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苏扬:宋口村侧记

2017/2/21 16:18:33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1938
 

 
   连云港与我沾边儿,这是我在宋口村说的。

   我是扬州人,从没去过连云港,连云港也没我的亲戚,只是交了几个苏北的文友,去年被他们拉进连云港作家群。

   倘若这就认为连云港与我沾边儿,似乎有些牵强。但我居住的连运小区模仿了连云港的字,很显然,这是扬州人的聪明,连云港不计较,刻意要与我沾边儿了。

   这几年,我间或到外面参加文学活动,发表一些文字,好像都托了“连运”的福。2015年11月,我去盐城参加江苏金融作家研修班暨送文化到基层活动,盐城北隔一条灌河与连云港市相望。灌河,古称灌江,苏北文明的摇篮,从盐城走出去的中国金融作协常务副主席龚文宣先生在其长篇小说《新银行行长》(原名《奔腾的灌江》)里曾详细描写过它。我心想什么时候能去一下连云港就好了,哪怕只是在那片土地上歇个脚,都证明我对她充满感情了。

   没想到连云港迅速有了感应。2016年岁末,我接到江苏省散文学会的邀请函:

    “苏扬,您好!江苏省散文学会定于2017年元月7—8日在连云港市赣榆区举办采风活动,请您拨冗出席。是否出席望告,以便安排食宿……”

   既然天随人愿,还需什么措词呢?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在前一天傍晚就赶到了宋口村。
 
 
   宋口村,苏北的一个偏远渔村,隶属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因靠近黄海海州湾,有大面积的盐碱地和滩涂,目前总人口约2050人。

   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扎实推进“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2017年1月7日,江苏省散文学会组织全省散文作家代表赴连云港市全国文明村赣榆区宋口村进行采风活动。

   为什么选择宋口村?江苏是一个经济发达和文化繁荣的大省,人均GDP、综合竞争力、地区发展与民生指数(DLI)均居全国各省首位 ,但苏北发展相对迟缓,在上世纪90年代初,苏北农村还是比较贫穷落后的,那里的农民为了养家糊口,有的不得不背井离乡,跑到南方打工。扬州就有许多苏北农民工,有些年轻的女孩在这里打工就不回去了,她们以嫁在南方为生活目标。宋口村就是苏北农村的典型,据有关资料统计,当时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

   一个连农民的基本温饱都存在问题的贫困村,能有什么生活质量?

   然而,90年代中期以后,特别在中国加入WTO后,一些沿海城市和乡镇的面貌日新月异。据说宋口村已今非昔比,仅仅花了几年时间,就拥有了许多闪光的荣誉称号,成为连云港乃至整个苏北农村的响亮招牌,发展速度令人惊叹。

   是不是宋口村除了这个村名未变外,其他都改变了?

   2017年1月6日,我带着好奇和疑惑开始了宋口村之旅。由于路程较远,天空又淅淅沥沥下着雨,得知江苏省散文学会执行会长蒯天先生正在南京开会,便取道南京,搭其便车。

   在南京,我见到了蒯天会长和吴向杰女士,吴向杰是江苏省散文学会执行秘书长,原来他们的家都在连云港,难怪对那片土地格外热情。下午3点,他们带我向连云港方向出发,到赣榆区大约要4个多小时。蒯天会长一边开车,一边谈着这次活动,说宋口村是苏北第一村,书记很年轻,是宋口村历史上最小的书记,最近成立了全国最小的文联——宋口村文联。

   说实话,我所了解的扬州的一些社区和街道也有文联,而且搞得各具特色,但这是在人口和文化密集的城市。一个偏远的渔村在一个小书记的领导下成立文联,比较稀奇。我盼望见到宋口村的心情更加急迫了。

   可是,雨从昨天就下了,不紧不慢,似乎没有性子。眼见车窗外大片大片的雾气、水气,前面的车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车轮和车尾也喷出很长的水花,与空中的水雾交织在一起,车头已经看不见了,只露半截车身,一点不像驶在高速公路上,倒像浮游在茫茫的仙境。我们的车子也一定是这样,如果不是车窗阻隔,我几乎不以为坐在车子里。千万不要胡乱臆想,这都是雾霾制造的障碍。沿途的树林和建筑自然是看不清楚了,天色也迅速暗下来,宋口村以一种神秘的隐藏迎接我,让我无法揭开她的盖头。

