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田福民(靖江):一片海

2018-4-16 18:23:46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341

1、
    我对海的幻想多于真实之海。睡梦中常出现海,可能是我不会游泳的缘故,我在梦的海里,被浪裏袭,被黑压压的海水吞噬,最后被海无边的阔大吓醒。海之于我就是恐惧,就是死亡。

   第一次看海,是在前几年去崇明岛的车上。汽车行驶在东海大桥上,车窗外就是海。近午的阳光打在海面上,海面泛起微微的波澜,一点没有梦里海的凶险。海象一个身体健硕的男人,温温顺顺,看上去不具男人的彪悍与威猛。或许这又是海的表面,它的能量是暗藏的,平常时候不会显露出来。海面上有巨型的风轮,同行人说那是用来发电的设备。海面起风时,风通过风轮转化成电能。可以想象,那要是怎样的风啊?是“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风,是“大风起兮云飞扬”的风,是“珠帘暮卷西山雨”的风。在那样的风里,我是会躲避不及,掩首伏地的。海好象是善解我意,把最温柔的一面展示给我,一个有超凡能量的人,却常常是平和的、谦虚的,所谓真人不外露。

   海不单一,它的内涵是丰富的。它既可以很豪放,也可以很婉约;它既可以很粗野,也可以很精细;它既可以很喧嚣,也可以很沉静。它能屈能伸,能收能放。这是海的魅力!海有“大海”之名,大是博大之大,大是伟大之大,大是宏大之大。我要去的崇明岛,是海中的一块陆地。岛是大海露出的胸膛,展现海的责任,海的担当!崇明岛村落有致,植被丰茂,田园秀丽,人蓄安详。从上海之城遥看崇明岛,如人间天上;从崇明岛回望上海之城,似天上人间。岛是海的岛,海为岛的海。假如没有岛,海是怎样的海?假如没有海,岛将附之如何?即便是乘船,人也不可能真正地触到海,而登岛是真真切切地与海的零距离亲近。类似于“不到长城非好汉”,如果不登岛,对于海,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海之后,有了期待。
 
2、
   一木为树,两木为林,三木为森。森,树众也。

   森林,除了树还是树,前是树,后是树,左是树,右是树,是树外有树,举天是树,满地是树。

   森林,是树之海,是林之海。

   无论是周年幼树,还是百年老树,树给人的感觉就是踏实、可靠。树不会耍诈,树一是一,二是二。树有年轮,年轮不欺,有一年就一年。乡下老家,那时父亲身体还好。老家住宅周围植有树百十棵,言讷行敏的父亲喜欢摆弄那些树,春来为树培土,秋来为树剪枝。有了这些树,父亲特别满足。父亲用它来做家具,造房子。我家的房子,父亲就是用宅基地的树做门窗,门前那棵炮桐树,做成了房子的大梁。

   完全可以想象,大片的林海,那有多少的树,要做成多少的家具,造起多少的房子?那一年,北方的一个森林一场大火,新闻上火光冲天,树成枯焦的图片,让人痛心疾首,大火烧掉的是华丽惊艳的家具,烧掉的是美轮美奂的房子,且数量巨大,无法估算。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森林支撑起一个国家的尊严与自信,它象粮食一样,一个担负外表的装饰,一个主承内里的充实。森林是有延伸价值的,十年树木,十年之后,天地焕然一新。

   去林海,听涛阵阵。那声音,如大地深厚的呼吸,沉着、厚道。它不是靡靡之音,绵软无力。如父亲的声音,如常年劳作于田地的乡亲的声音。听到那声音,我的心里也跟着踏实。只有树才能发出那样的声音,只有我的父亲乡亲才能发出那样的声音。然而,树是多难的,如同我的父亲乡亲的多难。

   在相当长的时期,树是被砍伐的。人们拿着巨斧,操着利锯,去砍树伐树。树伟岸的身躯倒下,似一座山的訇然倒塌,是有违天道的叛逆行动,是一个忠厚性情悲壮的落幕。树倒下,也发出了沉着、厚道的声音。树没有怒吼,也没有呐喊,它相信,天会听到,地会听到,正道的人也会听到。总有一天,被砍伐的树,还会长出新的树来。
森林还是森林,林海还是林海。
 
3、
 
   总以为“人海茫茫”是最富诗意的表述。

   象站在某个高地,低眼处便是人海,你便是仁慈博爱的救世主。芸芸众生,熙熙而来,攘攘而往,为生为死,利来利往,终是苦也!你是众人的救世主,你又不是一人的救世主。救众人?救一人?救谁在先?救谁在后?谁可救?谁不可救?救一时?救永恒?诸多的问题,如何作答?你颔首、微笑,一念之间,沧海已成桑田,一念之间,容颜已经衰老。你的眼里有众人,你的眼里无一人,奈何?

