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步红(扬州 ):行走水木江南

2017-5-8 21:06:59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894

   眼前,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掩映在葱茏新艳的树木与或妍媸娇羞或竞相怒放的万花之中,一幅现代文明画卷在扬子江路边缓缓铺展开来;远处,古宅民居依水而建,古朴典雅的青石板老街蜿蜒迤逦;水道虽然岑寂,但青黛的沥青路上,行人如梭,笑靥如花,宁静安详,遐思一如江南风景延伸……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天天上班被齿轮转动着“走”过扬子江路——坐车,乘公交,骑电瓶车——风景再谙熟不过,然而今天,重温古人的行脚方式,随九龙湖2017级初一师生远足十五公里,横穿扬州新老城区边,有幸慢慢走,欣赏水木江南现代风姿。

   江南,曾经像一卷竹简,色彩古朴而雅致,散溢出从濛濛烟雨中蕴藏的君子义气;江南,曾像一曲古琴,轻轻地弹拨,满溢小桥流水中蕴藉的恬淡闲远;而今呢,江南仅仅是一种妩媚风标,一种高远格调,一种优雅气韵,一种硕果仅存的符号。

   从九龙湖校园出发,经过校园东边的唐桥路,只见残存的芦苇矍铄苍劲地昂着头颅,经过一个冬季的霜打雪夺,挺拔着褐黄的身姿,隐约衬亮古城的春天。而风呢,穿过芦苇,不费一点力气,曾经喘息着拥挤着钻进芦苇丛的风属于扬州的宋末元初或明清朝代的日子。

   拂去漫灭烟尘,烽火扬州路文天祥走过……文天祥“奔真州”,行色匆遽,忧喜交织,忐忑而侥幸,怀揣着逃出魔掌的脱网之鱼般的喜悦,又担着几分因元军追捕而如惊弓之鸟的余悸,还担负着真州(即今天的仪征)守军逐之城门外的踟蹰彷徨之万难;过今天扬州南的瓜洲扬子桥之时,他周旋躲避元军哨卡巡逻;扬州城下因被扬州守将李庭芝怀疑而进退不得,坐在扬州城外桂公塘土围中,元军数千骑过其门,险象环生,数度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些密不透风的芦苇神不知鬼不觉地簇拥着文丞相,这些多年水生的芦苇宿根应该依稀有知吧!

   高旻寺铎铃轻响,宁静悠扬,浑厚苍凉。袅袅余音里,一阵辚辚车马,隐隐约约回响至耳边……车辚辚,马萧萧,江都公主从蜀冈被簇拥着西进大漠,一去不还……从此,思故土,心内伤,乡音在小桥流水徘徊低徊,陶笛的苍凉哀婉滑进江南的水,一朵羸弱的花失却温润的露珠,在大漠中枯干;然而她克服言语不通,饮食不同,婚娶风俗不同之艰难,用一己之青春换取大汉西陲近百年的安定,换取丝绸之路百年畅通。

   行走江南,行走在这多雨多露多雾多河流多湖泊的江南,行走在这多山多木多矿物质多粉彩的江南,行走在这刚柔相济的水木江南,他们曾经以柔弱的身躯担负家国社稷的安危,含羞忍垢,九死一生。

   黛墙青瓦古典韵致已经改版为陆离光怪的走台秀,黛墙拉长身子,配饰青瓦帽檐;翰墨书香业已紧锁于扬州雕版印刷馆,带来极大方便的无纸化阅读时代悄然登场;汊河流水宛在,只是小桥难赋现代交响乐,蒸汽动力、电力、燃气混合动力主导的现代交通,小桥怎能承受?小桥流水啊,你这江南农耕文明的名片,你为无数的行人、挑夫、轿夫、赶马车脚夫准备着去除疲惫熨帖酸痛的暖心药膏,可惜今天,这幅药贴似乎陈旧失效,不过倘要揭开药贴,阵痛依然撕心裂肺,剜心断肠,咝咝冒出青烟……

   孩子们沿路捡垃圾,诵诗歌,踏歌行,相携挑战十五公里扬州路,我则芜杂纷乱地冒出着许多奇怪的想法,不知诸生可生感应。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孩子们终将走向自己生命的未来,或散落在现代城市的某个角落,或驻足于江南散佚的小桥流水,或追逐于即将兴盛的繁华……从校园出发,行走江南,无论交通方式怎样革新,无论世间怎样的沧桑,想必他们也能循着担负家国而置荣辱生死于度外的路行走,走出更为精彩的生命履痕吧!

   慢慢走啊,我掬着一捧心痛,献祭我胸中深爱的江南,细细感知啊,我们将会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江南情结。而江南啊,你担得起对于根的回馈,担得起一种源于内心深处的对于乡土的眷恋……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