步行至雨花台烈士陵园给烈士们祭奠扫墓。中间跨越了三个区,玄武、鼓楼、秦淮后方才到达雨花区。整个年级的少男少女们热血沸腾,这样的考验与红军过雪山草地两万五千里长征路不算什么——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在那革命力量大于天,精神素养高于一切的毛泽东时代,吃顿饺子都得美上十天半拉月,孩子们生活简单清贫快乐的见天儿跟打了鸡血一样,反而身体素质比现在的孩子要好许多。男生女生们各个背着军用水壶和挎包,小腰板儿挺得绷直,实足一次行军态势的远距离跋涉。记得母亲特意给准备了四块清真桃源村一层油纸包裹着的鸡蛋糕,两毛五一块儿,软软绵绵、金黄油香实乃“行军”高规格待遇。也就是那一天,在雨花石烈士陵园,我发现了许多色彩艳丽,对着阳光看去有点透光的石头,老师说红色的雨花石就是被烈士们鲜血染红。中午休息时间,捏根树枝去扒拉沙土,终于找到几颗外型又圆溜溜小鸡蛋大小斑斓雨花石,庄严揣在衣服兜里珍藏起来。这些默默埋藏在泥土里多年美丽的石,见证了多少历史故事谁都不知道。1927年至1949年解放,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众多烈士后,草草掩埋于此,很多地方的泥土都是红色的,这块土地任风雨侵蚀。金陵春梦雨花石,你是我豆蔻年华岁月跋涉中的初恋。
 
  西方哲学家称收藏行为是“社会的净化剂”,因为收藏值得收藏的东西,物我互化,心灵在不知不觉中升华了,净化了自己,自然也净化了社会。在我熟悉的六合玩石人中,钟爱旅游的张军老弟“赏石驿站”很有号召力,头像石,是他的最爱,比如“东郭先生与狼”,罗盘石,形态各异。退休后玩雨花石玩得风生水起伊人大姐守着“彩石居”。她玩手把件出名,店铺里一转圈犹如雨花石百宝箱。天赐国宝,中华一绝。触摸着指甲纹、重彩油泥、木化石、灰木化石,手中的石穿透了亿万年前草木为王森林里的童话世界。而珊瑚化石、珊瑚虫化石、灰木化石、鹦鹉螺化石和海洋生物化石,又让你分明看到了海洋中可爱的精灵活灵活现。粗油泥板子像一条大鱼,黑松香不带乳化皮,芦草纹算活石玛瑙质地的,还有油泥山子、雨花石蜡石、蜡石板子、草花玛瑙和杂花玛瑙大板。二氧化硅硅化程度不够,所以不够通透。一只虎符松香,难得一见。我拿油泥盘配上罗盘心,拍照效果不错。当然,六合资深雨花石人肯定是少不了讲话像喊话一样沙哑嗓门的张三,那双无比粗糙的手,让你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位从沙石堆里淘石的石农。如果哪一天你参加了寻石,你一定会穿上雨靴、雨衣、拎着塑料桶。当然,还有喷壶、耙子、小起子、抹布、胶皮手套和防水围裙。那些专业人士还装备了强光手电筒、便携式放大镜。男男女女的淘石人,最典型的标志性标签就是古铜色的肤色。常言道,一吨黄沙,淘得二两雨花。当然,除了玩雨花石和旅游,这位皮肤黑黝黝六合横梁街道的张三柱(真名)同志也偶尔酸溜溜地冒几句打油诗:

美丽的雨花石
就像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一样
每一颗都有他不同的经历
每一颗都有她不同的故事
……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