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张良群:两千两百年前在日本驱除瘟疫的赣榆人

2020/9/16 16:28:44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69
 
  看到这个题目,或许会有人感到诧异或不解。但这却是笔者在日本的亲耳所闻:两千两百多年前,中国人徐福在日本丹后半岛驱除了一次传染性较强的瘟疫。


赣榆徐福画像

 
 
赣榆徐福祠/张良群/摄
 
  徐福(即徐巿),秦代(公元前221~公元前206年)琅琊人(今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金山镇徐福村为其故里),虽非高官显爵,仅为乡间方士,却在国内外久负盛名。他凭着超人的智慧和能力,甚得秦始皇帝宠爱。先后于公元前219、210年,两次觐见皇上,谏言献策,被委以重任;两次官派出国东渡,越洋过海,“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
 
  徐福东渡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1700多年,比郑和下西洋早1600多年,应为中国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伟大的航海家,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创者;徐福一行经朝鲜半岛抵达日本列岛,向当地土著民族传播稻作、医药、纺织、捕鲸等技术,使日本列岛由绳纹时代突进到弥生时代;他们带去古籍和汉字,为日本民族文字的形成提供了启示和“假借”,推动了社会进步和发展;他们以和平的方式进入异国他乡,与当地人民和睦相处,为中日友好交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徐福东渡日本遍施福祉的佳话,在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世代相传,历经2200余年而不衰!
 
  中国正史记载的徐福东渡,是为秦始皇“求仙人”、“求神药”、“求神山、仙药”。实际上,徐福东渡有自己的想法,借为秦始皇寻找仙药之名,进行有计划的移民,探讨健康长寿、延年益寿之秘诀。
 
  司马迁《史记·淮南衡山列传》有一段徐福与海神生动地对话:
 
  “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邪?’臣答曰:‘然。’‘欲何求?’曰:‘愿请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海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知矣。’”
 
  上面记载的是徐福向秦始皇的一次汇报,可以看出徐福对秦始皇撒了弥天大谎,但他对海神讲的“愿请延年益寿药”却是心里话。
 
  徐福的“汇报”,得到了秦始皇的赞赏和恩准,才有了“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
 
  徐福要寻求延年益寿药的想法,既有理论依据,又有先人的实践,还有个人的从医经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叶发现的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十四种古佚医笈,呈现了先秦时期养生补益保健药方和中国最古的药酒酿方。其中,《养生方》记载了33种疾病或事项的九十余个养生方。
 
  徐福东渡带去的“百工”中应不乏精通医术和药草栽培的人员,“五谷种种”中也应有多种药草的种子。徐福一行抵达日本列岛后,以先人传授的养生药方为借鉴,觅寻能治病强身、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的中草药。同时,他也把养生补益的药方和药酒酿方带到了那里,传播了延年益寿的长寿文化理念,推动了医疗技术、生活质量、健康水平的提高。百姓感恩于徐福,“长生不老药”成为尊崇徐福传授医药功绩的口头禅,更有不少地方称徐福为“医药神”。
 
  然而,日本医学界的认识并不完全一致。日本医学界权威富士川游博士著《日本医学史》,一次一次地再版,每版都有修订,都没有提到过徐福。香港名医陈存仁(1908~1990)致信富士川游博士,表达自己的观点:“日本之有医学,始自徐福,并非自汉代开始。”
 
  其时富士川游博士年事已老,由出版社司书代笔,用日文答复:“关于徐福到日本的情况,因为那时日本没有文字,所以没有记录可以证明。”
 


丹后徐福上陸之地碑 



新井崎神社
  
  富士川游博士于昭和十六年(公元1941年)临去世前,将《日本医学史》重行修改,印成一本“决定版”。在这个版本中,加上了一段话:“日本孝灵天皇十一年,秦徐福至日本,率领百工技艺,医人以在其中。”
 
  陈存仁先生的一封信,让日本的医学权威厘清了一个史实:中国医学传入日本,是从秦代徐福开始的。
 
  1991年以来,笔者先后10次去日本考察徐福遗迹、进行徐福文化学术交流,耳闻目睹了徐福在日本创建了诸多名垂千古的业绩。其中,民众有刻骨铭心感受的,应是徐福传播治病救人医术和健康长寿的理念。
 
  徐福在日本的登陆处有十多处,丹后半岛的伊根町海岸,居于本州京都府北部、面向日本海,为徐福在日本著名的登陆地。那里有许多徐福的遗迹和传说。
 
  2018年3月初,笔者应丹后徐福研究会的邀请,为当地举办的徐福学习会作《连云港的徐福研究及其成果》演讲,在考察徐福遗迹时,听到了徐福帮助当地驱除瘟疫的传说。
 
  丹后半岛两千两百多年前,曾发生一次传染性很强的瘟疫,大概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地方的人死了差不多一半。什么法子都用了,人还是一天天的死去,就在“叫天天不应”的时候,徐福一行寻找长生不老药的船在这里靠岸了。徐福看到这里瘟疫暴发,如果不及时救治,会有很多人短时间死亡。他和手下的人一起,为当地感染瘟疫的人医治,给他们针灸、刮痧,用药草熬汤喝。没有多长时间,病人一个个好转,瘟疫得到控制,一段时间没有再发生死人的事情。徐福一行为当地驱除了瘟疫,民众非常感激,尊徐福为“医药神”,烧香供奉,尊崇有加。
 
