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郭万梅(天津):好想牵着您的手

2017-9-14 22:16:08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501

   圆圆的脸,细长眼睛,宽阔的额头,一袭中式旗袍,这是唯一留存下来有奶奶影像的一张泛黄老照片。

   小时候,我曾无数次趴在柜子旁深情地凝望奶奶,想与她说点什么,嘴唇嗫嚅着,竟滚下一串泪来……

   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奶奶的模样,母亲说“连我都没见过,就甭提你了。”

   在父亲十三岁那年,奶奶患了肺心病过世了,那时候刚刚解放,家家都很穷,奶奶积劳成疾,久病不愈。

   一个冰冷刺骨的早晨,奶奶吃力地扶着炕沿,一双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外,用微弱的声音唤着父亲的乳名,“妈妈馋鱼了……快去,逮两条来……”

   奶奶已三天不思茶饭,听说奶奶想吃鱼,父亲精神一震,披上棉袄,抄起工具直奔大河方向而去。可到跟前父亲傻眼了,心从头凉到脚。

   只见宽阔的河面上被一层厚厚的冻冰覆盖着,晶莹的河面在金色阳光照耀下,折射出炫目的光泽。父亲踩在上面,用铁锹叮当凿了几下,冰面上飞溅出细碎的冰茬,想靠近无冰面至少足有半米深呢!

   13岁的父亲自小念私塾,力气活不常干,费力凿了一阵儿仍不见动静,眼瞅着时间徒劳地过去只好作罢。父亲惦记着病榻上的奶奶,一路小跑飞奔到家,奶奶这时已紧闭双目停止了呼吸,她的丈夫和她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爷爷和大伯正在外面寻医问药没有回来,父亲没能让奶奶最后吃上鱼,心如刀剜,扑到奶奶身上嚎啕大哭……

   当父亲与我说起这段痛心的往事,内心竟翻动阵阵酸楚,心不由得针扎一样痛,小声哀叹着,为奶奶生不逢时感到惋惜。
就这样,奶奶在缺医少药的年代,悄无声息融入了泥土化为了尘埃。

   在我上小学时,放学的同学无不得意地对我说“我上奶奶家吃去,奶奶给我做好吃的了。”我眼巴巴望着她们背着书包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好生羡慕,我曾无数次地问母亲“为啥我没有奶奶?母亲苦笑着说,我也希望你有奶奶,如果我有婆婆帮衬着,也不至于你大姐辍学呀!”

   没有奶奶疼的缺憾一直搅动我幼小的心,以至于对我婚后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丈夫是婆婆的老生子,是爹妈的心头肉,所以我们婚后一直跟公婆一个锅里吃饭。可问题来了,婆婆家是大家庭,四儿俩女,当时都已成家生子,逢年过节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十分热闹,邻居都背后称我家为徐家大院。说心里话,在娘家,父亲就亲哥俩,母亲娘家离得远,父母又都是好静之人,刚嫁过去那阵子还真不习惯呢!

   过年过节自不必说,每到寒暑假,我们家就成了幼儿园、保育所。

   孩子们爱凑热闹,好不容易放假了,都奔奶奶、姥姥家来了,夜晚睡去尚且安静,白天可就热闹多了。

   男孩子调皮,用天津老话说“猴屁股搁把手”嫂子和姑姑家儿子俩人相差只一岁,小孩子没轻没重,手里棍子棒子抡起来混战在一起,刚还是晴天白日,一会儿就大哭小叫电闪雷鸣,婆婆急得团团转,不是哄这个就是呲那个。

   吃饭时堪称一幅景观,浮泱泱满满当当一大桌子,叽叽喳喳像小燕子吵食,那时我还比较年轻,还未修炼得心境清远高尚,不烦是违心说瞎话,可话又说回来,孩子毕竟是孩子,早晚要长大,总有懂事的那一天,他们在奶奶姥姥家有人疼,有人做饭吃,有人照顾着,多幸福呀!我奶奶去世早,姥姥又不常在身边,我没尝过奶奶疼的滋味,是我一生的缺憾。如今孩子们投奔奶奶姥姥家,我有什么理由剥夺孩子们享受爱的权利呢?换位思考后,我释然了。

   时光像蹒跚学步的顽童,一寸一寸挪动着她的小脚丫,掰着手指数着孩子们快乐的日子,伴着他们一起长大,一起成长,一起走过难忘的岁月,对于我而言也是生活组成的一部分,更是人生阅历一份宝贵的财富。

   婆婆公公对自己的晚辈是疼爱的,包括我女儿,亦是在爷爷奶奶温暖的臂弯里长大的。

   如今,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年长的几近不惑,孩子们感情笃厚,胜似亲兄妹,这让我感到欣慰。“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儿”百姓这句俗语不无道理。

   清晨,我被窗外鸟儿的翠鸣吵醒,侧耳聆听,远处隐约飘来稚嫩的童声“小树叶,做只船,呼呼呼,像枝箭,接奶奶,回家转……”

   听着这首灵动的歌谣,眼前一幅温馨的画面闪现: 圆圆的脸,细长眼睛,宽阔的额头,慈眉善目的奶奶牵着孙女胖乎乎的小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