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吴玉平(常州):心劫

2020/12/14 19:06:34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556

 
  真是无巧不成书,上个月中旬刚刚发完祝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储福金喜获江苏省第七届紫金山文学奖短信的当天,就收到中国散文协会副会长、原省刊《雨花》杂志主编姜琍敏快递而来长篇小说新作《心劫》。储福金、姜琍敏两位文坛大匠是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说创作导师,促使我九十年代就成为作品颇丰的知名青年作家。自2003年我弃笔从政至今多年,一直没有中断与他们的联系,当然这是除文学之外的一种情结,那就是我穷困失学苦难的少年及青年留在了南京,并由南京名家带入文学殿堂。这种怀旧的情结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清晰而浓烈。

  平时俗事缠身静不下心来,直到近日我生病休假,才有幸在病床上连续读完姜琍敏长篇小说力作《心劫》。小说以1980年那个如梦如幻的雪夜写起,主人公林远飞一直为一次激情带来的后果背负巨大的心理负担,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频频被恐吓、被要挟、被敲诈,生活得痛苦不堪。直至故事结局才揭开真相,他长久以来的精神重负原来建立在谎言之上。林远飞在与女主人公郑小慧罕见的情感纠葛的过程中,其实是在一次次地确定自己的道德感、责任感和存在感。这本书其实是在为一代人的道德和精神立传,林远飞惨痛的心劫历程,生动地展示了一个人的荒诞史,以及对人性之爱的渴望。

  储福金给《心劫》的定义是:“文学应该是生活和想象的结合体,荒诞中有想象的东西在里面,现实生活要结合想象力才能诞生出真正的好作品。”但我认为这确实是一部宏篇巨制小说创作方式,但从现实生活角度去观察感悟,不难发现其实芸芸众生的人生更多的是充满荒诞和苦难,更是心灵向善抗争的劫难。


  姜琍敏的《心劫》缘自一个听来的荒诞却真实发生的故事,然后他慢慢地琢磨、沉潜、消化、积淀,化为自己的文学理想和自己的手笔,与社会现实呼应,为人心存照。我也听友人讲了一个荒诞而真实的故事,也能从中感悟到心灵的劫难和人性的真善美。
 
  上世纪六十年代某个偏远的小镇,有一位从部队文工团退伍的英俊小伙子谢茂林,不但被任命为镇团委书记,同时还担任镇样板戏剧团团长,几乎每天每夜和文艺知青们一起吹拉弹唱排练样板戏,有位置,有女子,仕途似乎一片光明。但谢茂林的人生偏偏就那么的荒诞,半年后他被家族包办婚姻,与一个目不识丁的山村农妇结婚组成了家庭。
 
  由此谢茂林的生活几乎每天在争吵中度过,由于他经常与来自城里锡剧团的美女知青杨文琴同台演样板戏,一个演胡司令,一个演阿庆嫂,经常夜半而归。谢茂林想不到老婆经常骂他乱搞女人,还烧毁了他家中的胡琴、竹笛、手风琴。尽管谢茂林对牛弹琴,一再解释,老婆却不买账,竟然跑到小镇公社革命委员会告状,这荒诞的行为在那个荒诞的年代差点要了谢茂林的命,要知道那时知青可是高压线碰不得的。最终谢茂林虽然被免了牢狱之灾,但被撤了公社团委书记和镇样板戏剧团团长的职务,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促使谢茂林没有离婚的原因有三:一是尽管他和杨文琴没有作风问题,只是心心相印的相互欣赏而形影不离,但作为目不识丁的老婆的行为,也是一种可怜女人保护自己的方式;二是如果他离婚就会弄假成真,杨文琴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是欣赏喜欢杨文琴的,不能毁掉她;三是老婆为他生了儿子,传宗接代大如天,他不会让老婆带走儿子。
 
  人生的荒诞却愈演愈烈,有一天,杨文琴在烈日下插秧中暑昏死过去,被村里的光棍王大狗背回家了。王大狗无知者无畏,粗野地就把昏迷的美女杨文琴睡了。杨文琴醒来曾想告发王大狗,但一想到已经害了谢茂林,她不能再害救了她命的王大狗,这个善良美丽的知性女人干脆就与王大狗结婚搭伴过日子。
 
  由此,同在一个小村,抬头不见低头见,谢茂林与杨文琴相知却不能相恋,相见却不能相伴,每天每夜倍受心灵的折磨和煎熬。后来知青杨文琴回城继续在锡剧团唱大戏,王大狗也随她进城,却只会在建筑工地做苦力。命运捉弄人,有一天王大狗在工地上乱拉电线被电死了。多年后,为杨文琴得了心病的谢茂林也死于了心脏病。
 
  尽管是两代人,穷困的人生却有着惊人的相似。谢茂林的儿子谢文青也别无选择地重复了父亲婚姻,在穷困中娶了一个无知而蛮野的老婆。不仅如此,老婆还丢下幼小的儿子,跑到苏北与别的男人过了几个月,后因为被骗后悔又回到谢文青家中。谢文青看着幼小的儿子没有提离婚,他咬口生姜吞口醋,最终打拼成了杨文琴所在城市政府机关干部,并把儿子培养成了人才,还挣得了丰厚的家产。但他的老婆却还是无知者无畏,不会随人生境遇的变化而与时俱进地提升自己,更不懂做人的心气与格局,误导儿子毁了前程,为了财产逼迫谢文青离婚,最终她又败光了家产,简直是不可理喻地毁了谢文青苦心经营多年的一切。
 
  孤身一人的谢文青尽管深知这是必然的结局,是文化与观念差异的冲突,但又有几个人能理解他。因为他是机关干部,所以很世俗很自然地就背负着抛妻弃子的骂名,尽管谢文青跳江自杀被救,但由此,他因痛苦压抑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唯一使他聊以自慰的是离婚两年后,他经杨文琴用心寻访,终于有了个相知相爱相配的妻子,这远远地胜过了他可怜的死于心劫的父亲。而他从知天命之年开始新的又重打锣鼓重开台的人,完美而和谐的婚姻已促使他受伤的心灵在慢慢地愈合……

  再回到姜琍敏的《心劫》,他善意地给小说主人公林远飞安排的结局有一些理想化和轻松化,这也与我听来的故事结局不谋而合。我坚信:几乎每个人在社会现实生活中,心路历程会经历各种压抑、痛苦、煎熬的劫难,经历人生的惊心动魄和命运多舛的安排,经历灵魂深处的人性撕裂与阵痛诞生,但我认为这才是现实的心劫、向善的心劫、完美的心劫。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