   你是人海之中的一人,一点。人在人海不知人,你在人海不知你。你在哪里?你仰望,天如此之高,高不可攀;你环视,人海如此之广,广不可测。无限短的距离,无限窄的空间。你呼唤,他在哪里?他呼唤,你在哪里?你所见者非他,他所见者非你。你走不近他,他走不近你。然而,你心里有他,他心里有你。你与他,天涯咫尺;他与你,天涯咫尺。人海之广无法窥测,它让你失落,让你惆怅,让你伤感。

   你的身体,在人海之中丢失。一个母亲寻找四十几年前集市上走散的女儿,几经周折,终于如愿以偿。当母亲将女儿搂在怀中,她应该庆幸,花费四十几年的时间,找回丢失在人海中的女儿,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你的灵魂,在人海之中丢失。类似的事,不是新鲜。我的一位亲戚,二十几年前,他常年在外跑业务,经常几月不回家,留下他的妻儿在家守望。他的妻子对人说,我的那人魂灵不在家的!有一天,魂灵不在家的人与朋友喝酒,趁着夜色,他送朋友出门,从此,他也消失不见。他的魂灵终于彻底丢失在人海之中,至今杳无音讯。丢失在人海中的灵魂,要想找回,就难了。

   一个人,总在人海之中沉浮、畅游,然后,回到岸边歇息。你离海而生,你离海而逝。千万人的人海,人海里的千万人,蔚为大观!
 
4、
 
   心海之深。

   智能机器人已不是稀罕之物,以机器人代替人,当然是人的聪明之举;用机器人战胜人,可能就是人的愚蠢之举了。机器人战胜了人,人将如何安置?好在,机器人毕竟还是机器人,机器人再高明,机器人再聪明,毕竟还是人的制造,是人造机器人,不是机器人造人,名词上的构造,是机器人,不是人机器。

    机器人的心海远无人的心海深。

   人心海如何深?是智慧。智力是可以量化的指标,智力等同于智商,是一个人聪愚的程度。智慧是智力的高一层,智慧包含了情感的因素。小聪明称为智力,大聪明称为智慧。一般人为小聪明沾沾自喜,而象爱因斯坦、牛顿、霍金思接千载,神游万仞,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人物,他们才称得上智慧。老子、孔子这些巨人的思想也是智慧;智慧不是一时之思,智慧思长远,思古今,甚至思苍渺的宇宙。

   是阴谋。所有的阴谋都是极端的利己主义。为权而谋,为情而谋,为色而谋,为利而谋,这里的权、情、色、利都姓私。阴谋与阳谋相对,是在阴暗的角落,在阴暗的心理所做的一种谋划。它象一把沾毒的剑,奇毒无比,人一旦中剑,便会中毒身亡,痛苦不堪。阴谋者都是小人,而小人却常以君子面世。他以光明之身,行阴暗之事。他是有些能量的,不为人识破。阴谋事成,即原形毕露,不可直视。

   是异想。异想是奇思,是幻想。异想是浪漫主义,是变不现实为现实。异想可以开天。人类文明是从异想开启。因为异想,有了一切的光,一切的声,一切的电,一切的火,一切的力,一切的光荣,一切的文明。异想者上天入地,揽月捉鱼,无所不能。异想者最强。异想可以见想见的人,做想做的事。异想者都是英雄,异想者都是伟人,异想者君临天下,异想者坐拥江山。异想者都是性情中人,异想者发扬善的善,异想者惩除恶的恶。天下太平,异想者如此异想。

   心海之深,玄奥无穷。所有的智慧、阴谋、异想都在转念之间,在瞬息之时,飘忽不定,捉摸不住。而一转念,一刹那,便是永恒。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