  长德4年(998年),日本流行一种传染性的红斑病,又有不少人死亡。当地人根据古代徐福用药草治疗瘟疫的传说,用徐福在丹后半岛寻找到的、称为灵丹妙药的“黑茎蓬蒿”、“九节菖蒲”等药草,治疗红斑病,拯救了很多人的命。居民们认为是神医徐福又一次显灵。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了报答徐福救死扶伤的恩德,村民们便在徐福船队靠岸的岸边悬崖上,建造新井崎神社,供奉徐福和童男童女;把称为“经文岩”的徐福住过的岩洞,精心呵护,成为丹后半岛徐福足迹的见证;丹后徐福研究会石倉昭重会长,于2007年捐资建造“新大明神口碑记”,把徐福及其童男女的业绩铭刻于碑,世代流传。
 


张良群在施药寺介绍徐福故里




方士求不死药图
 
  与谢野町施药寺珍藏的《方士求不死药图》画作,显示出当地民众对徐福的无限尊崇。当地画家与谢蕪村(1716~1783)根据徐福渡来的传说创作的六曲屏风《方士求不死药图》(高157.9cm,宽359.6cm),250多年来一直在施药寺珍藏。平时放在箱子里秘不示人。每年只在开放日——11月3日对外展出,供人参观。
 
  2018年11月3日下午,我有幸抵施药寺拜读了这幅珍贵的画作。施药寺住持详细介绍了画作的珍藏经历。我对住持精心保护徐福文物甚为感动,递上名片,自我介绍:“我来自徐福家乡连云港市,看到您对这幅有关徐福的作品这样精心呵护很感动,对您很敬佩。我带来一盒徐福故里特产赣榆徐福茶,这是徐福故里金山镇生产的有机茶,赠送给您,聊表谢意,请笑纳!”
 
  住持高兴地接过礼品,连说“谢谢!谢谢!”
 
  施药寺珍藏的这幅《方士求不死药图》真迹谢绝拍照。丹后徐福研究会井上正则会长、日本徐福协会事务局伊藤健二局长,只好陪同我去江山文库,拍摄了在那里展出的《方士求不死药》复制品,及盖有“丹后与谢郡与谢村施药寺印”的日语文字说明。
 
  经翻译方知,这段文字将《方士求长生不老药图》的意蕴,解读得清清楚楚:
 
  “受秦始皇之命,到东海上的蓬莱,向仙人寻求长生不老药的徐福的传说,通过这对屏风上的画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左侧屏风画上的、拱手作揖的高士就是徐福,一个侍童扛着一个一头结扎着钱袋的木杖,另一个侍童拎着一个容器。右侧屏风画上的、坐着的是神仙,他正看着到来的来访者,一个童子趴在树干上在贪睡午觉。桌子上用网盖着的、那就是长生不老药吧。”
 


大明神碑



羽田孜前首相赠建石刻阳文




  
羽田孜赠建徐福石刻阴文

 
  当今,日本各地种植中草药、利用中草药医病,甚为流行。佐贺地区的“黑款冬”,新宫、熊野地区的“天台乌药”、丹后半岛的“黑茎蓬蒿”、“九节菖蒲”,八丈岛的“明日叶”等,皆为当地人认为是徐福寻找的仙药。
 
  日本相关地区种植药用植物已成为一种时尚。新宫市不但在阿须贺神社、徐福公园种植天台乌药,还培植了大量的天台乌药盆栽,摆放在役所走廊,美化环境。佐贺市在金立山下,兴建了金立药用植物园,园内16个区,皆以“千反之道”、“蓬莱药草园”、“不老长寿池”等徐福遗迹命名。园内种植着国内自生药用植物600多种,引进国外药用植物500余种,合计药用植物50000余株。药用植物园丰厚的的文化内涵,既供人们观赏,又有实用价值,还能唤起人们对“医药神”徐福的怀念。
 
  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为赣榆徐福生态园赠建的“日中友好始祖徐福”刻石,既是对徐福中肯的评价,亦是对徐福永久的纪念。
 
  中国著名诗人臧克家诗作《有的人》中有这样的诗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徐福,当之无愧地属于后者!
 
  时至今日,徐福之声誉越来越高,国际影响越来越大,中日人民之间的友好情谊日臻加深。当中国举国上下众志成城打响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的关键时刻,日本官方和民间伸出无偿援助之手。
 
  各种急需的防疫物资,适时运抵疫区,增强了人们防控疫情的信心!
 
  包装箱上醒目的“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武汉加油”、“湖北加油”的标语,更让人感到亲切温暖!
 
  两千多年前,徐福为日本驱除瘟疫;当今,日本人民支援中国战胜疫情;中日友好渊源可见一斑!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