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江辉生(南京):我在军营过大年

2019/2/14 17:56:19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613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花开花落几十载,这其中有二十多年的时光是在部队度过的。虽然在部队过年要坚守岗位,有家不能回,但在我看来,在家乡过年固然亲情融融,在军营里过大年却别有情趣。

                                      年夜哨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部队过年有一个好传统,那就是大年三十晚上的黄金时段,在队干部不约而同都会走向哨所,替战士们站一班“年夜哨”,让战士们腾出时间,尽情享受大年夜的温馨和快乐。

    还记得我在新兵连度过的的第一个大年夜,晚上部队集中会餐结束后,战友们共同打扫完饭堂,别的班都在忙着准备看春节联欢晚会,而我们班的同志则在地铺上席地就坐,聆听班长关于当晚我们班集体上哨的有关纪律。“哨位就是阵地”。说实话,当时听说要上哨心里还是蛮激动的,既盼望着第一次走向哨位,又盼着能给家人通个电话,诉诉衷肠,毕竟是大年三十的晚上,这是万家团圆的日子,然而我们却只能在哨位上度过,难免心生失落。

    晚间新闻联播一结束,我们班的新兵已列队整装待命完毕,随着班长一声令下,我们班的十名新同志齐刷刷地跑步奔向目标哨位。当时我们担负的哨位是新兵连的营区大门哨,到达营门自卫哨后,我们兵分两路整齐划一地挺立在大门两侧,十分威严。而此刻,营区外的居民区喧闹非凡,五彩缤纷的烟花在夜空腾跃闪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营区外万家灯火,节日氛围在绚丽多姿的夜色中瞬间弥漫开来。就在此刻,院内不远处只见以新兵大队大队长为首的一列队伍,正迈着整齐的步伐阔步向我们正在值勤的执勤哨位走来。进入到哨位警戒线后,大队长下达了一声“敬礼”的口令,他们竟然整齐地向我们这些新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哨兵同志,下哨时间已到,哨兵前来接哨,请你们下哨。”

    见此情景我们都很感纳闷,心想我们才上哨呀,怎么这么快就让我们下哨,是不是搞错了。但站在我们对面的是清一色的军官队伍,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可不敢有半点怠慢,匆忙间赶紧给他们还礼下哨。回到班宿舍,我们急着问班长这是怎么回事?这时班长习以为常地告诉我们说,这是部队过年的传统,通常大年三十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在队的领导干部都会分批次走向哨位,替战士们站一班“年夜哨”,目的是让战士们看看春晚,给家人打个电话拜个年,缓解一下战士们的思乡情绪。听完班长的介绍,我们才弄明白“年夜哨”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一股暖流也顷刻涌向我们那些刚刚离开家乡的孩子们的心里。

    当兵第四年的时候我如愿考取了军校,成为了一名军官,之后在部队一呆就是二十多年,这期间绝大部分春节都是在部队度过的。这些年的春节替战士们站“年夜哨”的传统,我一直都保持着没有丢。在基层带兵时我主动走向哨位替战士们站“年夜哨”,当机关干部时我陪着领导去基层替战士们站“年夜哨”,成了直属单位的领导后,我带领基层干部为战士们站“年夜哨”。这一站就是二十多年,雷打不动。每逢过年,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把战士们的“年夜哨”给计划安排好,让战士们愉快地过好年三十这个想家心切的晚上。

    一家不圆,万家圆。站在新一轮除夕的边缘,我仿佛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年夜哨”岗位上。

                                     大拜年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自从穿上一身戎装,也就意味着要远离故乡,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就会更加思念远方的亲人。尤其是到了万家团圆的传统春节,战士们的思乡之情也将愈发浓烈。

    随着除夕夜的跨年钟声刚一敲响,人们通常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相互拜年,致以节日的问候和祝愿。而此刻身在军营的战士们,却要如同往日一样走上哨位,坚守执勤点、稳坐值班室,用自己最忠诚的守望,守护人们的平安幸福。

