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周伦章(扬州):翠屏晚霞

2020/8/7 9:47:16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96


 
    翠屏山的晚霞,虽然并不壮观,甚至有点平淡,但她却是老人们的最爱。

    翠屏山虽说是山,其实只是一处平缓的丘陵,在金陵的南郊,说它是紫金山的余脉也许更为确当,与周围的雨花台、牛首山、东山等等都是连在一起的。因为树木葱茏,绿荫复盖,历来就是六朝古都南京的绿色屏障,志称“翠如屏羽”,故名。近二三十年来,这里不仅在原有山田、村庄的基础上建成了一些极富特色的农场、农庄,也新建了不少的居民小区,逐渐成了市民们休闲的好去处,安居的优先选择地。特别是老人们安度晚年的理想之地。

    一年四季,除了雨雪大风以外,每日的傍晚,山间的曲径上,溪涧边,竹木下,都会有三三两两的老者,或谈笑风生,或驻足远眺,或小憇而坐,或健步而行。他们姿态各异,而兴趣略同,都是为这里的晚霞所吸引,为享受傍晚的温馨时光而来。

    远看青绿如黛,连绵起伏的翠屏山,若置身其中,则见无径不幽,无溪不曲,无坡不绿,无木不秀,无草不芳,无鸟不鸣,步移景异,仿佛被重重画屏所包围,目不暇及,却又柳暗花明,心胸豁然。又因为北面就是长江与秦淮河,山间及附近也多湖泊,水汽丰富,在阳光下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向哪个方向望去,都是汽蒸烟饶的样子。在这样幽静雅致的山色之中,那寻常不过的晚霞,也就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和变幻莫测的色彩了。

    这里的晌午刚过,林间的傍晚好像就会提前降临了。阳光从树梢,或灌木的缝隙间斜射下来,落在各种藤蔓或草丛上,斑斓辉映。若抬头望去,由下而上,由近及远,直至蓝天的那几片白云,就都染上了淡淡的赤橙的色彩。这晚霞般的景色,随着太阳光影的移动,先是渐渐地由下而上变得暗淡下来,但突然间,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树冠又变得阳光四射,犹如点燃了一般,那就是太阳已接近地平线,或者已快要被另一处山坡挡住了。这时候的晚霞不是在天上,而是在树上,在老人们的头顶上,甚至与老人们的银发交相輝映。这个时候老人们也最为活跃,用手机自拍互拍的最多,也有带着相机等待了许久而忙着取景的。他们对这里的地形都很熟悉,不少人沿着山路缓缓地上坡而行,追着霞光而去,却把黑暗抛在了后面。在这里,夕照,晚霞,黄昏,都好像放慢了脚步,悠然地在山林中漫游。人们也没有了“望崦嵫而勿迫”的焦虑。正如一位老人所说,在翠屏山,没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纠结,却多了几分因为近黄昏晚霞更加美的感慨。

    最为美妙奇特的是,当农历每月望日前后几天的傍晚,在落日西沉余霞未消之际,一轮赤红色的皓月又冉冉东升,苍茫的翠屏山顷刻间就如同披上了朝霞一般,出现了朝霞与晚霞齐辉的壮观,彩云依稀,银辉满地,层林尽染,溪流闪耀,整个山林似乎打了一个盹又立刻苏醒了过来。老人们也习惯地放慢了回家的脚步,尽情欣赏着这迷人的黄昏。

    老人们都是来自附近的居民小区,热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早已把翠屏山当成了共享的私家园林。特别是在初夏的季节,山中的各种野果,如桑葚、山莓等等,也开始成熟了,红红的,紫紫的,晶晶的,极能勾起老人们的孩童情结,他们往往都禁不住要采摘几粒,尝一尝。还有那青涩的小果子,酸掉了牙,也有人要试一试的,或说假牙不怕酸了,引来一阵的笑。在晚霞中,老人们返老还童了。

    翠屏晚霞,来得早,退得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平淡淡,寻寻常常,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之中,在晌午、傍晚乃至黄昏的交替中呈现出层次分明的灿烂与辉煌,表现出真诚而巨大的亲和力,与山林同在,与老人们同乐。我相信,这现在还不大起眼的翠屏晚霞,定将与久已闻名的栖霞红叶、牛首佛光一样,成为南京又一著名的胜景。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