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周铁钧(辽宁义县):江南雪

2018/7/28 16:59:5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431

   江南落雪,多先涌来团团浓云,下一阵绵细的冷雨,待云絮漭漭汇聚、混沌乌灰,才轻轻扬扬飘起雪花,不一会儿就密密匝匝、粲然蹁跹,似步琼踏玉的淡妆少女,纯情脉脉,在纷飞柔絮里尽展婉约浅韵、洁雅妩媚。

   雪落乡间,炊烟流雾不再升腾,而是环着竹林、茶园、梯田缭绕,崎岖嶙峋的山间小道,上陡下伏的石板村路变得滑坦、舒缓。随坡错落的青檐瓦顶,覆雪矩形,仿若一幅幅平铺的巨大方宣,素雅缟婉。忽有几只麻雀飞落,扭动脑袋四周端详,或许它们就住在这里,现在“大雪封门”了,忽有风掠过,雀儿惊飞,青瓦白雪上,留下一行行爪印,细碎如瓣……覆雪的江南,入诗是一阙意韵致雅的吟咏,入画是一幅赏心悦目的丹青。

   潇潇细雨,让江南妖娆俏丽,飏飏白雪,为它装扮出绝美容颜,雪落楼群,一幢幢立体轮廓更加棱角分明,美若超大积木的叠装组合;落入古巷,为石板巷路铺上松软的地毯,把青墙鳞瓦、翘檐老屋衬映得轻涵若素、沧桑流韵。

   温润如梦的雪,临风随缘、洒逸轻盈,让城市的气色倍加焕发,迎接飘舞精灵的姗姗到来。广场上、公园里,赏雪、拍雪、玩雪的人声喧沸,大家几乎都举着手机,把“雪”的影像收进内存的同时,脸上也绽开期盼已久的笑颜,在动感轻扬的雪中舒展身心、放纵自我,与清寒缠绵、与飞絮共舞。

   临街商家纷纷涌出人来“扫”雪,手中的工具是塑料笤帚、撮子,甚者拿着文件夹、硬纸板,号称“扫”,实质是享受一场与雪的亲密接触。“扫”过的地方,大多会“坐”起高高矮矮个雪人儿,偶尔还撞见一头“白熊”、一只“企鹅”。有了雪,人们有了富于童心的别致情趣,气候有了环环紧扣的完美链接,季节有了不缺项的慷慨馈赠。

   雪絮悠悠、寒风瑟瑟,许多人家却推开楼窗,眺望雪舞长天,感受风吹雪声,听晶莹韵律。雪舞飞花,多少居家老幼团聚,煮酒论雪,谈一桌天象说古今雪事、吟一首雪赋在记忆深藏。

   2017年底,我去江苏徐州窑湾古镇游览,从酒店出发时仰头望望,天色有些迷沌,稀稀落落掉起雨点儿,到了京杭大运河岸边,开始飘雪,碧如玉带的河道像飞来亿万银蝶,徘返散聚、清姿款款。

   扶栏凝望,水面淡雾蒙蒙,雪花悠悠荡荡地溅入鳞波,有些像电子屏幕光影流韵。忽然,贴水面掠来一只白鹭,它盘旋几圈,落在一条船头,收了羽翼,单腿直立,扭动长长的脖颈四顾……突然,水中黑影一闪,吓得它趔斜炸翅,垂喙细看,是游来几只沙鸥,好似滑动在玻璃板上的电子玩具,有的把脑袋“犁”进水里,只露覆白的脊背,不一会儿扬出头来,衔着一条挣扎的小鱼。

   远眺对岸,山影迷濛、旷野披素,窑湾镇隐现在飞絮中,如幻似影。倚雪静听,似乎天地都在喃喃轻语,款款相诉。走过玉砌翠垒的拱桥进到镇里,徜徉在唐代的石街、宋朝的城楼,青砖黛瓦、雪花在斗拱飞檐间肆意穿梭,把一座曾漕运通衢、商贾云集的古镇映衬得雍清素容、静动有序。