    年轻的士兵大多二十岁上下,他们基本上都是刚离开校园,随即进入军营的毛头小伙子,很少有出门在外的经历,尤其是离开父母亲在异乡过年,那更是前所未有的人生初体验。平日里这些小伙子看上去没心没肺,成天乐呵呵的,但真要是到了春节来临之际,他们的内心还是比较脆弱的。在部队带兵的这些年,春节期间我经常看见有些小战士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给家人打电话,或者翻阅家人的来信,完了然后悄悄地独自抹眼泪。尤其是部队在组织官兵观看春节联欢晚会时,看到有些节目情到深处,经常会有那么几个战士情不自禁地跑到屋外去悄悄哭泣。每次看到这种情形,我都会心生怜惜。 我是过来人,经历过兵之初的思乡苦,也在部队度过了二十几个思念亲人的新春佳节,对战士们这种独特的情愫体会深切。所以从军校毕业成为一名带兵人后,我一直坚持留在部队陪战士们过年,斗转星移,转眼近二十个年头一年也没落下。

    在直属单位当主官的这五年期间,我每年都坚持陪战士们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参加官兵们自导自演的文艺联欢会,带领基层干部走向哨位替战士们站一班“年夜哨”,尤其是每年大年三十晚上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我一定会带领基层干部,深入到连队、班排、哨楼和各类值班场所,给忘我工作在一线的官兵,还有来队探亲的军人家属登门拜年,给他们送去最诚挚的新春祝福,拉近干部和战士之间心与心的距离。

    时间长了战士们也都知道了我的习惯,于是一到大年三十晚上,大家都会争先恐后地要站凌晨十二点后的岗哨,因为他们都想着十二点之后,我一定会准时登上哨楼,逐一去给哨兵拜年。其实哨兵看重的并非我带去的一个表达心意的红包,他们在意的是那份浓浓的年味,还有那份深厚的战友情谊。有一次我上哨楼去给哨兵拜年,正在执勤的是一位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见我给他敬了一个军礼,并送上新年的祝福,小伙子激动得趴在我的臂弯里泪眼婆娑,说是此刻想起了他的爸妈,感觉就像在家过年父母亲看望他一般,心里特别温暖。我一边安慰他,一边拍着他的肩膀,祝愿他新年快乐。离开哨位时,小伙子给我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春节拜年的方式有很多种,唯独军营的拜年模式充满热情,令人难以忘怀,更给人与希冀和无穷的力量。

                                   斗春联

    写春联、贴对子是我国独特的一种节日文化,历史源远流长经久不衰。而军旅对联,是众多军旅文化中的一朵小花,在举国同庆的日子,大红春联与绿色的军装相映生辉,成为军营迎新春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绝大部分的春节我都是在军营度过,也亲眼见证了军营写春联、赛春联的很多趣闻轶事。每到春节临近,这些年在部队与春联的记忆就会在脑海里呈现开来。每次回忆,都如打开一坛陈年老酒,在年夜里慢慢品味,越喝心越甜。

    还记得我刚当兵入伍那年,在新兵连过第一个春节,当时为了营造喜庆热烈的节日氛围,让新同志过上一个温馨、祥和的新春佳节,新兵连的领导倡导各排坚持以低碳环保、勤俭节约为原则,让官兵们自己动手写春联、剪窗花,布置节日氛围。我当时在新兵连二排六班,排长是吴国森,班长是夏春雷,他们俩的字都写得不错,但他俩都比较低调,受领任务后不是急于表现自己,而是了解排里的所有新兵有无会写毛笔字的同志。到最后问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会写毛笔字的,无奈之下我只好毛遂自荐,因为我在老家还真有过几年写春联的经历。

    年二十九那天上午,篮球场上摆了六张大长桌,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摆放整齐,只等六个排推荐写春联的同志上台挥毫泼墨,一比高低。显而易见,这次各排写春联无形中就是一次比赛,不仅要看哪个排的毛笔字写得好,还要看谁的春联内容更富有意义,当然还得看哪个排现场组织的更严密。说到底,其实当时就是一场“斗春联”的赛事。

