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步红(扬州 ):月明扬州

2017-10-19 21:55:57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170

   湛蓝的底片一帧一帧叠着叠着,青黛而幽邃的天幕缓缓扯起,你从幽溟深邃的瀚海夜空独步款款而来……月华清光醍醐般灌顶而下,一豆暗弱的神思从浩瀚的书海仰首膜拜……
 

   一弯鹅毛漂浮天河之上,不知等待谁来蘸墨挥毫;一弯细纱随风飘浮星河之滨,不知等待何人浣洗;一袭素巾被天风吹落天际,不知等待何人披拂……
 

   清光拂袖,让人总想起那个争论不休的话题“月亮到底是哪儿圆”来,其实,古往今来,天上一轮,关山同照,天下明月古今同,你我隔千里兮共流光,人生代代无穷,江月年年相似,何必争论月是哪儿圆,哪儿明?
 

   月明扬州莫非是扬州本土诗人张若虚和客居扬州的诗人徐凝等用诗歌炒作的走台秀?
 

   客居扬州十年以后,我深不以为然兮,或曰绝不,绝不不尽然矣。
 

   我们的天外近邻啊,扬州何以成为你低徊不已的栖居地,何以成为你神秘的恋乡?
 

   无垠的海,曲江的涛,广陵的潮,呼唤着你而来,呼拥着你而去。
 

   你,潮的信使,涛的讯息,诗的精灵。
 

   月之来兮,吹皱一城水……
 

   星垂平野阔,月涌广陵潮……流光回溯,始自西汉盛于东晋衰于隋唐的广陵潮,曾经蔚为大观,天下第一,独领风骚。回溯到2200多年前西汉大文学家枚乘所做的《七发》:“春秋朔望辄有大涛,声势骇壮,至江北,激赤岸,尤为迅猛。”“将以八月之望,与诸侯远方交游兄弟并往观乎广陵之曲江。”当时观潮的时间也与现在的“八月十八钱塘观潮节”大致相同,都是在中秋之际。但广陵是她与到访人间的最初驿站,且有诗文记述她与我们把袂相拥的最早印迹,因而诗赋里留下我国历史上最早歌咏广陵潮的记忆。当时身为吴王刘濞郎中的枚乘一定有幸目睹广陵潮,耳闻曲江涛,但限于当时人们的认知水平,他并未将潮汐与月亮联系起来,直到今天我们才知道中秋时节,月亮离地球最近,月球引力导致潮水最高最大。
 

   隋帝杨广已经将江面海滨的月影、花香、星光糅合成迷人的画卷,吟诵代表作《春江花月夜》精警的诗句,“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古来中秋以观潮为盛事,观潮催生弄潮行业,涌现弄潮好手——广陵弄潮女,南朝乐府民歌《长干曲》留下她泼辣果敢的身影:“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摇。妾家扬子住,便弄广陵潮。”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扬州月,广陵潮,人间盛景也。穷困潦倒的中唐诗人张若虚心中的明月不仅与广陵潮共生,而且与思乡,恋亲,孤独寂寞,伤别盼归,这汉唐文人心中的精神气象相得益彰,更有甚者,他还超拔于时人,借月传达了前人未曾言说的大境界,大气魄——个体生命虽短暂即逝,群体存在绵延不息,也即“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孤篇盖全唐”如斯超绝。
 

   今人读唐诗,犹存阙疑,“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人们至今弄不清“白沙”究竟是实指当时的江海相连处泛指的沙滩,还是特指古扬州的某个地名,今天扬州沿江地带还留有带“沙”的系列地名,如沙头,沙湾,白沙,施沙等等,不过离现在的长江边已有十里不等了。月亮原也爱躺着在沙里,慵懒无赖惹人怜爱。
 

   想来人们观月赏月,讲究的是取景采光,看重的是观赏的地理条件。在万顷浪涌波翻的海上,玉人凌波而来,飘飘乎仙子。广陵潮激荡纷乱,水流集聚回转,水势到处冲激,经此一番,明月怎能不清丽,焉能不澄明?
 

