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蒯天:透过心灵的视角——评吴晓明散文集《触摸心灵的阳光》

2020/7/2 16:24:54      来源:江南时报网 | 蒯天      人气:292
 
 
  吴晓明是我文友,近日他给我寄来新著《触摸心灵的阳光》散文集,我极为高兴,作为一名1978年入伍的军转干部,舞文弄墨自然是他的“副业”,然而他把这个“副业”做得如此专业,而且还获得如此丰硕的成果,让我刮目相看。
 
  翻开《触摸心灵的阳光》,质朴率真之感扑面而来,字里行间就能让人感受到那缕阳光就是力量的源泉,就是生命中幸福快乐的源泉,就是人性中最闪光的源泉。读吴晓明的散文作品,会让人生发出一种愉悦之感,清新优美的审美享受,照亮心灵的哲理之光,让人感叹于他独特的写作视角。
 
  一个人文字水平的高低和最终的成就,除了天才和勤奋外,和他的写作态度有着直接的关联。为个人的名利去写作,为发泄个人的狭情私怨去写作,可能得逞于一时,但不会长久,也不会有太大的作为。只有把写作同崇尚的艺术目标联系在一起,自觉地以作品去净化人心、美化人的灵魂,写作才有了价值,才有了后劲,才有了取之不尽的原动力,才会不断地取得成就。这个道理再次被吴晓明的创作所证实。从《触摸心灵的阳光》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人生见解、思想机锋和智慧。
 
  心灵驿站——是他精神世界的自我对话、是非曲直、人生感悟和灵魂独白。该辑无论从形式到内容,还是从语言的表白到人生的境界,就连作品的题目都展露了作者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独特认知,都能给读者以深深的思索和回味。
 
  如在《书缘》一文中,他说:“有书相伴就会有成长相随,有书在手就会有感悟在心间……是书默默地陪伴在我身边,给人心灵以滋润,无论经历怎样的人生风雨,有书相伴,眼前就是一片明媚春光。”读书,是一种享受,由衷,发自内心。再比如《月光下的心湖》《三叶草》《登陵片语念中山》《记忆中的军垦》等等,都体现了作者走进心灵、书写心绪、超越自我、培育良好的创作历程。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散文不是单纯地去描写在自然环境下心态的变化,而是以从人性的深处去体味、去感悟生活的哲理。其实,这就是散文,即“散文不散,形散而神聚”,也正是每一个文学创作者必须遵循的原创。而吴晓明笔下的文字正是用心灵写出来的,正如他所说:“在人生的旅途中,在生命的岁月里,如果一个人的心头没有阳光、没有激情、没有追求,怎能心境轻松、心情愉快呢?自然你的生命也是暗淡无光的。”(《后记》)
 
  情感方舟——是写他丰富的情感世界,母爱的伟大、亲情战友情的浓郁、爱情的神圣,从而达到了畅抒真情的自由境地。在作者满含深情至爱的散文里,对双亲、军营生活,占有十分重要地位。
 
  《家》写道:“离家那天,正好在大前天下了一场中雪,到处是白皑皑的一片,我的心也跟着失去了颜色,像雪一样冰冷!舍不得……舍不得曾经留下过欢笑和泪水的家乡,舍不得曾经留下懵懂和幻想的地方,更舍不得这个茫茫世界唯一熟悉的地方!我更不敢去想象离开前父亲那种沉默、母亲那种强忍眼泪的表情!”参军时与父母的不舍离别,一下子攫获了读者的心。
 
  《绝笔》中,母亲在去世前的那段描述,字字敲击着读者的心:“她说:‘我这病已有十多年了,特别是这几年来,觉得病情越来越重,让你们心力交瘁!……儿子啊!其实,人总是要死的,就算这次病看好了,它还是要复发的,妈真的陪不了你们多久了,以后你们兄妹仨要互相帮助、互相搀扶,特别是要照顾好你的爸爸,明白吗……”母亲在世间最后的牵挂依旧是子女,是丈夫,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而铭记母爱,则是人类情感的试金石。这自然会引发我与广大读者的心灵共鸣。
 
  乡土情怀——看上去多写的是他入伍前对故乡的眷恋,实质上我理解是他不忘根本的自然流露,是他人生的一个姿态。正是这种乡土的呼唤,形成了作者人生的底色,成为他本色做人的精神源泉。
 
  比如他写《乡土,永远在呼唤》,“就在我即将启程的前天晚上,我心痛而不能寐,于是,我一跃而起,便从田野中挖出一块乡土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由此,这把乡土便陪伴我走进了部队,走进了军营,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这把乡土又陪伴我度过了学生时代……就是这样一伴、一陪,长达11年之久,可就在这11年的光阴中,看似平平常常、平平淡淡的这把泥土,却让我获得了智慧,获得了力量,获得了进步……。”在他的眼里,乡土不仅是乡愁,更是在外游子遥远的关于生命的梦痕和追求理想的动力,游子与乡土的情结永远无法割舍,是所有人的心灵归处。
 
  为此,作者对乡土,当然还包含对故旧风物的追忆,《青瓦房》、《韩公馆》、《那所学校去哪儿了》,吴晓明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为历史提供了一份特定年代中国苏中地区农村生活方式、不为人知的一些人文记录,同样也显示出作家的风俗知识与才情。
 
  闲情谐趣——记录了他崇尚自然、热爱自然,视自然至尊的人文情怀。吴晓明笔下的大自然,也因为融入了家国情怀而处处生情,他工作过南京及其滁州,他走过的苏州及其城市森林,他徜徉过的水景之王——九寨沟,他流连忘返的屯溪老街……凡留影处必留文,凡留文处必留魂。
 
  《雨花石》里描绘到,“雨花石,作为地球千古造化的自然珍物,虽然她的个头小——方寸之大,但却质坚晶莹、色彩斑斓、纹理奇妙,着实令人爱不释手。尤其是雨花石的图案大多奇妙玄奥、包罗万象,既像浩瀚的宇宙天象,又像广袤大地的山川美景,暗藏着小桥流水的风花雪月……似演绎着一个个千姿百态的场景,处处流露着浓浓的诗情画意。”《静读留园》感叹到“留园啊!一个个庭院小品,窗景独门;一座座殿堂楼阁,湖色秀风;一颗颗古树名木,奇花异卉;一处处石景灯,花景铺地……‘行回不尽之致,云水相忘之乐’。虽然此时此刻,留园好像有意识让您多新赏一会儿这变化无穷的园林艺术佳作,但我的心,却已经跟着诗人美妙的诗句醉了。”毫无疑问,如果作者没有对世界的真诚爱意,没有真正的激情,是写不出这样感情饱满的文字的。
 
  ……
 
  好的散文,就在于它的思想性,就在于别具一格的视角,就在于字里行间闪烁着高格的精神之光。这一点,在吴晓明的《触摸心灵的阳光》里常常可以看到,常常可以感受到,想必这已经成了作者写作的基本姿态,让我们在读到这些发人深省的文字同时,也向我们展示出一个可亲、可敬、可信、可友的吴晓明!
  
  (《江南时报》6月28日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