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钱德梅(南通):海湄小吃店

2020/4/7 9:46:14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08


 
  娟说,今天到城里办事很顺利,我马上叫老公订个包间带你们去品尝特色小吃,保管你们喜欢。

  娟是我的老同学,某单位办公室主任,身材高挑匀称,不多言语,平时只埋头做事,但性格是急的,却是微笑的。笑容里总是充满对别人的关爱。
 
  黄昏下的市区,天空不太明净,一片片云朵灰蒙蒙的。路上飞着尘土,车辆有些拥堵。娟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说,下班高峰期呢。
 
  我点头,表示理解,将车停在路旁一个刚刚空下的车位。下车后,我跟着她,穿街过巷,七绕八拐,走到一条热闹的狭窄街道上。街道两旁吃食店很多,锅碗飘盆叮当响,菜肴的味道,充塞着每一寸空气,仿佛市区的烟火全集中在这里。以为她要带我们去“先到先座”或“潮州美食”的小吃店去,却没有。
 
  她解释,这里是一条美食街,小城的电大、党校就在这里,一到晚上,人就特别多,尤其是学生。稍顿一顿,她接着说,我带你去的地方就在前面,比这里安静。我心里一动。难得她如此体贴,知我怕喧闹。
 
  我们继续往前走,渐渐走出了美食街,把一街的烟火抛在身后。路旁一户人家的蔷薇花,趴在栅栏上笑,我顺手摘了一朵。娟站着等我,看看我手里的花,笑说,到了。
 
  我抬头,只见一座很普通的老式民居,院子里长着花,花探过墙头来。也是蔷薇花,红的、粉的,密匝匝地开着。正门青砖包墙,木门楣上方,“ 海湄小吃”四个墨绿色的大字清晰可见。门旁挂着纸灯笼,亮着,红润晕染,古朴幽深。正观望间,有服务生迎出门来,问清了是娟老公宋先生预订好的包间。她很客气地说声“请”!
 
  一位很壮实的大个子迎了上来,“稀客光临,海湄小吃不胜荣幸!”风趣幽默笑容里,有着很浓的书卷气。原来娟的老公宋先生就在附近的电大工作,他知道我要来,早就预订好包间,在这里等候。我连忙说,“不好意思,叫你们破费了!”
 
  包间里,摆着家用的方桌子,方凳子。墙上也无过多装饰,只挂一幅静物画,画着一只陶罐,旁边随意摆放着苹果和梨,还有餐具。是家居的模样。窗口爬着花,走近一看,亦是蔷薇。室内,静悄悄的,无一点喧闹吵杂,静悄悄的,有着说不出的家常。花在轻轻放着香,人似乎也在轻轻放着香。
 
  服务生轻手轻脚推门进来,送来大麦茶,小声问道:“人齐了吗?”,“还有一位马上就到”,宋先生急忙回答。正说着,只听见门外一位操地道阜宁腔的男士在询问:“宋主任在哪个包间?”宋先生闻声急忙开门迎接,“吕主编,在这里”。
 
  原来是《企业之声》杂志的吕主编。很风趣的一个人,长相有点像俄罗斯的,杂志主编一干就是二十多年,还是个副主编,不少人把他的大名都忘了,只知道他叫“吕主编”。
 
  饭菜陆续上来,生炝文蛤和香味扑面的海鲜素丸。小店的招牌小吃有两样,一样是腊味锅粑,一样是麻虾狮子头。娟慢声细语劝我多吃点,其实,我筷子压根儿就没有停下来。特别是那腊味锅粑口感甚好,自家腌制的腊肉,慢火细蒸,出油,浸没锅粑,锅粑变得又香又酥。
 
  宋先生看我吃了一块又一块,很开心,话也多起来。他告诉我,麻虾狮子头是传统的清蒸肉元外加麻虾与糯米小火清蒸成,口感宜人。宋先生还告诉我,这个小店开了20多年了。店里只有一个厨师,从开店之初就在这里做了,那时他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呢,现在快五十了,再多的高价挖他走,他也没有走。
 
  我惊讶不已,又隐隐地感动,一跟二十多年,这该有多么深的情分。
 
  宋先生说,这家店的老板,人特别好,厨师不舍得走。生意做得好,是人心呢。
 
  我在他的这句话上辗转。尘世相交,哪一个不是交心,才得以长久?“海湄小吃”身居陋巷,生意却一做二十多年。二十多年里,他的腊味锅粑和活鱼锅贴的味道,从末变过。每日里,生意盈门,若不提前预约,是没有座的。
 
  吕主编酒过三杯,话也多了起来,“我是老顾客多日不吃,很是想念,今天闻讯便又跑了过来。”
 
  宋先生接着说,“还有的顾客跟在后面一吃就是几十年。”
 
  娟笑着说:“我家这口子到电大工作后,20多年了,隔三差五的总会在这里聚聚。”
 
  他们闲谈间,宋先生还私下告诉我,七八年前,他有过去外地发展的机会,但最终没去。我若走了,就吃不到这里的腊味锅粑和麻虾狮子头了。说着,宋先生轻轻笑了起来。
 
  我丝毫不怀疑他的话。眷恋一个地方,有时只是因眷恋这个地方的美食和美食相关的人和事,那是生命里最体已最动人的存在。我举杯,敬了宋先生、娟和吕主编一杯茶,表示认同和由衷的敬意。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