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何建明:回巢的春燕

2020/6/11 8:50:4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何建明      人气:372

 
  一群飞燕从空中掠过,将我带进莫干山那片春意盎然的山林。
 
  在这座名山的北麓,有一条弯曲的溪谷,叫“仙潭”,上端有个竹林掩蔽、景致独特的仙人洞,洞穴附近,有一个幽深清粼的乌龙潭,所以这个村名为“仙潭村”。从莫干山流淌下的溪水常年丰盈,而顺溪谷之势伸张的左右山岭,宛如挡风遮寒的仙人一双巨掌,将小山村呵护得年年竹木盛茂,花草艳丽。
 
  跨进仙潭村委会,就见七八位年轻人围坐一起,讨论得很热闹。
 
  “讨论什么话题呢?”我问。
 
  “在商量今年疫情下我们村上的民宿业。”这群年轻人的“领头雁”、村支书沈蒋荣说。
 
  “当下村里的民宿生意如何?”
 
  “还有几天就是‘五一’了,估计能恢复到往年的50%左右!”坐在我斜对面的1989年出生的沈小琳告诉我。
 
  这应该是个相当不差的态势了!“去年你家开了多少间民宿?收益能透露一下吗?”
 
  沈小琳坦然地说:“我家房子比较多,开了11间民宿,去年收入接近百万元吧!”刚说完,周围同龄人“吃吃”地笑。
 
  “怎么?说少了还是说多了?”
 
  沈蒋荣说:“可能保守了一点。”
 
  我确实很吃惊,原以为村民们开个民宿一年有二三十万元收入就是他们的奋斗目标了!
 
  “要不是支书引着我们回乡创业,这回疫情暴发后我们在城里继续打工的话,可能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呢!”沈小琳说。
 
  “走,今晚我就住在你家,既想亲身体验一下莫干山民宿的味道,更想听听你的‘仙潭村传奇’。”我的提议,令沈蒋荣兴奋不已。我们一起朝仙潭村的深处走去。
 
  麦地和油菜地的空闲地上,是由稻草绑扎成的巨型牛羊猪狗、鸡鸭猫兔等家畜动物,使平静的田野仿佛变成了侏罗纪公园。还有一些空地上,有真实的耕牛和叫得欢实的猪羊。“这是专供成人和孩子们同乐的项目,能让游客有动手的参与感和与动物为伍的可能性。”沈蒋荣说,这些创意始于他在城里创业时常听到那些曾经是知青的爷爷奶奶们的唠嗑。果不其然,“农家人的动物世界”呈现出来后,一下吸引了前来观光的城里人的眼球。
 
  “过去村上就靠砍竹卖竹、竹笋加工过日子,能糊弄住一张嘴,却一直富不起来。”沈蒋荣告诉我,他就是村里最典型的一个以竹为业却始终富不起来的代表。
 
  “我办笋厂20年,年年打拼,算得上村里的富裕户。后来要求保护生态、保护水源,村上所有的竹木厂都得关掉,我们不得不全体转业。”沈蒋荣说,他和村上的年轻人从此纷纷出山去城里打工,小山村再度衰落贫穷,留在村上的老人和孩子只能靠远在城里的年轻人打工挣的钱维系生活。
 
  “人在城里打工,心里的泪水却总在向家乡的山湾流淌。”沈蒋荣告诉我,4年前的他,当听说有人想租下他家的房子开民宿,心想,既然别人看中仙潭村是块可以发财的民宿创业地,何不我自己干?“用自己家的房子创业,至少省下一大笔本钱吧!”沈蒋荣就这么横下一条心:自创仙潭民宿业。
 
  他成功了:花近200万元装饰了一栋带游泳池、游乐场,单间价位在千元左右的高档民宿,竟然一炮打响,入住率犹如破土春笋节节向上,第一年自家装修的一栋民宿生意满满;第二年借邻居房再建一栋民宿,又是生意爆满;于是又有了第三栋、第四栋……
 
  他的年收入达到四五百万。“莫梵”品牌名声威震莫干山四方。
 
  “回来吧!一起回来建设美丽家乡吧!”尝到致富甜头的沈蒋荣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向那些在外打工的村上同龄人、比他更年轻的“80后”“90后”呼唤。
 
  就这样,仙潭村的年轻人如同一只只归巢的春燕,飞回了自己的家乡。他们学着沈蒋荣的样儿,把自己的家园修缮装饰成一个个形态各异、内容丰富,既能品尝到纯真农家风味,又能享受大自然风光的休闲乐园。于是仙潭山村,除了沈蒋荣的“莫梵”,又有了“若曦”“云途”“漫步山乡”“半步客栈”……这些浪漫又诗意的民宿雅号。
 
