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胡曙霞(杭州):来不及了

2019/2/6 9:02:00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361

 

   “妈,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晚饭家里吃。”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他的语速急切而热烈。

   “啊?晚上回家吃?怎么不早点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电话里的母亲,一连串“来不及”。他的心,一点点沉下去。时光里的母亲,模糊且遥远。难道她只在乎寄回去的钱吗?难道她从不渴望见见我的人吗?

   车子爬上陡坡,村庄从视线中跳出来,它像一株古老的植物,带着岁月的气息,又宁静又安详。

   母亲在灶台前忙碌,她掀开锅盖,浓浓的香味长了脚似的,一股脑儿地奔向推门而进的他,又长了一双手似的捏着他的鼻子不由分说地灌下去。他险些被满屋的浓香绊了个趔趄。

   父亲呢?戴着老花镜,坐在一张小矮凳上,认真地搓着汤圆。小小的汤圆,密密麻麻,一溜儿排过去。父亲的头颅低低下垂,如此专注,如此认真,是在完成世上最伟大的作品了。

   “爸,妈,我回来了。”不知为何,他的声线颤抖,语句哽咽。

   他们抬起了头,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花白的头发闪闪发亮。

   “快,快,鸡汤刚刚好,汤圆也可以下锅了。”父亲和母亲忙不迭地招呼。一双筷子,一碗米饭,满桌子的菜肴,变戏法似的端上来。

   “自家养的鸡,味道纯正着呢。你在外面吃不到。”母亲坐在灶膛前添着柴火说。火光一闪一闪,扑上她的脸颊,深刻的皱纹,在温暖的灶火前毫不留情地披露。

   “自家种的青菜,不打农药,香甜着呢。”父亲站在灶台前,一手托着篾筛说话,一手赶鸭子似的把汤圆拨弄到锅里。汤圆“噗噗”地跃入锅中,像尾尾生动的小鱼。雾气袅袅,模糊了父亲的镜片,他费力地望着沉浮不定的汤圆。

   “爸,妈,我只是回来吃个便饭,你们何苦要做汤圆,炖鸡……这些,很费时间呢。”他咬着鸡翅膀,硬硬的鸡骨戳中心里的柔软,有什么喷涌而出。

   “鸡,养了许久,就等着你回家吃。你不来,我们舍不得杀。”母亲一边添柴一边说。

   “汤圆是你小时候的最爱。难得回家一趟,一定得做些给你尝尝。”父亲把汤圆裹上黄黄的豆粉,一边抖动着筛子,一边说。

   你们怎么来得及?他在心里悄悄地问。杀鸡、煺毛、开膛破肚、准备糯米、磨好豆粉、揉汤圆……这些,每一件小事都需要很长时间,不花费时间,是完成不了的。

   他一边咬着香甜的青菜,一边嚼着糯软的米饭,一边回想,母亲一迭声的“来不及”。一些深深浅浅的明了,浮浮沉沉地撞击他的脑海。

   “来不及了。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们,我还准备多杀几只鸡,让你带回去。现在只准备一些临时的东西,待会儿装到车里去吧。”母亲的声音像头顶上橘黄的灯光,温暖,柔软,平和。

   临时的东西?还准备了什么?他吃了一惊!吃完饭,父亲把让他带回去的东西一样样地搬出来。小山一样的食物,沉甸甸。

   “这是刚晒的番薯干,可好吃了,软软的,甜甜的,带回去给孩子吃!”

   “这是刚从地里拔来的青菜,白萝卜炖排骨很有营养,油冬菜刚刚甜,芥菜可以炒饭。”

   “这是自己家的母鸡下的蛋,一共两百个,路上小心点,别磕坏了。”

   “汤圆已经放在袋子里装好,自己腌制的酸菜给你也捎上一点,两袋自家种的大米别忘了。”

   ……

   母亲絮絮叨叨,一转身,跑到鸡窝,家里剩下的最后一个鸡蛋,一个还带着温度的鸡蛋,被她塞到袋子里。

   小小的屋子,父亲和母亲为他准备的东西,小山一样。它们被一样一样搬空,一样一样装到车子的后备箱。

   老屋,瞬间松垮下来,空荡荡的,更旧,更沧桑了。

   父亲和母亲搓着手,不停地念叨:“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否则可以准备更多的。”他们喃喃自语,恨不得把这老屋,把自己也装进袋子里,一起随他的车子去才觉得安心。

   此刻,他才算真正懂得了母亲的“来不及了”。泪水长流,车子里的单曲反反复复地播放《常回家看看》。再不常回家看看,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怅怅地想。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