 
 
 
   但宋口村的书记却像一棵挺拔的松树一样站在了我们面前,他有苏北大地的粗犷和阳刚,又有新农民的睿智、沉着、干练和机敏。或许,因为他年轻有文化有技术,身上又透出一种儒雅与自信之气,使我不得不对宋口村的人刮目相看。这就难怪他们会创造出宋口村速度,把一个交通落后、经济落后、文化落后、村民基本温饱都难解决的贫穷渔村一跃而成为“苏北第一村”、“江苏省三星级康居示范村”、“江苏省最美乡村”、“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全国文明村”。

   是的,宋口村的确创造了奇迹,我们在灯火中踏上这块土地时,发现宽阔平坦的道路四通八达,崭新气派的长途汽车站就在跟前,2000多户农民全部住进了漂亮整齐的别墅区。过去的盐碱地和荒芜的滩涂变成了发财致富的宝藏,水产育苗、养殖及加工业已成为宋口村特色产业与品牌产业,并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吸引了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前往观光、休闲,实地品尝和购买海鲜产品。

   我在网上搜索到一本宋口村农村实用人才花名册,从2009年1月到2009年12月,登记宋口村农村实用人才60名,且以宋姓居多。其中,高中以上文化(含中专)30名,占总数50%,大专3名,占总数5%。 花名册显示,1983年11月出生的宋忠达是大专学历,党员,技术特长是水产育苗技术员,称得上宋口村出类拔萃的实用人才。

   2013年9月1日,宋忠达当选为宋口村党总支书记。作为新一代当家人,他对宋口村的经济状况和各项荣誉如数家珍。据他介绍,宋口村在老书记时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村民人均收入已达两万元,其中一万元为水产养殖收入。另外,村里每年还拿出一半收入为村民服务,如养老保险、合作医疗、学校建设、文化教育补贴等等,基本实现了共产主义。宋书记特别自豪地说,目前国内的海鲜产品三分之一在宋口村,这里有全国规模最大的水产品育苗基地,每年4、5、6月份,是宋口村最繁忙的季节,也是各种海鲜上市的季节,淡季的时候,闲不住的村民们就搞建筑。

   不过我觉得,虽然现在已是腊月,宋口村似乎没有冬天,我们没有遇到刺骨的寒风冰雪,只有农家热烘烘的海鲜美味和令人浮想的浓情诗意

   我就是在味觉中与宋口村第一次亲密接触。其实,来的路上我还有些沮丧,因为早上出门时,因心里急躁,嘴唇与下巴不小心被保温杯烫出了水泡,为防止感染,本打算忌口的,但那一盘盘说不上名字的颜色鲜艳的海鲜实在太诱人了,特别是蒸得金黄的大海虾,个头比旁边男同志放在桌上的香烟盒还大,他们说这是对虾,还有更大的,一只就有半斤。我惊诧得目瞪口呆,也顾不得嘴唇疼痛了,白天的焦虑一扫而光,一边筷子夹不停,一边对着餐盘拍照,以至对面的宋书记后来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

   宋口村海鲜的味道钻进了我的肠胃,味觉搅动了我的视觉,我仿佛看见了几百米外的滩涂,看见了一个个渔船,一张张渔网,一双双勤劳致富的手,那些渔民边干活边载歌载舞,他们的脸上流露着劳动之美、丰收之美、幸福之美、欢乐之美,我肚子里也鼓荡起宋口村的生活之美。
 
 
   2016年11月8日,宋口村又一次抓住了机遇,成为媒体的焦点。

   为贯彻落实省委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要求,推动和发展乡土地域文化,壮大文艺队伍,繁荣文艺创作,赣榆区文联决定在全区遴选基础条件好、有文艺人才、文艺成就突出的村和社区,成立基层文联,青口镇宋口村积极参与,主动申请,经赣榆区文联深入调研,针对宋口村文艺团队活跃、群众基础扎实的现状,同意成立宋口村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宋口村再次喊出了宋口村速度,制造了宋口村故事。

