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杨炳阳(潍坊):中秋月圆总关情

2019/9/13 18:32:57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44


中秋感怀
 
   中秋之夜,团圆之夜,兄妹几个都分别回到了老父亲身边。

 
  夜色如一张宽大的幕布瞬时便遮掩了整个天空,但月亮仍悄悄地探出了头,升到顶空,兴奋地俯瞰着它光芒下的万物,月光也渐渐地明朗、柔和了许多。
 
  这时,父亲从里屋端出一盒子的月饼,招呼大家吃。也许受这种气氛的感染,侄儿侄女们迅速拿起月饼迅速的咬了一口便又迅速地放在了一边,说不好吃便溜到别处玩了。看着这样的情形,我的思绪如飞翔的翅膀一下子回到了我的童年。
 
  小时候,我的家在农村,贫瘠的土地上养育着贫穷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尽管大人们拼命地干活、工作,然截至年底,我们家总是生产队里的“找钱户”。那时,在我幼小的心里是多么希望听到爷爷的名字后面是“分钱户”,哪怕仅仅是一毛钱呀!
 
  “找钱户”家的生活是困苦的,因为就算别人吃着白米干饭时,你只能吃玉米糊糊,而且没有菜,平常都是在其中放点盐巴,如果在里面悄悄地放上些酱油那都是十分奢侈的了。如果爷爷能在那块天天都端上桌却又舍不得吃的红豆腐里捅上那么一筷子让我馋馋的嘴儿抿上一下那便是我儿时的最快乐的时刻了。
 
  虽然生活是艰难的,可也是很快乐的,这也许便叫穷乐。每到中秋,爷爷便会在自家后院的竹林盘里砍上一捆竹子去城里或乡镇上去卖,末了总不会忘了为我们拎回一个用粉红色纸包着的大月饼。
 
  那月饼是极大的、极薄的,上面沾着一层密密麻麻的芝麻,中间有类似黄糖的东西,很好吃。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不出去玩,我们都坐在小板凳上围着爷爷,一边看月亮一边看月饼,生怕月饼会飞了似的。及至后半夜,爷爷才拿刀将月饼均匀地分成若干份,大人和小孩的一样,我们都愉快地吃着,过后还总不忘向小伙伴们炫耀地询问“昨晚你吃月饼了吗?”
 
  想想过去,看看现在。现在政策好了,人们的生活富足了,侄儿侄女们都长在城市里,不知生活艰辛,一块月饼随便就被他们弃之一旁,真让人感慨。
 
  我无意责怪孩子们的浪费,抑或是现在的月饼真的不好吃呢!
 
 
中秋月圆总关情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月亮是人们心目中美好圣洁的象征。咏月抒情,更是历来为文人墨客所热衷。同是一轮高悬的明月,在他们笔下,不同的诗则表达出不同的情。

 
   唐代李白是把月亮和自己美好的憧憬联系在一起的。他在月光下,或思乡、或念友、或引发怀古之幽情,诸如:“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这是诗人远大抱负和豪迈气魄的抒写;“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是诗人淡泊仕途、笑傲江湖的真实描摹;“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倾诉了诗人借月托寄而抒发的怀友之情;“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表达了诗人远在他乡寂寞时的浓浓思乡之情;杜甫的“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诗中借用明月抒发了追求真理、渴望自由的热情。还有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触景生情,勾起了诗人两地相思之苦和深深的怀远之情;白居易的《长相思》中“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道出了思妇望天的相思之情。
 
   女诗人朱淑贞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虽只十字,可情悠悠,爱悠悠,蜜意浓情,尽嵌其中。晏殊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给人营造了一种悠闲恬淡的惬意心经。苏东坡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既隐隐透出了诗人的丝丝愁苦,又豁达开朗地表现了诗人那种不为离愁别绪所束缚的乐观主义精神。
 
   现代家喻户晓的小区“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则充分揭示了旧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反映了人间对社会腐败的忧思与愤怨。陈毅的“明月当头思远举,豪英满座饮长虹”,英雄豪迈,壮志满怀。毛泽东的“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气魄宏大,胸怀坦荡。石祥那“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则又抒发了军人妻子对军人的牵挂之情……


情人的月亮
 
   八月十五,满月在天,银辉泻地,冰清玉洁,让人遐想,让人骋怀。月亮是属于大家的,更是属于情人们的。在情人们的眼里,他有时是那么迷离,有时是那么明丽,有时又是那么苍凉。
 
  “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宋·朱淑真·《生查子》)“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宋·杨万里·《霜夜望月》)前者描绘了情人们趁月色偷偷约会的欢愉心情;后者则直露地表明了月亮与情人密不可分;月亮不出,情人就不来,真是急死人。这样的情景也如同一首民歌所唱的:“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我等待的情人你为什么还不来?”
  情人来了,“月儿象柠檬,我俩悠悠荡荡,散步在迷人的月色中。”(我国台湾流行歌曲《月儿象柠檬》)那么浪漫?“南风欣语,提醒了前夜;疏淡的新月在青空徘徊。我们同坐在松底的溪滩,剖心地、我俩密密倾谈。”(殷夫诗《啊,我爱的》)多么甜美!“小河静静流微微起波浪,明月在水面泛银光。我想对你讲,但又不敢讲,多少话儿留在心上。”(前苏联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多么缠绵!真是“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香。”(宋·苏轼·《中秋月》)
 
