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方长荣(南京):家乡的油菜花

2017-6-27 23:03:51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535

   我的老家在农村,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村名古怪的很叫“蚂蚁塘”,据说自打有村子开始就是这个名字如此说来起码有数百年历史。以动物冠名见之甚少,但用个这微不足道的“蚂蚁”命名让人明白不得难解其意,不过村西头有个硕大的水塘就叫“蚂蚁塘”,到底是村随塘名还是塘随村名已无从考察,不过也没有必要因为村子已成记忆。曾经的故乡小村已被国家级农业开发区替代,数所名牌大学落户于此,展现在眼前的不是晨烟飘渺、鸡鸣狗叫的乡村而是现代化的大楼、标准化的农田设施还有高科技产业,当年的小山村痕迹难寻。

   我出生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村,虽然离开多年但依然挂念着她,村里的田地、草木和水塘还有沟沟坎坎都是我脑海里永远不变的地图。田埂上放牛、草地里放鹅,水塘里戏水踩河蚌、房前屋后的树木等等,童年的记忆近在眼前。村里有四季分明的各种植物之花,五颜六色、娇艳欲滴,虽没有郁金香迷人,没有牡丹高贵也没有玫瑰耀眼,但却有着花中难见的朴实和纯洁。

   乡村最有花情诗意的就是“油菜花”,每到阳春三月,油菜花开,大美在乡村。家前屋后、田间地头,遍地都是黄色海洋,金光闪耀夺目涨眼。淡淡的花香弥漫着天空随风飘荡,一块块的油菜花犹如金色地毯,中间点缀着绿油油的小麦,就像巨大调色板一样,在阳光照射下灿烂无比。黄绿相间、层次分明,微风荡漾、大地舞动,油菜花宛如千层波浪翻涌让人心旷神怡,自禁不住、飞身花海,融入其中。

   油菜花开更是孩子们的天下,虽然不懂得欣赏自然之美,却晓得春天来临,大家在油菜花丛中穿梭、藏躲,做着最古老的游戏。浑身不顾,钻出花田便是黄头花脸、全身镶满黄金嫣然变成彩人还是乐此不疲、洋洋得意。最倒霉的就是那些刚刚横空出世的小动物,比如蜻蜓、蝴蝶还有蜜蜂,顽皮的我们拿着自制的武器遍野追踪、花中行凶,特别是蜜蜂就是因为屁股里面那点屎而招来杀身之祸。

   油菜花开美如仙境,我爱家乡的油菜花,怀念消失的油菜花,每年三月春暖花开时,都会游走曾经的故乡寻找记忆,可惜一切都成往事,连打水战的蚂蚁塘也无影无踪。为解乡恋特地跑到油菜花盛地江西婺源,这里的油菜花远比家乡丰广而且一望无际,金色的海洋里点缀着白墙黑瓦,搭配和谐、古朴自然,眼观如画世无第二,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家乡的纯洁。又慕名去本省的兴化,那里是水中油菜花,像一座座岛屿漂浮在水中,河道纵横交错、形成的垛田更是星罗棋布,似千岛万屿荡漾在水面之上,花美奇特享誉全国。独特的垛田奇观可称霸天下,金岛花开、蓝天、碧水织就“河有万湾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黄花”的壮丽画卷,可惜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家乡的感觉。

   无论是婺源油菜花的古朴还是兴化油菜花的奇观,纵然让人惊叹、让人 流连忘返,但和家乡的油菜花相比总是感觉少了什么,苦思冥想不得其果,难道这就是乡念或是乡愁。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