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仲其凯(宿迁):生命之河

2019/1/10 19:19:4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680

   我出生在沂河畔的一个小村庄。听前辈讲,在很多年以前,黄河侵泗夺淮河,新沂河两岸几十万公顷耕地成为泗、沂、沭河下游的洪水走廊,给老百姓带来深重灾害。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代人对新沂河的不断修善和改造,水患危害已降到最低点,粮田、水域种植、养殖等条件也得到明显改善,如今的新沂河已成为沭阳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荡起双桨,划着小船,在碧绿碧绿的沂河上行走,那荡漾开去的柔波是那样的恬静、委婉,使人一面有水阔天空的遐想,一面又憧憬着波澜壮阔之境。呼吸着清新空气,观赏着两岸的无限风光,美不胜收。河面上鱼虾跳跃扩散的涟漪,骄阳似火下阵阵翻滚的麦浪散发着阵阵清香,偶尔有野兔野鸡野鸭等从麦浪里钻出,穿梭于田间地头、田埂小道,两岸几十上百种花草树木在微风吹拂下点头微笑,肌如白雪、长发飘飘的青春美女时而戏水,时而在河边行走,嫣然回头一笑,吸引多少过往行人的目光,许多种植养殖户农民临时搭建的小屋和大棚,成千上万只鸡、鹅、鸭等时而在水中畅游,时而在岸边奔走,形成一幅幅美丽壮观的乡村画卷,令人流连忘返,如痴如醉。

    虽然长年在外地工作,但因为老家紧靠沂河淌,偶尔回家,还能目睹和感受那里的风土人情和自然风景,过去的陈年往事也经常忽隐忽现地展现在眼前,浮现在脑海中,触动着我的心灵,常常让我回味无穷,感动不已。

   我老家就在新沂河沭阳段城区北面的龙庙镇赵庄村,老百姓都说是沂河北,走大路一般要经过沭阳沂河大桥有15公里左右,走小路只要翻过沂河两个大堆,只需走5公里路程就到了。过去因为生产生活条件差,交通工具简陋,大家赶沭阳一般都走小路,有步行的、骑自行车的,还有开三轮车一家老少几个的,悠哉悠哉,乐此不彼。新沂河一般在夏季和秋季就会涨水,简易修建的小桥会被大水淹没,这时人们只能走大路了,每逢春季和冬季,大水就会退去,人们又可以通过小桥到沭阳县城,这也许就是“沂河淌”的由来吧。

    父母在世时,说我的命是从沂河淌捡来的。那还是我8岁时候的一天上午,不知是饿的,还是突然生病的原因,我不知不觉昏迷不醒,家人和好心的邻居都急得团团转,老家的“土”医生也束手无策。有人建议我父亲,把我放到草垛上,是死是活听天由命。那时正值80年代初期,我们家和许多人家一样,还很贫穷,根本就拿不出钱看病,更何况老家也没有像样的医生。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吵吵嚷嚷,父亲则一声不吭,默默地把我抱到一辆平板车上,亦步亦趋地往沭阳走去。那天父亲怀揣家里仅有10几块钱,他明明知道去沭阳大医院看病钱肯定是不够的,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一定要救活他的儿子。

    父亲平时沉默寡言,身体也体弱多病,可为了能挽救我的生命,他推着破旧的板车,上坡下坡,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艰难地往沭阳走去。当他翻过沂河北第一个大堆接近河中间小桥时,我竟奇迹般地醒来了,父亲放下板车,坐在地上,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乐呵呵地看着我,嘴里还不停地说:神了、神了……回到家里,父亲才松了口气,因为父亲心里明白,就是到了县城大医院,钱也是不够看病的。

   从那以后,父亲逢人就说沂河水神奇、神奇、太神奇了,他也叫我要永远记住沂河淌。其实现在想起,那时候天气热,我又没吃什么东西,可能就是中暑了,沂河淌绿树成荫,河水潺潺,气温适当低一些,我感到凉爽舒适,就醒了过来。

   说也奇怪,从那时开始,我就很少生病,感冒发烧都少有,尽管有点消瘦,但很健康,还当过兵,扛过枪,考上了部队院校,还做过20多年的部队和地方媒体记者。我的生命也恰似一条河,从一个农村青年到铁骨军人再到如今传播真善美、揭露假丑恶的记者,我默默的产生一种自豪感,因为记者代表的是社会的正义、责任和良知。

   有道是,最好的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我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再努力,静待美好的出现。多年来,在我生命的河流中,党的阳光照耀和雨露滋润伴随我的快乐和成长,自幼我就熟读“残阳如雪、江山如画”、“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等词句,全面理解“从南湖红船到井岗星火、从遵义城楼到延安窑洞、从八年抗战到三大战役的军歌嘹亮……”

   清清沂河水,悠悠沂河淌。不仅哺育了我的生命,还常激励我努力工作,好好生活,让我平稳度过许多险阻坎坷。我也决心让生命之河化成壮美的河流。

   多年来,在记者这个平台上,我在本台、省台乃至中央台播出新闻及专题2000多条,无一差错,获国家、省市级奖项20多项,个人撰写的文章还上了《宿迁日报》《新华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等,有少数作品还被录入《全国文学艺术家精品集》。不仅30多次为泗阳县南刘集乡残疾青年解决困难、帮助洋河新区老百姓解决劳务纠纷、给宿豫区民办教师追要工资、替宿迁高等师范贫困生解决学费、为10多名大学生解决就业实习等,还充分发挥军人情结,先后采访近百名现役军人风采、复员军人创业就业典型和老战士、老革命军人等,宣传不同时期军人的风采,改善困难军人的工作和生活居住条件,很多人还给我寄来表扬信和感谢信。

   近年来,沭阳县委县政府又对新沂河进行全面改造和开发利用,发展壮大新时代生态经济,沂河水清脆悦耳的涛声奏响了改革富民的最强音。不管工作如何繁忙,我都时刻关注着沂河淌,用手中的摄像机和纸笔记录下沂河淌发展和变化,并向外界宣传推介沭阳沂河淌发展巨变的韵律。

   时间正如沂河水一样流淌,沂河已成为我的生命之河,无论我人在哪里,身在何处,耳边仍然会时常响起沂河水的阵阵涛声,沂河淌温婉秀丽的画卷经常在我脑海里浮现。对沂河淌的记忆,就像是根的记忆,是家的记忆,刻骨铭心。

   进入新时代,舒展新豪迈,在我生命的河流中,仍需鼓起信仰的风帆,燃亮理想的火炬,走好人生路。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