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蓉(泰州):竹林深处桂花香

2017-10-17 16:27:54      来源:江苏省散文网      人气:189

    学校车棚旁,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一根根挺拔的竹子,茂盛的叶子组成绿色的屏障,把车棚和花圃隔断开来。这些笔直的竹子是那么的娴静,优雅,它们自由生长,不畏严寒酷暑。饱含露水的竹子,焕发出勃勃生机,呈现出万千娇态。竹的美在于它的“绿”,绿得青翠,绿得清新,绿得脱俗。深吸一口,那份绿色便任性地钻进你的嘴里鼻里,青嫩甜蜜充斥你的感官,浊气尽退,顿感神清气爽。竹的美在于它的“雅”,它是郑板桥笔下的“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它是朱熹笔下的“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它是孙岘笔下的“贞姿曾冒雪,高节欲凌云”。如我有一块空地,定会种一片竹林,在竹林幽深处搭一间草屋,白日里在密密的竹叶下看书,听着幽幽的鸟鸣和风声。夜晚伴着竹香,泡一壶铁观音,一边品茗,一边赏月,想来就无限欢喜。穿过竹林,风一吹,竹叶上的晨露便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散落下来。落了一肩,一脸,轻啜一口,居然是甜丝丝的。

    在竹林边上,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兀自开放,沐着朝阳,在尘埃中挺拔,以一种孤婉转成一道风景。我极爱这些细细小小的花,清丽而雅致。虽是初秋,满眼还是绿色,深深浅浅搭配着,仿佛看见染布坊,一桶深绿配淡绿,再一桶翠绿配上豆绿,在风的伴奏下,叶子“沙沙沙”的回应着,像在低吟浅唱,又似呢喃细语。我俯身一看,绿色间夹着大片大片的雏菊,一地,一地,我看着这片再看那片,颜色就是白色,素洁清雅,低头嗅着,一缕淡淡芬芳钻入肺腑,仿佛拨动着心中那根尘封已久的琴弦。依着雏菊开着的是粉蓝色的小花,那种淡淡的,柔柔的颜色,像乖巧的小女孩身上软软的衣裙,透着奶香。像明澈的天空,有一片薄薄的、纯洁的云遮挡着。我轻轻蹲下身,静静地看着这片粉蓝,它们安静地盛放着,模样动人,我忍不住轻抚着这些让人柔到心底的小花,心也跟着颤动起来。

    阳光透过密密竹林的空隙,零零碎碎地洒在这些蓝的、黄的、紫的、白的花上,散发出迷人的气息。这些花没有名字,但是它们依然执着地开着,不辜负秋日的暖阳。它们的美丽从不为谁而绽放,只固守着属于自己的美丽与清欢。摊开手掌,一缕阳光,跌落我的掌心,碎如花瓣,瓣瓣无声却胜有声,仿佛诉说着自己的斑斓与坚韧。我突然被这缕阳光、这些花感动了,感觉自己如风中的蝴蝶,一朵花,一棵草,被这暖暖的阳光照着,轻柔的风吹着,身子变得轻盈,似要飞舞似的。

    一进办公室,香味儿便肆无忌惮地随风飘来,不断袭扰着我,这就是校园里的桂花香。深深浅浅,在薄薄的空气中弥漫,空气变得浓甜,让人不甚欢喜。我喜欢这种缠绵不绝的香,让人迷醉,像是大自然亲手酿了一壶甘醇的桂花酒,而我荣幸地被邀请酣畅。花,巧巧的小,粒粒的点,星星似的点缀于绿叶之间。颜色是米白色中沁出淡淡的黄。不惊艳,不妖娆,不媚俗,却馥郁芬芳,天香弥漫,沁人心脾。想起李清照写的桂花:“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想来她是爱桂花甚于爱别的花吧。我就这样伫立在窗前,同事见我站久了,笑着说:“喜欢就下楼摘一束,插在花瓶里。”我笑笑,没有说话。很小的时候,看见公园里喜欢的花儿,总是偷偷地采摘下来,回家插在花瓶,独自欣赏,可是没有多久,再美的花也会丧失生机而枯萎。母亲告诉我,美丽的花朵人人都想采摘,但是真正有涵养的人只远观而不亵玩。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太多,不可能把所有的美丽都占为己有,但是可以装入胸怀。长大之后,随着岁月慢慢沉淀,我渐渐明白,若喜欢未必占有,学会放手,也是一种爱。

    看着这怒放的桂花,突然想起不久前在餐厅吃的“白糖桂花糕”,那是我最喜欢的一种点心。秋天吃桂花糕正是时候,洁白如玉的年糕嵌着点点棕黄的蜜桂,装在素白的瓷盘中,缕缕白烟带着丝丝甜甜的香气,还没入口,心就甜了化了,我嗅着那浓而不腻的清香,迫不及待地轻咬一口,桂花糕的香气瞬间便透过毛孔弥漫全身,一任芬芳四溢开去。如若配一杯淡淡的绿茶,在甘甜爽口的醇香中流连忘返,人生是何等的惬意。

    外婆曾经说过她们小时候,每当桂花飘香的时候,就会收集桂花。收集桂花也是有讲究的。等桂花成熟的时候,要“摇桂花”。摇下来的桂花,朵朵完整、新鲜,如任自开自落,散入泥土,再被风雨吹成湿漉漉的,香味就会带着水气,做出来的糕点就不好吃,少了原本的甜香。桂花摇落以后,铺开,放在小匾里,晒上好几天太阳,晒干了,收在密封的罐子里,等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着用桂花泡茶,做糕点,酿酒,整个小镇的空气中也荡漾着清雅绝尘而又馥郁悠长的芳香。桂花的花期很短,当它飘然落下时,我记住的不是悲伤,而是欢喜。因为它保留下来的是经久不散的香气,是唇齿留香的食物,是纯洁芬芳的心灵。

    一花一世界,花开花落,原本是自然的事,留给我们的却是生命的热情和生活的无限美好。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