   广陵潮退出扬州舞台之后,毋宁说扬州月更还原了她柔美秀丽的女儿身。
 

   何妨坦言,唐朝大历年以前的广陵,襟江带湖连海,人工运河横亘其中,即便今天海已退去,可是扬州湖泊毗连湾头,池塘家家有,千家有水千种月。塘,沟,河,湖,江,共构一座偌大的水晶楼,惹得明月误以为到了海龙王的水晶宫。天上,地下,水里,月亮如观音千手,佛祖千眼,分身千万……在扬州,甚至家家拥有自家的明月,人人拥有自己的明月。人与月,谁不爱在如此清亮的水里照个影儿?“月浸平湖水不流,琉璃海畔水晶楼”“五亭烟水送归桡,谁拥冰轮上碧霄”“七子高风山对屋,二分明月水围花”,这么说来,这一轮明月浸在平湖,傍着烟水,依着花团锦簇,怎不迟留,怎不低徊?
 

   水,唯扬州得天独厚。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一首因桥而咏的诗流传一千多年,引动多少文人学者为之打了一千多年的笔墨官司,一场笔墨官司愈是没有定论,桥却因此而愈加闻名。酷似红楼未完,维纳斯断臂,留给人们的猜想历久弥新。
 

   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考证,唐时扬州城内水道纵横,有茶园桥、大明桥、九曲桥、下马桥、作坊桥、洗马桥、南桥、阿师桥、周家桥、小市桥、广济桥、新桥、开明桥、顾家桥、通泗桥、太平桥、利园桥、万岁桥、青园桥、参佐桥、山光桥等二十四座桥,后来水道逐渐淤没。桥虽不存,但桥名犹响。著名的桥梁专家茅以升先生曾在《文汇报》著文考证“二十四桥”,基本认同沈括的考证,唯二十四桥之繁华才能衬托出杜牧眼中的萧瑟,单单 一座桥何以尽显扬州的繁华呢?
 

   与科学界精确思维迥然不同的文学形象思维则对数字概念采取含蓄、朦胧、夸张的方式来表达,尤其在诗词中为说明事物的不凡、感情的激越,无须确指,只须模糊,甚至形象的“一”,可以丰满幽微,可以衍生千万,故而他们倾向廿四桥为一座单孔拱桥,如玉带飘逸,似霓虹卧波;且桥长24米,宽2.4米,栏柱24根,台级24层,处处都应着二十四;汉白玉栏板上彩云追月的浮雕,桥与水衔接处巧云状湖石堆叠,周围遍植馥郁丹桂:云、水、花、月,共构“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妙境。这样的桥只许一座足风流,譬如上海的地标东方明珠,冒出二十四处,就意兴阑珊矣。不如跟着诗人张祜享受“明月桥上看神仙”之乐。
 

   然而这“扬一益二”天下富足风雅的扬州,为水为桥做的美学意趣,又怎么能够不说呢?
 

   长虹卧于曲水,大虹桥,小虹桥,双虹桥,桥身与水中倒影毕肖一轮明月,“今夜方知二分月,清光一半在虹桥”。
 

   五瓣石莲花飘逸于瘦西湖上,“扬州好,高跨五亭桥,面面清波涵月影,头头空洞过云桡,夜听玉人箫。”何况站在小金山前,赏五亭桥十六圆月,水月妖娆,乃人间罕有其匹的仙境也。
 

   文昌阁——北京天坛的缩微版,纪录着昔日扬州作为天下文化中枢的荣耀,其实鲜有人知,文昌阁脚下淹留一座桥——文津桥。文津桥建于明朝弘治九年,取昌明文化求、取儒学为津梁之意,文昌阁是旧文津桥上的一座塔楼,三层楼阁与砖桥浑然一体,昔日匾书“邗上文枢”。今天随着桥下汶河淤塞被填平,桥已不存,但文昌阁却耸立扬州成为城市地标,冥冥中是扬州的宿命,是机缘巧合,更是扬州两千年赏月文化的必然。
 

