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范小青:油菜花开到兴化

2020/5/26 14:35:01      来源:中国艺术报 | 范小青      人气:399


 
  我曾经多次来到兴化。
 
  兴化饱满,充沛,底蕴深厚;兴化鲜活,生动,五彩缤纷。
 
  所以我们会一次又一次来到兴化,会看了又看看兴化。
 
  兴化就是这样的一个来了还想再来的地方;
 
  或者说,兴化应该是一个来一次不够,来两次不够,来多少次也不够的地方;再或者说,兴化是一个即使走了,心也会留在这里的地方。
 
  兴化,让我们梦回萦绕。
 
  所以,我又来兴化了。
 
  这是一个初春情深深的日子,阳光温情十足恰到好处地照耀着,既没有夏日那般强烈,也不像冬日的懒洋洋温吞吞,温和而多情的阳光下,满目青翠,一派温婉,让人的心思,格外的跃动,让人的情绪,分外的浪漫。
 
  感觉就是在如诗如画的江南,感觉就是在柔软得要融化了的水乡。
 
  不是错觉,不是误会,兴化就是如诗如画的,它是苏北的江南;兴化就是水乡,里下河中心地区,水道纵横交错,比江南小桥流水的水乡更多了一份壮阔和气势。置身于这样的气场和气息之中,你不会以为回到了江南,你知道,这就是兴化,独一无二的。
 
  我确实多次来兴化,但并不一定都是在这个季节,有一次是冬天,还下了雪,很冷,还有一次是深秋,也有夏天,记得很多年前的一次,那倒是专门选了日子,专程来看油菜花的。
 
  记得有一辆车,载着我们,进入乡间的路,开了蛮长一段,到了一处农田边上,那里有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供来客登上高台,眺望油菜花海。
 
  那一次的兴化之行,就是这样的一个印象。大概那时候,大规模的垛田油菜花观赏还没有开始。
 
  于是,今天,我们又一次来到兴化。
 
  正是菜花黄时好风景,所以,今天在我们眼中的兴化,不要五彩缤纷,不要姹紫嫣红,我们的眼睛,我们的情绪,都很专一,我们是来看兴化盛开的油菜花的,所以,我们满眼满心,都是嫩黄加翠绿,铺天盖地,满了世界。
 
  油菜花开好时节,这个时候的人们纷纷行动起来,要去看油菜花了。靠得近自然很好,三脚两脚就到了;即便离得远、很远,也无所谓,也要去看的,要去亲眼看一看,好像是一种规定的仪式。
 
  其实并没有人规定,就是自己想看油菜花了。也有的人脚懒,就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图片,再加上标题党炫一炫,手掌心里的那个视觉大餐也是很赞的。还有的人,既不动脚,也不忙眼,他们是忙心。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大家的心都骚动起来了,身上的细胞也活跃了,好像是要想谈一场恋爱的意思。
 
  其实这油菜花,地上到处都是,似乎并不稀罕的,却有着如此的魅力、诱惑力,谁也抵挡不住。
 
  我经常坐车出门,或者火车,或者汽车,铁路或者公路的两旁,都有油菜花的,一小片,一小块,并不相连,也不大,是零碎的,随意的,屋前屋后,路边道旁,边边角角。
 
  这好像只是大地上的一点点缀,就像一道大菜,花哨的厨子在盆子边上加一点胡萝卜丝或者青椒丝;
 
  或者是几个羞羞答答的女孩,躲在墙角,探头出来,露一点点笑容;
 
  也或者,这是有一点留恋和纪念的意思,油菜花像是我们的童年,童年早就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但是看到油菜花,就像是回到了童年,心就年轻起来。
 
  总之我在车上在路途上看到的油菜花,大多一闪而过,很不过瘾。所以我又到兴化来了。
 
  兴化的千岛油菜花,那神奇而独有的垛田,那傲立水中的油菜花,一片又一片,一垛又一垛,组成了壮丽壮美的独一无二的奇观。
 
  它们晶莹滋润,它们是水淋淋的,又是沉甸甸的,它们既空灵飘逸,又厚重沉稳;这是一道大餐,巨大的,满贯的,一到这里,你满眼就是铺天盖地的油菜花,再走几步,更是置身在一望无边的油菜花海之中。
 
  花,绽开在水中的田上,根,深植于肥沃的泥土。
 
  我们迈开脚步,尽情地行走在花海中间,我们乘坐小舟,悠荡和放飞着心情,与油菜花零距离的接触,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进入了这个特殊的气场,我们呼吸到了兴化油菜花的特殊的气味。
 
  这个气场不是粗浅的,不是季节性的,不是浮萍式的,不是擦肩而过的,是有感应、有灵犀的,是千百年积淀下来的气场;这个气味,也不仅仅是从菜花中散发出来的,它有着深厚的积累,它来自于昨天,来自于历史。
 
  是的,古往今来,兴化的文人、诗人,早就写下了许多兴化菜花的感人的诗句,早就画出了兴化菜花的最美的图画。
 
  “一船春酒郭家庄,两岸菜花黄”“连村接圃菜花香……披图指点郭家庄”“三十六垛菜花圃,六十四荡荷花田”“满地布黄金,买得春光少住” 。
 
  也曾有人询问,也曾有人考证,诗中常出现的“郭家庄”到底在哪里,其实我想,今天的兴化大地,处处都是郭家庄,真正的“满地布黄金” 。
 
  兴化的油菜花,和日本的樱花、荷兰的郁金香,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跻身全球四大花海,我们来兴化,看的就是兴化名闻天下的油菜花,但是我们更清楚更明白,兴化不仅仅是油菜花的兴化,兴化的油菜花也不仅仅是单纯的油菜花, 2300年的历史沉淀,郑板桥、施耐庵等无数文人雅士的文化深耕,兴化人民的一代接一代努力奋斗建设家乡,才有了今天兴化菜花的根深叶茂,辉煌灿烂。
 
  今天,我们在这里穿行,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垛田里的菜花,更是历史的云烟和过往的风雨。
 
  所以,兴化的垛田菜花,它们是有着特殊气息的,这是历史的烟云中散发出来的新的生命的气味;它们是有色彩的,不仅仅是嫩黄和翠绿,这是兴化人民辛勤劳动种下的黄色菜花中呈现出来的五彩缤纷;它们是有声音的,这是时代奏出的美妙音符。
 
  (范小青 全国政协委员)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