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修白纪实文学《天年》研讨会在南京召开

2020/9/10 9:37:52      来源:江苏作家网 | 俞丽云      人气:162

  关键词:江苏作协 修白 《天年》
 
  2020年9月9日,江苏省作协报告文学工作委员会和南京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修白纪实文学《天年》研讨会在南京召开。江苏省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汪兴国,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汪政,省作协副主席、报告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张文宝,以及兴安、刘大先、丁晓原、王晖、王振羽、李一、何同彬、韩松刚等评论家参加了研讨。研讨活动由汪政主持。
 
  《天年》是江苏省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的优秀成果。汪兴国在会上介绍说,省作协自2015年设立定点深入生活项目以来,共有75人次获得立项资助,写出了不少展现时代风貌的文学作品。他对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及现实题材创作抱有深切期待,希望定点深入生活项目要定好地点、深入扎实、聚焦现实,作家要不断提升自己观察现实、思考现实、表现现实的能力,实现创作突破。他指出,本次研讨的目的正是为了推动江苏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壮大我省报告文学的创作力量,同时也希望将修白的《天年》作为“深扎”活动的示范样本,为今后组织该类创作提供参照。
 
  汪政认为,《天年》的写作有着坚实的调查基础。作家修白用三年时间探访多家养老院,与多位老人和护士交谈,才取得了真实生动的第一手资料。书中记录了14位老人临终前遭遇的各种境况,很多故事和经历感人至深。这是一份关于老人的临终报告,其中探讨的诸多议题让现场专家深有感触。
 
  作为《天年》的出版方代表,作家出版社创意合作部主任、编审兴安表示,当时接到这样一本关注民生、关注根本问题的稿件,内心非常激动。《天年》不仅关注临终老人,更着笔于老人身边的人,写他们对老人、对生命、对死亡的态度,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编辑王振羽指出,在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的当下,《天年》紧抓“养老”这一重大社会议题,体现了修白的现实关怀。这种现实意识也体现在作品的叙述风格上,修白一改以往华美细腻的小说文风,在朴实无华的表达中,对衰老和死亡进行了真实和不加掩饰的呈现。
 
  在张文宝看来,这种真实将生命终点的沉痛与孤独展露无遗。对于有过类似经历的苏州大学副教授李一来说,《天年》几乎真实得让人有些不忍卒读,它仿佛开启了一道黑暗闸门,让我们看到人们年老后有可能生活在一种怎样的境况里,让我们看到真实的老年状况可能是什么样子。当然,作品中也不全是痛苦和孤独。如张文宝所说,书中也透漏出些许光亮,像阿梅、小田,她们身上代表了人性的光明和社会的善良,这种光亮也因真实而更有力量。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副主编刘大先看来,家庭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于是它和人性这样一种永恒的东西之间,始终存在着张力和冲突。《天年》触碰到了这一点,它以养老院为切入口,涉及医疗养老制度、性别结构、老人的精神和肉体需求、死亡观念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带来情感冲击、义利之辩、观念变化,这些转变和冲击可能就是时代变革前的征兆。以一个儿女亲历父辈死亡的痛苦经验为基础,修白在《天年》里还意图探讨更深层、更广阔的社会问题和人性问题。
 
  《天年》其实是作家修白第一部长篇纪实作品。多年深耕小说创作的修白,在这部作品中代入了小说家的深刻印记,这也引起了现场专家关于非虚构写作的热烈讨论。常熟理工学院教授丁晓原认为,《天年》有意义、有价值地拓展了非虚构写作,它是基于写作对象内部的低姿态的、真诚的写作,也是讲究叙事、具有滋味的非虚构写作。修白远离宏大叙事,在“生活之中”展现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但作品确实存在文本界线不清晰的问题,有虚实交杂的特点。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晖也就此表达了看法。王晖认为,在写作方式上,小说更多是直接呈现,作者要隐藏在文本背后;而纪实文学则通常采用讲述的形式,作者要与文本世界拉开距离,以此引导读者获得阅读真实感。由这一点来看,该书整体呈现方式更有小说的意味。
 
  《钟山》副主编何同彬对修白的创作关注已久,在他看来,这本书带有修白强烈的个人化印记,写作文体界线不清的原因可能也部分来源于此。在《天年》中,修白以女性作家的敏感和敏锐,揭示生命由衰老到死亡的过程中,生理的变化如何导引出伦理的畸变,如何诱发人的欲望、利益的纠葛。这是修白特别擅长和专注的写作视角。这里有她对衰老和生命消逝过程中的丑陋、痛苦的深切凝视和真挚同情;也有对死亡及死者的自由和尊严等衍生问题的深刻探讨。它带有作者的主观表达,这一方面带来了很多深刻性、复杂化的呈现;一方面也可能对题材的客观、全面造成损害。
 
  修白在研讨过程中多次回忆起三年来的观察采访经历,她讲起老人的困境时说,又回忆起书中郜爷爷的临终故事。她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需要倾诉,需要抒发,这才写了这部作品。这些人、这些事仍然历历在目,在我脑海里进进出出。”她想知道,如果我们无法选择生死,那我们是否能选择有尊严地离去。面对永恒的死亡,所有人应该善待老人、尊重生命、尊重老人。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