   桥连着阁,亭临着水,台傍着桥,桥坐着亭,不知桥梁建筑史上,扬州是否首创,但看月明之夜,你沿阶拾级而上,随性小坐吹箫亭,亭前有平台,围以石座,清辉一泻,纤尘不染,清光空明,波涵月影,画舫拍波,淡妆素裹,吹箫弄笛,婉转低泣……天上的月华,船内的灯影,水面的波光融在一起,“天下三分明月夜,扬州十里小红楼”,“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月中歌吹让人怀想啊!
 

   桥上箫声,船上歌声,游人笑声汇在一起,此时咏诵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你定会为唐代诗人徐凝的精妙描写抚掌称绝。明月因其阴性特质,以其比附扬州风姿绰约聘聘袅袅的玉人再好不过了,她如同一块汪在水里的晶玉,粼粼的,楚楚的,望着你,你在桥上望着宛在水中央的她……徜徉箫声中的扬州月哟,荡涤心中一切的杂尘烦忧,赏月人恍惚化身为空明澄澈的月,只愿挟仙遨游,抱月长终,“踏来明月歌何处,倚遍东风路转迷”,“但求死看扬州月,不愿生归架六龙”,这等意兴,还能希求什么呢?
 

   暮霭深树,斜阳楼台。一枚“远波白玉”款款地走来,凝腻如脂,浑朴如玉,莫非和田羊脂玉琢制?莫非精细的扬州玉工雕琢?莫非她凝聚太多的朝晖与斜阳,洗濯过太清的涟漪与精气?或许她摇身变为《书经·禹贡篇》里的神秘贡品“扬州瑶琨”?或许她羽化倦飞的白鸟,贴着青苔、阶砌、池塘、垂柳、滩涂、蒹葭的迟留白鸟?她,太阳不死的精魂;她,人间唯美的恋乡,她究竟摇动多少文人雅士的记忆与情思?
 

   月亮城,已然成为扬州元素,成为扬州独特的文化,成为扬州人一份执著而坚定的情结;明月已融入扬州的诗歌,楹联,书画,融入扬州的地名,桥名,楼台名,融入扬州的血脉,气韵,灵魂。直至近代“二十景中谁最胜,熙春台上月初圆”,还我们一份唯美精致的幸福梦想;“二分明月楼”幽静别致,寄托着人们远离喧嚣和追求澹远的风雅;片石山房,藏一轮人造明月让我们领悟盈虚变幻。
 

   水,桥,楼台,歌吹,明月。
 

   月光为底色,水,桥,歌吹,楼台等基本元素勾勒摇曳生姿的扬州月亮文化。
 

   哦,今晚明明是弦月,怎么会变出三分明月?清寒潦倒的文人徐凝或许同我今晚一样,客居在管弦缤纷的扬州埋头看书,看久了,一抬头,酒旗如书简飘过眼帘,啊,明月竟然三分?哦?莫非徐凝跟我一样因苦读而假性近视?莫非“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这让天下人羡煞扬州的旷古奇绝的警句经过许多寂寞苦寒的煎熬之后,就这么熬制出来了。
 

   此时身处南门外运河入江迂回六七里的旧“三湾子”,虽然近代入江口已经建筑新型闸口,但是过去以弯蓄水减势,水面迂阔,水势平缓,水漫滔天,依然留有当年水势浩渺的痕迹。三湾处,湖连塘,塘套湖,湿地虽只剩不足千亩,但我们仍然管窥千年以前扬州的水域盛况壮观……今晚明月的三分重像竟然向我启皓齿露明眸?一千多年后,我真的窥见三分明月的些许玄而又玄的隐秘讯息?
 

   玩月,弄月,歌月,咏月,恋月,醉月,只怕今天的我们恐怕连抚掌的份儿都失却了,只可惜,只可惜啊!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今夜始信。
 

   月明扬州,今生始信。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