    部队尚来推崇“有第一就争,有红旗就扛”的传统。既然是“斗春联”,那就得赛出水平、赛出结果来。为此各排都高度重视,大家群策群力为“斗春联”做准备,哨声一响,磨墨的磨墨、裁纸的裁纸,场上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主角还得是执笔写春联的那个人,因为有时间规定,还不能抄现成的对联,对联的内容必须由执笔人现场思考,然后现场迅速书写完成,所以说当时对执笔人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至今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比赛的时间为一个小时,需要独自完成六幅对联的构思和书写,而那天我算发挥出色,在半小时之内就结束了“战斗”。赛事结束后经过十几个评委的集中评审,我一举拔得头筹。评委们一致认为我的毛笔字并不是写得最好的,但我的对联内容最符合对仗和押韵要求,并且与部队建设结合最紧密,我拿第一名当之无愧。当时我写的一幅对联至今记忆犹新,上联是:彭城卫士心怀赤胆忠诚图报国,下联是:钢铁男儿甘洒满腔热血守平安,横批是:准备打仗。比赛结果宣布后,全排的同志都围着我欢喜雀跃,像是打了胜仗归来似的,兴高采烈地把我高高地抛向了空中。

    如今想来,那种纯粹的快乐真的是太难得,无论时光如何走远,但每次想起在军营“斗春联”的往事,都觉得有如阳光照在心房,心里暖暖的。


                                      饺子赛

    军旅生涯中难忘的记忆有很多,比如实弹射击的激动,野外驻训的兴奋,比武竞赛的热烈……每个人的快乐记忆各不相同,有大有小,而我对入伍那年春节,在新兵连包水饺比赛时的场景,却是情有独钟,久久不能忘怀。

    俗话说:“大寒小寒,吃饺子过年。”众所周知,饺子是北方人年夜饭桌上必不可少的食品。在北方,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全家老小一起包饺子。就连北方的部队也是如此,过年包饺子那是一项必选科目,不仅要包饺子,而且要组织包饺子比赛,赛出作风,赛出成果,赛出口味来。

    我的老家在江西上饶,应该算是个南方兵,而部队驻扎在江苏徐州,按地理位置来说长江以北的地方,以北方生活习俗为主。既然部队驻扎在偏北的省份,那过年就得沿用北方的风俗,过年包饺子、吃饺子也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内容。而部队的官兵来自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不同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在喜气洋洋的春节,在一张张包饺子的案桌上碰出了很多有趣的火花。

    刚进入腊月我们班就接到排里的通知,说是新兵连要在大年三十举行迎新春“包饺子”比赛,让各个班提前做好准备,实在不会的同志可以找时间去炊事班学一学,别到时候给班排拖了后腿。接此通知后,我们既觉得好玩,又觉得有压力。好玩的是从未听说过还有包饺子比赛,而压力来自我们班会包饺子的也就三个安徽兵,真要比赛肯定会吃败仗。受领任务后,班长就给我们下达了死命令,让我们课余时间全都去炊事班帮厨,目的是偷师学艺,反正比赛必须拿名次。从那天开始,人家班里一有空就出小操搞器械训练,而我们班只要有空就跑去炊事班帮厨。为此炊事班的同志很感激,还专门将我们班的事迹向新兵连的领导作了汇报,周末点名时新兵连领导特意表扬了我们班放弃休息时间,主动出公差帮厨的典型事迹。

    大年三十的上午正式比赛,那天的场面非常壮观,操场上摆了十八张拼凑而成的案板,案板上整齐摆放着面粉盆和擀面杖等工具,而全体官兵一字排开列队待命。新兵连大队长作完动员讲话后一声令下,各排各班人员迅速找准各自的位置进入角色。一时间操场上面粉纷飞热火朝天,再看看我们班,不愧是经历过学习培训的,一上场就看出了训练有素的基本功。在班长的统一指挥下有的和面,有的拌馅,有的擀面,有的包饺子,分工非常明确,配合非常到位。不到一个小时,我们班就大功告成,把所有的面粉和饺子馅全部用完,一共包了一百零六个饺子。再看看战友们包的饺子,有传统的长饺子,圆饺子,更有我们独创的帽徽饺子,盾牌饺子……各种各样,漂亮极了。

    比赛结束后,我们班在预料之中拿下了迎新春包饺子比赛的第一名。其他班的同志看了我们班包的饺子都投来羡慕的目光,纷纷夸我们班是“包饺子大王”,而我们班新兵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