  老实说,最初我认为可能只是开设民宿的这些年轻人追赶时尚而已,哪知走进一方方他们如同燕子衔泥而成的民宿乐园时,我完全惊呆了,游泳池、花园、曲径通幽的石道以及散发着泥土芳香的菜地……总之,城里和一些豪华宾馆有的,这里有;乡村农家的田园风味,这里有;异国风情,这里也有。假如你想晒着阳光读书,这里有“书角”;假如你想望着蓝天弹一曲钢琴,摆在楼亭之上的“乐器之王”早就静静地等在那里。
 
  “想留住客人,就不能光简单地端一盘香喷喷的农家菜,还需要满足四方来客的各种品位和他们心中的那些异想天开。”我发现,沈蒋荣的脑子非常灵光。瞧,他家的民宿,还有一处坐落在三层楼顶上的“星空房”,所有墙壁都是用大玻璃。“客人带着孩子来此,躺在这张大床上,夜里可以欣赏到美丽的星空,早晨能够观赏日出。我这间‘星空房’,几乎常年客满!”他说。
 
  率先致富的沈蒋荣,被推荐为村上的支书后,这只“领头燕”的胸怀和目光,更加高远和深邃。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整治全村的环境,保护和优化现存的山林竹溪资源。“让每一寸土地上,生长出属于它的草与木、花与果;让每一户百姓利用自己的优势加勤劳与智慧,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这是我的心愿。”
 
  那天晚上,我住在他的“莫梵”三层楼上,听他讲述村上青年们如何一家家富裕起来的故事,很多农家趣事完全颠覆了我们通常的认知。比如仙潭村的民宿“农家菜”,全由村上清一色的五六十岁的“村嫂”掌勺。“我对这些婶婶嫂子们讲,你就给客人做最拿手的自家菜,少放点盐,原汁原味。客人如果不满意,可以不付钱。这家民宿你住得不够享受,可以随时调整。全村所有民宿,可以通过服务加价,但不能相互抢客。”沈蒋荣说,村上的集体资源,全部免费开放。
 
  “所以,到这里来的游客都说,我们其实享受了莫干山民宿和美丽乡村的双重旅游服务。”沈蒋荣给我数说着他心目中正在酝酿的“仙潭新计划”:要把村上所有在外打工的青年人全部“拉”回村里来,让他们都有10间左右的中高档民宿;村上的老年人都能住上中高档的养老公寓,实现全免费;村上要利用自然优势,建一座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的现代化乡村乐园,增添更多游乐项目;要建直通上海、杭州、苏州和南京等城市的旅游专线,形成一个半径200公里的“仙潭民宿魅力辐射区域”……
 
  “我心中的梦想是:把我们的仙潭民宿做成国际水准的乡村旅游度假地!”想不到这位皮肤黝黑、个头不高、理着小平头的青年农民,竟然怀揣如此宏大的理想。
 
  “你的国际水准是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别人有的我有;别人没有的我有;城里有的我要有,城里没有的我更要有;国内顶级的乡村旅游主要项目我要有,国外高端的游乐设置我要有。我们仙潭村的所有景点和服务项目都必须是四、五星级以上的。”这些话,从一个充满豪气和理想的新一代中国农民口中出来,怎不令人热血沸腾!
 
  “时下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仍在蔓延,你的底气和远景来自何处?”
 
  沈蒋荣脱口而出答道:“来自我们有这块搬不走的美丽山谷,有热爱自己祖国的14亿同胞!”
 
  好个自信!叫人刮目相看。沈蒋荣笑呵呵地告诉我,其实做好事、做成事,关键在自己,在仙潭村上的人。“现在要搞好一个村庄,青年人是关键。”
 
  “怎讲?”
 
  “因为我们仙潭的旅游项目的定位是高档民宿。它必须具备两个最重要的条件:最美好的环境和优秀的管理人才。”沈蒋荣说,他去年牵头成立了“仙潭村返乡青年创业协会”,这是全村130多家民宿的行业管理协会,具有对全村所有民宿实行统一管理的权力。“我用它激励和帮助全村所有民宿及其他创业者,形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团队力量。”
 
  我知道,仙潭村如今已有130多家民宿,其中高档民宿近30家,就业人员达千人,去年接待游客20万人次,村民的收入和幸福指数飞速上升。“返乡创业青年占全村民宿业主的七成!他们做好了,仙潭的明天和未来也就有了希望。”
 
  我看到一群又一群飞燕,从远方飞来,纷纷落在仙潭的村庄与山林之间,发出欢快的叫声,山村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