   走进驰名江浙的苏镇扬会馆,曾乡党聚义、怀远思旧的遗址,如今院中已建起亭榭楼阁、雕栏碧池、假山茂丛,浑若皇家御园。停步池边,雪花垂粼溶波,引得一群锦鲤悠悠浮来,扇尾轻摇、圆嘴噏合、吞雪吐水,一副甜滋滋的样子。池岸竹丛青叶萧峻,竹节裹起微雪,似羽绒缠绕,让人生出一丝暖意。

   几日后,抵临杭州,又遇大雪,飞絮茫茫中西湖游人如织,气象弥沌的湖面宛若硕大的蓝镜子,雪仿佛不是从天上落下,而是湖波抖出的细碎绒花,荡落孔桥、飘向树梢、飞上迷濛的天空。覆雪的断桥冰洁玉砌,远远望去,长长的苏堤好似“白蛇”再世,蜿蜒湖中。堤岸高大的苦楝树枝桠托雪,如一柄柄玉琢琼枝,佯徊在纯净天地中的游人,成了一块块流动的斑驳。

   步出西湖景区,途经知名杭州的蔡官巷,这条自宋代就官宦、商贾世居的古巷,在漫天飞絮中韵致娴素、苍练安详。踏着松软漫步,有几处朱门宅院是“文物保护单位”,青瓦飞檐的士绅富豪,名臣重宦故居,曾几度车马喧哗、熙来攘往,此时却物冷寂寥、萧瑟苍凉,墙壁上的爬山虎披霜挂雪,筋茎微微搏动,似古巷苍老的脉管。

   深望巷街,静若廊谷,几家窗口吐出袅袅白雾,如烟似帛,偶有花伞缓移,让人觉如徘佯童话、流连梦幻。古巷的雪,似乎专为远程游人飘落,来洗刷浮躁、倾纵心绪、滤验风情。

   广东、广西等沿海省份极少降雪,冬季多结严霜,当地人称“白头霜”。一年冬天,广州“白头霜”结得厚了些,有人收集起来竟堆成“雪人”,虽只有半尺多高,却也有鼻子有眼,冰冰地、胖胖地坐在石阶上,拍照发到“朋友圈”,即刻疯传。

   此时,农人会荷犁吆牛走进田里趁寒犁地,把冰霜翻到底下冻死害虫。日出老高,霜也化了,就回来捣碓。捣碓是将糯米浸泡、滤水,倒进碓臼捣成粉末,筛米粉落下一层洁白,人们戏称“筛雪”,米粉蒸糍粑,热腾腾、白生生地端出笼屉,号称“雪球”,人们用寓意称呼,流露对雪的眷慕、期盼。

   2018年1月,广东韶关、清远等地真的下雪了,像白天鹅抖动翅膀,悠悠散落薄柔轻巧的羽毛,漫天飘逸灵秀,天地一片窈窕。

   韶关南岭国家森林公园,遍布丹霞地貌的赤壁红岩,挺拔艳秀中披上洁白,犹如素衣仙女,美不胜收。誉有“广东屋脊”的石坑崆群峰,连天接壤地生长着高大的蓝松,到了冬季,它针叶的色泽会变得翠蓝淡粉相间,茂密的叶桠托着皑皑白雪,浑如大美天成的玛瑙镂雕,密林从中的箭竹、铁杉、红椿、白桂等植物、树木披冰挂、裹雾凇,似天宫玉树琼枝,梦中童话仙境。

   隐在石坑崆山岭深处的“八大瀑布群”尽失碧流溅翠,飞泻的水帘被冻成长短不齐的冰柱,洁如美玉、润似羊脂,冰柱尖端仍有细流垂滴,淌入覆雪的沟谷,洇出一条涓涓清溪。沿沟壑举目远望,漫山遍野雪影迷蒙,常绿植物隐现峰头,薄雾像一条条丝带,缭绕在美如画轴的斑斓景色中,大自然把“幽峡、飞瀑、碧潭、奇石”著称的岭南奇观,打造成了秀丽曼妙、晶莹剔透的巨大冰雪盆景。

   江南雪,为世界披一袭素妆,掩千峰如笋玉、覆万树似琼花,赏不尽清新雅韵中的千般妩媚、万种风华,让人惊叹大自然的妙笔神工,渲染出一卷大美写意雪江南。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