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散文作家十人谈】何述强:虚假的散文是没有力量的

2018/4/26 8:24:08      来源:中国作家网      人气:772

散文是在自己的经历、见闻里淘金采矿,散文必须写自己的感受。人的感受里藏有无边无际的世界,可以发生很多故事,想象很多情节。但自己的经历、见闻必须是真实的,若有部分虚构,我接受不了。我也无法容忍自己这样做。小说情节虚构是艺术,散文事例虚构便是虚假。虚假是没有力量的。举个例子说明,写散文就像睡觉,床铺、床上用品、人,必须是真实的,但梦可以进入另一种境界。睡梦中的动作可以千奇百怪,梦呓可以混乱不堪。当然,我们更希望看到梦中人微笑。

古人说,思接千载,神游八极。想象无极限。好散文一定需要想象。杜诗云:“思飘云物动,律中鬼神惊。”两层意思,一个是想象的力量,想象可以让云物飞动,万类生春。二是对语言韵律的追求,具有高度审美性的语言可以让作品获得艺术的魔力。也就是老杜说的,让鬼神惊恐。想象力、审美的语言是好散文的两个重要标志。

关于散文写作,我有“三物论”。简单说,第一、体物入微。对生活必须有细致的观察与发现,这是写好散文的关键所在。“幽微入于博通”,只有入微,才能“通神”。才能有所得。不要为写作而写作,要为发现而写作。发现让自已惊喜或者恐惧的事物,并且这些事物能够点燃我们写作的火焰,这可能就是生活通往文学的接口。你光发现了,但是你不想写还不得,你发现了,哟,这个要写出来,太好了,你有一种叙述的强烈冲动,这个是很重要的。发现之前没有被发现过的东西,这东西能触动更久远的想象和回忆,能让我们突然若有所悟。

第二、随物赋形。“随物赋形”体现了散文自由潇洒、变幻莫测的特点,也提示我们散文应该怎么写。经过观察和发现,我们能够穷物之妙,得物之韵,然后怎么写好一篇好散文?给这物赋上怎么样的形?这也是写作比较困难的事,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事情,需要长期的积累和摸索,需要种种经验。一件小小的事物可以用几句话写出来,兴致一来,可以写几千字,几万字。但是,一行字,一百字,一千字,一万字都是散文。这形状就是我们赋予它的,面粉和泥团在我们手上,我们爱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适合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刻意拉长一篇文章,也不要刻意地压缩。我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专业散文家写的东西,也从内心抵制各种散文专业会议。散文刊物我几乎不读。散文界内部形成的那种内循环只会把文学萎缩化和侏儒化。散文太需要杂取种种,随物赋形,其气与天地游,灵活万端迁流不息的世界几乎不允许这种文体作职业化的停留。”现在仍然是这个观点。

第三、超然物外。这个词语是想说明散文与现实的关系。散文可以写当下现实,写离自已近的东西,但作品要获得生命,必须要有超越现实和生活的想象和情怀。“行世间事,无世间意”,这是佛家妙理,同样适于散文。作品呈现的气象必须跟现实生活拉开一段距离。是对现实生活的精致提纯。这就是我说的“超然物外”。我们要活得超然物外一点,敢于面对苍穹狂笑,有李白那样的诗篇,首先要有李白那样不羁的气度。我认为某些时候或者大多数时候,文学是我们头顶上的月亮和星星,是不能太跟现实粘在一起的,人可以忠诚地站立在大地上,但仰望星月是我们作为人最高贵的行为。文学对现实的意义不在于文学跟现实融为一体,如胶似漆,而在于给现实提供抑制的元素,一瓢冷水、一记耳光、一段横空出世的人性的秘密、一种语言的扭动行为,让现实突然惊醒,进而反思。我们仿佛提供一面镜子,美丽和丑陋的人都来这里照照,然后自已反思,文学要和现实拉开一定的距离,太贴近现实就会被现实吞没,保持对现实的审视才是作家的正确态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