  失恋的时候,“月亮,和往年一样;阿哥,你为什么不在我身旁?”(电影《芦笙恋歌插曲》)“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谁家院?”(明·汤显祖·《牡丹亭》)月光再好,也是属于别人的;别人的欢乐更会使失恋者心中酸楚。“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魏·曹丕·《燕歌行》)月光底下,失恋的人儿辗转难眠,凄苦之情不堪言表。同样的情景,郭沫若先生的诗句更令人震撼:“我已成了疯狂的海洋,她确是冷静的月光?她明明在我的心中,却高高挂在天上。我不息的伸手抓拿,却只是生出悲哀的空响。”
 
   啊,月亮,情人的月亮。


月夜
 
   又是一个满月的夜晚。
 
  记得在我们第一次离别的那个晚上,也是月圆如扇。你,泪挂双颊,哽咽无语,稚嫩如蕊的心似在风雨中飘摇震颤。我缓缓地抬起头,望了望那轮洒着金光的圆盘,一边轻轻地拭去你冰冷的泪滴,一边象是安慰,又象是期盼,象是对你,又像是对我自己,郁郁的说:再到月满如镜的日子,我就将驾着故乡的风又徐徐地驶进你的天国。夜无语,你亦无语,唯有如水的月光和着如铅的心在汩汩流淌……
 
   于是,在那个月色如霜的中秋之夜,小别后的我们又款款地漫步在那泛着银光的小路上了。清风呢喃,叶影摇拽,早行的露滴,闪着珍珠似的眸子,偶尔一两声虫鸣,撩去夜的静穆,让人分明地感到有一抹淡淡的惬意油油地爬上你诗一样朦胧神秘的脸,一切是那么静谧,那么安详,如一个甜睡的婴儿正在做着甜美的梦。你无语,我亦无语,只有那极遥远又极亲近,极宏大又极细切的歌声,从彼此心头徐徐飘起……
 
   如今,又是一个满月的夜晚。
 
   月光穿户,月影婆娑,远处高楼上的灯,一盏一盏悄然地熄去,只留下一个个如漆的窗口脉脉的凝视着你,让你困惑,让你遐想——在这个满壁清辉的夜晚,他人也如我一样地凄楚难眠么?世界是那么的怪,叫人难以捉摸,难以理解。有了个热情奔放的太阳,偏又要生出轮温柔娴雅的月亮。有了个刚毅挺拔的青山,偏又要流出道婉转缠绵的绿水,有了个筋骨坚强的男人,偏又要造出个性气纤弱的女子。而且还要将他们牢牢地栓捆在一起,日月同辉,山水共色,瞧,我这不也正悠悠地牵挂着你么?想你此时,也必默默地愣坐在案前,望着那筛过纱窗的斑斑月影正黯然神伤。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想那坡公填词的情景也不过如此吧。只是我总觉得坡公的话有欠妥帖,月咋“不应有恨”?日升她降,日行她潜,日息她追,风霜雨雪,不曾是她追求的脚步有丝毫的懈怠,雾云雷电,也不曾使她寻觅的目光有半点的迷茫,踏时而因有缘相随而幸福的体态丰盈,时而又因不约相伴而悲怆的面容憔悴。他无声无息,无怨无悔,执著和从容使她与太阳保持着宇宙间独无仅有的默契,独一无二的交流。但是血一样坚涩,水一样透明的矛盾却使他们永远也不能逾越那段凝固了的岁月与空间。她们心心相印,但可望而不可即,两情依依,可相随而不能伴。欲分不能,欲合不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消宽衣带,望穿秋水。人世间难道还有比这“恨”更深切,更沉重,更久远的么?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想我们的小别短聚也该是在冥冥中注定的吧。唉,真怕如此孤独的咀嚼这般满月的夜晚。


故乡吟
 
  故乡仅是个小村子。
 
  远远望去,一团团浓雾遮掩了故乡美丽的容颜;一座座青山水、一条条小溪,也隔断了于世事的纷争。在一片温情的氛围中,故乡情缘牵挂着在外闯荡的游子。
 
  故乡很平和,没什么大悲大喜、大哀大乐,一如村头沉默而苍老的老榆树。都市的霓虹灯光,比不上故乡四季的亮丽,喧闹的杂声盖不住故乡旷远的犬吠。
 
  故乡没什么特产。平凡如土平淡如水。有的是稻米棉花和憨厚的纯朴;有的是鱼虾螃蟹和古老的传说。
 
  然而,故乡却让我固执的依恋。
 
  外面的世界精彩如水,无奈如波。我是一条游泳的鱼儿,一身故乡的鳞片抵挡海水的侵蚀与诱惑。
 
  故乡的门,为我永远开着,思念之藤缠绕着古典的窗棂。母亲则倚在门框,在月光下期望着游子归来。
 
  故乡的歌声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离别。离别后,乡愁是一株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老去的将是岁月和游子。
 
  我以蝴蝶的姿态凝视着花开,我以游鱼的姿态吞食着日光,我以淋雨的姿态守候着虹影,而我又该以怎样的姿态走进故乡永恒的期待?
 
  我沉默的语言一如折断翅膀的小鸟。
 
  故乡一如常悬窗前的琴弦,充满柔情,我轻拔曼弄,弹出一连串思乡情曲,除了你,还有谁与我共鸣?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