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自清故乡行】陆渭南:从镇江到东海

2020/7/11 18:46:27      来源:海派文学      人气:285

   这一回与朋友相约,去的是东海。

   到东海的第一天晚饭后,泡了温泉。犹记得有一年隆冬时节去南京的汤山泡室外温泉,地上积雪犹在,寒气凛冽,我们几个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池里,你一首我一首地背诗词,把自己都浪漫得晕了。其实,夏夜泡温泉才是许多人的正确打开方式,解暑降温,祛体内寒气,冬病夏治。

 

东海温泉

 

   东海有很多可以泡温泉的地方,原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第二天一早就醒了。记起东道主昨晚的邀约,今天清晨要游湖一小时。六点多,站在大酒店21层楼的窗前,向外望去。那一片平铺到目力不能及的地方,就是西双湖,它是国家级湿地公园,占地8.1平方公里,水体面积5.39平方公里。在眺望里,我看到了点点白色,那些对环境有要求的白鹭我是认得的,那些等风的树及湖里的睡莲我也是认得的。
 

本文发表于2020年7月10日《镇江日报》

 

   猝不及防的是百合的香气以及豪华的百合阵列,导游介绍说,西双湖里有华东第一大的百合主题公园。太阳还没有升起,早起的鸟儿扑楞翅膀贴水而飞,高高低低的荷凌湖光水色舞蹈。走不尽鲜花覆锦,望不断湿地空濛。想起朱自清先生写的《荷塘月色》,想起文章中的荷塘蛙鸣,人间最温情的莫过于少小离家老大回。倘若不是因为生于积贫积弱的年代,倘若先生没有胃病,那么,他不会在50岁就离开人世,他一定像普天下的游子一样,退休后回到故乡,寄托莼鲈之思。陇海铁路一头的故里,它在雨季宛如琉璃世界,是尘世但又仿佛在尘世之外。可是,万亩荷田等不回,故乡的人却一代代记得那个远行的书生背影。
 

朱自清,1898年11月生于东海县,1948年8月逝于北京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桃林古镇。

   清朝末年,桃林人马联甲考中武进士后回乡省亲,返京后带了两坛桃林酒给慈禧太后,哪知貌美如花的慈禧是古代版乘风破浪的姐姐,喝了那桃林酒,老佛爷随口赞道:桃林胜过杏花村。人家有杏花,东海有桃花。人家的酒旗上杏花春雨,东海的酒旗上是桃林千亩。如今,桃林酒厂那两棵碗口粗的百岁桂树就是拜太后所赐。
 

绿荫掩映的桃林镇

 

   东海人吃辣,早晨的一碗胡辣汤辣得人出了一身汗。吃辣一味,搁在江苏的饮食习惯里很是别具一格。东海的红烧鲢鱼是一道拿魂的地方菜,其味鲜美,腴嫩汁浓。此菜隆重,需要壮实小伙才能端上桌。一条约10斤重的鲢鱼烧好,加上小船似的容器,怕是有20多斤。东海的淮猪肉,那是有矿的人家才吃得起的,浓油赤酱,肥肉的部分抿一口丝丝甜液流进喉咙,那一刻的美食体验定是终身难忘。等大圆桌转了一圈,原来砌成城墙似的红烧肉已只剩汤汁。如果这时来一碗东海的白米饭就着汤汁,颗颗米粒水晶玛瑙似的,怕是打嘴也不丢。桃林的烟熏烧鸡也是很上台面的菜,相信很多人是很吃烟熏这一味的。还有一道接地气的菜,豆腐卷,十分熨帖文人的胃,口感软熟,易消化,有营养。豆腐这一食品,在东海有很高的待遇。在所有做菜的作料中,情意是最好的一种。东海人招待客人,酒菜里有烟火气,人情味。

 



晶莹剔透的东海水晶

 

   在江苏,连云港是个特别的存在。你要是说它闭塞,那里的大爷大妈乡里乡亲都不答应,早在清朝末年,一条横贯中国东西部的交通大动脉陇海铁路就从连云港通往兰州。朱自清在《我是扬州人》中写道:“我家是从先祖才到江苏东海做小官。东海就是海州,现在陇海铁路的终点。我就出生在海州。”
 

   水晶形成于距今1亿多年前的地壳运动时期,最早被称为“水玉”和“水碧”。这被记录在《山海经》中。这也是最早记录水晶出处的一本书。截止2004年,东海县境内已发现4个水晶鸡窝矿,地下水晶石英的蕴藏量达3亿多吨,占全国的80%。东海是世界天然水晶集散地,“东海水晶”入选“江苏符号”,水晶是东海最闪亮的旅游品牌,拥有从业人员近30万人,年产值超200亿元。等水晶小镇三期工程完成,东海将是独具特色的吃住行游购娱景点所在。

 

朱自清文化园

 

   世上所有的瑰宝,都是时间的传奇。水晶这一传奇,写在东海大地上。与亿年的矿藏遇见,带回去藏起来,这是多少人的甜蜜梦想。2020年,有关于一条高铁的新闻频频出现,它就是:连云港至镇江的高速铁路。连淮扬镇铁路是江苏中部贯通南北的重要通道,连接连云港、淮安、扬州、镇江四市,设16个站,正线全长305公里,设计速度250公里/小时。2020年11月28日铁路开通运营。这也意味着,连淮扬镇铁路全线通车,届时,从镇江到东海时间缩短为2小时左右。

   我们当然为去东海多了一条快速通道高兴,但更让我们欢欣鼓舞的是江苏的交通网络日益完善,高铁沿途的城市与县城将迎来发展和崛起的良机。“世界水晶之都、中国温泉之乡、生态宜居福地”,未来,一个繁荣昌盛、活力迸发的幸福东海正在加速崛起。
 

 

 


 

作家陆渭南近影
 

陆渭南:江苏省作协理事,镇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镇江报业集团主任编辑,镇江市文联艺术家委员会成员。1993—2010年,镇江报业集团记者、编辑、副主任、主任。现为《镇江画报》采编总监。出版杂谈集《像一朵莲那样萌》,长篇小说《纸媒无故事》(获镇江市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散文集《缘起今生》《吹不散的记忆》等文学作品4部。参与《慈善布衣》《一条路与一个时代》《雪域高原的镇江海拔》(获镇江市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多部报告的采写。《壹周刊》报纸专栏作家。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