   2016年11月8日,宋口村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式挂牌成立,宋口村党总支书记宋忠达当选宋口村文联主席。宋口村文联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村级文联,开江苏省村级文联先河。

   宋口村文联成立后,就与赣榆区文联联合开展了“创卫生城市 绘大美赣榆”活动,并邀请一些书画名家到宋口村采风,描绘宋口村新面貌,用文艺的形式宣传和歌颂村民们的美好家园。

   2017年1月7日,宋口村文联又联合江苏省散文学会邀请全省散文作家代表到宋口村采风。中午,当我们跨上宋口村党支部大楼的台阶时,进门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屏幕墙,屏幕墙上写着醒目的几个大字:“全国文明村宋口村欢迎您”。屏幕墙右面走廊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中国梦的“梦”字,刚劲有力,不知出自哪位书法家之手。这时,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散文学会会长姜琍敏,连云港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党组书记王咏梅和江苏作协副主席张文宝等领导也一起到来,我们在大厅里拍了集体照,然后就随宋书记上楼参观。只见楼梯的两边墙上贴满了宣传字画,有关于禁毒的,有关于读书的,上了二楼,远远看见走廊尽头挂着赣榆区青口镇宋口村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牌子,大家急忙挤过去,先一阵抓拍,然后才走进里面的阅览室。阅览室地方很大,长桌上有不少笔墨纸砚,铺着一张张字画,四周也竖着不少画夹,上面夹着画,发着阵阵墨香。就好像书画家们刚刚离开,还没来及收拾。门对面沿墙排列着几张一人多高的玻璃门罩着的书柜,里面整整齐齐地放满了各种图书,几乎没有间隙。书柜前有桌椅,供村民阅读书籍和休闲。

   或许,宋口村已意识到要想在 “全国文明村”的荣誉下保持持续竞争力,就必须要发展文艺事业,对文艺人才和乡土文化,实行请进来和送出去,做到经济建设促动文化建设,文化建设作用于经济建设,使“苏北第一村”的内涵变得更加丰富和深厚,实现宋口村新的飞跃。

   当天,江苏省散文学会第一届二次常务理事会暨宋口村文联采风活动座谈会就在宋口村文联会议室召开。随后,作家们在宋书记的带领下,又参观了村历史陈列室,进一步了解宋口村的发展历史。
 
 
   在我眼里,宋口村的故事还在继续,她的盖头还未揭开。我们的一次行走,也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符号。所以,回到扬州,我在微信上对宋书记又作了简短的采访,请他谈谈上任后的工作体会、村民反映及对宋口村未来发展的设想。他说:“说心里话,到村里工作真的很累,关键是碎事太多,但这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说的,再有村民的反映都还不错,主要表现在虽然年龄小,对长辈都很尊重,村里村民公事私事都帮解决,最后村里今后发展,现在的宋口地理位置优越,以前的传统企业准备转型,包括村民的养殖业,下步准备在电商,物流园方面发展。”

   “您的意思是想从传统养殖转向开放经营?”

   “嗯,是这个意思。”

   “根据宋口村的实际情况,您认为是传统与开放相结合好?还是直接转型好?”

   “刚开始转型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我们需要一步步探索,不能冒险。所以,和传统结合是最好的选择。”

   当谈到宋口村文联的工作时,他说:“马上春节了,准备搞个农民春晚,送春联活动。”

   是啊,马上就是春节了,许多在外地打工的农民工将返乡,一些买不到车票的农民工干脆加入铁骑大军,带着期盼骑摩托车回家,全国上下到处洋溢着过年的味道。

   我在连运小区的阁楼上写这篇稿子的时候,下了几天的雨已经停止,雾霾也已消散,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我仿佛也看到了苏北的蓝天、宋口村的蓝图。

   希望他们和我一样,都能沾上“连运”的福,过一个幸福年、团圆年、丰收年。
 
2017年1月18日12:00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