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翁太庆(兴化): 三友相伴好度夏

2017-8-21 21:39:42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369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这是今年夏天的典型特征。入伏后,气温更是高得出奇,蚊子苍蝇都被热死了,只有知了在耷拉着枝叶的树丛中苦苦地叫喊:“热,热死了……”

   是的,气温太高,高得人不敢在阳光下劳作,高得午后你不敢见天,高得善饮者没了喝酒的兴致。

   午后小憩,我来到书房,刚推开门一股凉气迎面袭来,嗬,换季节了。

   泡上一杯茶,坐在书桌前,香气氤氲,杯中升起缕缕白雾,渐渐在书房内美弥漫开来,这香气钻进鼻中顿觉神清气爽,喝一口暑气全消。

   随手翻开桌上周作人的《雨天的书》,再读《喝茶》,边读边品茗,倍有一番新意在心头。平日大多数人喝茶,“却是喝清茶,在鉴赏其色与香与味,意未必在止渴,自然更不在果腹了。”有时“颇有喝茶之意,而未可许为已得喝茶之道也。”真正的喝茶,是一种享受,是与友人情感的交流,心与心的沟通,更是享受生活。那种饮茶,绝不是随遇而安而为之也。“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昔日周作人先生所提饮茶之法,在他那个年代,那种境遇,也许能成为常态,而对今人来说恐怕茶叶店早该关门了。朋友来访喝茶聊天虽有,但毕竟是偶尔,他所说的那种情形或许退休之后颐养天年的老人方可为之,而大多数人又是退而不休,谁有功夫去喝茶论道?恕我直言,只能是一场“尘梦”而已。尘梦难再,天堂可寻。

   有人说 “上有天堂,下有书房”,这句话很精当,我从心坎里认同。陋室天地小,书中乾坤大。年少时尽管生活条件很差,但我喜欢攒钱买书,可惜的是不少书已遗失了。我的书房里收藏的是我四十多年购买的上千册图书,种类较杂,我买书没有目标,只要自己合适的,对自己有用的我就买来读。当然人在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兴趣爱好,只要肯读,就会有收获。我买书不论贵贱,只要不是盗版的就行,因此精装的简装的线装的都有。这些书不仅陪伴我度过了许多快乐与困惑的时期,更重要的是增长了我多方面的知识。

   好长一段时间,我把“一个好的语文教师应是杂家”,当作是座右铭,是我努力的方向,为此付出了很多,结果是学而不精知皮毛而已,但又可以骄傲的说一句我懂的东西还真的比一般人要多那么一点点。这就是读书的缘故。

   宅在书房里,可以在书(包括电子书)的海洋里泛舟,采撷生活的浪花;可以随便翻翻,俯拾即是每片贝克都有五彩的光泽,开卷有益;你可以带着疑问向书本请教,再不行还有“度娘”在身边,为你解疑释难,人的知识就是在不断的生疑释疑的过中丰富起来的;你可以带着愉悦的心情去品读古今中外名人的杰作,体味人生的真谛,陶冶你的情操。这般神奇与美妙的书房,确实是人间天堂!

   我的书房除了书多,兰花也很多。书房里开着空调,地上放着台式电扇,随着电扇的转动,风姿绰约的兰叶随之起舞,你见了定会顿生爱慕之心。我为自己在高温前将兰花兄弟全都请进客厅和书房而高兴,室温26度最适宜兰花生长,六十几盆品种不一的兰花,在书房里与我一同度夏,人花相伴更相宜。

   室内放着兰花,既美化了环境也很养眼养身,更能养心。读书或写作的时间长了,我就搬搬这盆,摸摸那盆,看看是否干了或有无病虫害,这既有益身心,又活动了筋骨,真是一举数得。

   兰花是很有灵性的,它对你没有过高的要求,泥盆瓦盆塑料盆紫砂盆均可养,但是你摸不着它的特性,不是枯萎了就是只见其叶难闻其香。而你一旦掌握了其特性不仅叶索清秀,楚楚动人,还年年开花。很多时候,它就在你不经意时,悄悄伸出花葶,开出馥郁的清香,这时你才真正理解了兰花的高洁“不因无人而不芳”的品质。

   经过大量阅读养兰专著,多年的摸索探究,向有经验的人学习,不断总结自己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今天可以欣慰的说一句,我基本上掌握了养兰的方法,现在我家的兰花,一年四季花开不断,香气四溢。在书房兼兰室里放几曲民乐,泡上一杯香茗,手执一卷,高兴时还可以轻吟几句,那种舒适安稳的生活,就像陈年老酒一样醇香绵长。

   这个酷暑,我一点不感到燥热难耐,蜗居在书房却感到别有洞天,有兰茶书这三位好友相伴,我想不管这酷暑还是将来的严冬,都会如沫春风,书房是我的天堂。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