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刘艳梅(淮安):走近刘鹗

2017-7-12 21:33:2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392

   当“刘鹗故居”四个青绿的大字,透过车窗映入眼帘时,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那位把白妞、黑妞写得出神入化的刘鹗吗?数百年前,他生活在我现在所居住的城市——淮安,我穿过的大街小巷都可能留有他的足迹吗?
 
  带着满腹疑惑,我匆匆下了公交车,朝刘鹗故居走去。一色的青砖小瓦,古朴典雅。大门左手黑色暗淡的刘鹗故居标牌旁,并列着一块蓝色标牌,醒目地写着:西长街312号,却无法遮住黑色标牌的光芒。
 
  入门,便见浓密的翠竹,青翠欲滴,竹枝风中摇曳,沙沙作响,为故居平添了几许清幽。刘鹗当年是否也如这翠竹一样顽强不屈?沿青石板路,过天井,我向大厅走去。
 
  大厅是典型的清代建筑——青砖黛瓦,兽头滴水,山墙檐口处都有精美的砖雕。圆拱形顶部的抄手游廊,华丽优美。与向南的十八扇高大长格扇相辅相成,竟显清新典雅之味。迈进门槛,迎面墙上高悬“画杉大厅”四个大字,下面刘鹗画像。
 
  满目愁容的刘鹗,两弯浓胡下双唇紧闭,静静地注视着前方,身后的乌云如泰山压顶向他袭来,悲戚而压抑。一抬眼,画像左上角眉头提跋处写道:“棋局已残,吾人将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内千芳,人间万艳……”悲戚之情更浓,不忍细看。我忙返身向墙边走去,两面墙上十多幅图文字画,是刘鹗的生平简介。
 
  刘鹗(1857年—1909年)清末淮安人士。著名小说家、音乐家、医生、企业家、藏书家、古董收藏家、水利专家、慈善家。刘鹗还是太谷学派的传人。其“教天下”与“养天下”的思想,对刘鹗一生思想、行事及小说创作产生深刻的影响,形成了刘鹗独特的处世观——“以养天下为己任”。正是这救世济民之心,让天资聪慧的刘鹗成为一位智者和仁者!
 
  1887年郑州黄河决口,久堵不成。灾民流离,尸横遍野。新筑的郑州西坝又决堤了,黄河之水犹如天降,莽莽荡荡,一泻而下,泛滥了千里中原。朝廷震怒。无计可施时刘鹗毅然前往,还没走马上任就建奇功,由于判断准确,指挥得当,及时防止了西坝再一次决口。证明他“筑堤束水,束水刷沙”的治水理论的科学性,刘鹗被委以重任,缺口当年合龙。当地方上报治河有功名单时,刘鹗恳请用哥哥名字代替,以抚慰哥哥人到中年却没有中举之心,其仁爱之心让人敬佩。
 
  《老残游记》的出世更显其仁爱之心。1903年,好友连梦青因涉沈虞希的“天津报案”逃亡上海,生活无着,又不受资助。刘鹗想出用稿费救助之。“天津报案”是因天津《日日新闻》主持人方药雨而起,方药雨根据沈虞希提供的材料,把宫中之事揭诸报端,触怒慈禧,下令严办。沈虞希被害,方药雨、连梦青逃亡。如此大祸,一般人避之不及,而刘鹗却扶危济困,写书救人,把他生平所学、所见、所思、所想、所感、所悟、所悲、所叹之事转化为文字,写出了人生之绝唱。一部《老残游记》成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让他名垂千史,让人拍案叫绝,名垂青史。
 
  《离骚》为屈大夫之哭泣,《庄子》为蒙叟之哭泣,《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曹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意?”名其茶曰“千芳一窟”,名其酒曰“万艳同杯”。
 
     刘鹗破解其意——作出了同样“千芳一哭”,“万艳同悲”的《老残游记》。刘鹗却自谦,自己不过以半吊子小说家终其身罢了,他的书成不了永垂宇宙的不朽巨著。他还有未了的心愿,想将《老残游记续集》九回残稿付之一炬,重新精心执笔认认真真地写……我才知道刘鹗为何双眉紧锁,因为他可以救万民于水火,可以写出千古绝唱,可是他不能阻止大清帝国覆灭的脚步。正如刘鹗画像上的两幅对联:
 
     奇士负奇才一卷记游能以文奇名后世;
     故居陈故迹千秋藏拓堪为国故导先河。
     无偈不通数学歧黄修水利;
     有才必识封泥帛布鉴龟文。
 
     这是刘鹗一生的精彩写照,可惜刘鹗英年早逝,就如“黑妞已死白妞嫁,肠断扬州杜牧之”一样让人扼腕。
 
     后几次拜谒,我都不知该如何去舒展刘鹗的满目愁容。无意中,当我知道济南泉城路芙蓉街南口建有一组名为《老残听曲》的雕塑时,仿佛时光倒流,白妞惟妙惟肖地表演,老残静静品味,那余音又在绕梁。让人忘记一切烦忧。这让我既喜又忧,喜的是白妞因刘鹗而名垂青史,音容笑貌将永远活着人们的心中。忧的是,一生多有建树的刘鹗,他的音容笑貌本也该铭记在后人的心里,想到此,我的心里又多了一份失落感。
 
  直到近日,我在淮安名人馆二楼显眼的位置看到刘鹗的蜡像和为他一人所建的书场时,我的失落感一下化为乌有,一个人傻傻地和刘鹗对望,看着他开怀大笑,心生惬意。眉头舒展的刘鹗站在书桌前,笑对周围名人画像,将自己的人生绝唱《老残游记》娓娓道来,三幅印着《绝唱》中最精彩片段的麻布帘幔如三条新帆为刘鹗保驾护航。
 
   迎来风调雨顺,换来国泰民安。刘鹗的眉头已展,笑逐颜开,真乃人间快事。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