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吴跃忠(黑龙江):梦圆南京之三 莫愁湖公园

2016-11-22 21:05:07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4477

    与莫愁湖的情结,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首“莫愁啊莫愁”,朱明瑛把她唱进了一代人的心里。自那时起便心向往之。
  
  到南京的几天来,一直在忙。今天稍有闲暇,朋友提议逛逛南京城,我便首先想到了莫愁湖,于是我俩结伴而行。在百度导航的指引下,我们没费周折就来到了莫愁湖公园。虽是“公园”门票还是要买的,进入园内才回头仔细看看大门上刻的四个大字“到此莫愁”。哈哈,我俩相视大笑:果真不愁了!
  
  进入大门才发现,莫愁湖公园并不是原来想象中的一片汪洋,烟波浩渺。时值晚秋,园内最惹人的是盛开的菊花。这不,刚进门就被路两旁迎宾菊花的色香给诱住了。你一定见过大型车展的迎宾美女吧?这里的菊花千姿百态,千娇百媚,朵朵都赛过那美少女,浅黄俏丽,深黄妩媚,淡粉柔美,月白清纯……天姿国色,馨香诱人。我和朋友的手机拍照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但遗憾的是,只把争奇斗艳的花色留住了,那诱人的香却只能回味。
  
  往前走,景色更加迷人,目光环顾竟不知如何是好,便随心信步而行了。边看边照,手机摄像的功能一直就没有停下:一片团结向上的竹林,个个身材修长,随风轻摇慢舞,摆出了各种姿势,似乎在有意配合着我们的拍摄,;竹林一旁的松树看上去也和北方的不同,北方的松树长得直挺,固执,倔强像北方的汉子一样豪放中带点鲁莽;而这里的松树好像长得更舒展,随意和自由,有的看上去还彬彬有礼的样子,自然就多了几分情趣,更加着人喜欢!
  
  莫愁湖公园里的鸟们像这里的人一样好客,接连几声“您好,您好”欢快友好地的问候,把我的目光邀请到了几棵开着粉红色鲜花的树上。看到了花的笑颜,感觉到了她的热情,遗憾的是我们却不知道她的芳名,姑且视为“一棵开花的树”吧。是不是在佛前五百年求来的,是不是为我们在此地开放也不必多想,这些席慕容先生早已经想过了。
  
  汗淋漓,趣正浓。边走边照,边聊边看,穿楼台,转长廊,观雕塑,蹬石山。赏不完的美景,看不尽的秋色,一山一石可入画,一草一木蕴诗情。性起时,你就是随意捡起几粒石子,抛进莫愁湖中都会溅起一窜窜诗行!
  
  然而,把美丽的景色带到你眼前的,是脚下这四通八达的路,或干净直阔或通幽曲径。还有每天默默无闻护路的保洁工人,是他们辛勤的劳动,才有这清洁优美的环境。面对满园美景,我在心底真诚的向辛勤的保洁工人道一声:辛苦了!
  
  游人多的地方自然热闹,热闹的地方自然招人,就是这好奇心把我们引到了——“胜棋楼”。象棋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可这胜棋楼却不是因下象棋而出名,虽说也攻城掠地,但不是楚汉相争。
  
  莫愁湖原本是大明的皇家公园,地势绝佳,风景独好。在园内“胜棋楼”下棋的人,自然不同反响,他们是大明朝的皇帝朱元璋和陪他南征北战夺得天下的开国功臣徐达。这两人既是同乡,又是战友,一个做了大明的皇帝,一个是开国元勋。两人自然亲近,还有相同的爱好:下围棋。朱元璋虽说是皇帝,在下围棋方面却不如徐达,甚至不在一个档次上,可每每下棋,他却总以微小之差胜出。时间长了,他也觉得是徐达有意让他,可他心里也不服气。
  
  这一天,两人茶余饭后又来到这胜棋楼下棋,没下之前朱元璋对徐达说,往日下棋总觉得你有意让籽与我,今日不可,否则治你个欺君之罪。徐达虽连称不敢,心里却想,这赢了皇帝日子也不好过啊。可棋还得下,不但下,还要赢皇帝,这个难题虽不好解,但却没有难倒智慧超群的大将军徐达。两人交错落子,互不相让,棋行至皇帝无籽可落之时,他匆忙跪倒在地,口呼皇上治罪,并恭请皇帝再仔细看看棋盘。只见棋盘上面的棋子突显出“万岁”两个大字。朱元璋看罢哈哈大笑,心里愈加欣赏徐达。遂将这下棋的楼亭和整个莫愁湖公园都赏赐给了徐达。且给此楼赐名为“胜棋楼”。自此,佳话传世,名扬四海。
  
  “河东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卢家妇……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擎履箱。人生宝贵何所望?恨不早嫁东家王。”
  
  这是梁武帝写的《河中之歌》里的洛阳莫愁女,此诗现题于郁金堂的墙壁上。
  
  郁金堂,做为莫愁女的居室,自然不会太招摇,总是以她独特风韵,展现给世人无限遐想的魅力。它是胜棋楼的左邻,但没有胜棋楼那么抢眼。古色古香的院落,看上去有点郁暗,院内莫愁女的汉白玉全身雕塑像就婷婷玉立在一泓碧水之中。此时在默默向过往的游人讲述着一个个有关莫愁女的凄美故事:
  
  在明代永乐年间:“大明中山王公子徐澄给聪明温顺,郁郁寡欢,双眸含愁的新来的丫鬟,取名莫愁。原来她是少卿之女,因父亲遭奸臣陷害,满门抄斩,自己被官府卖到了中山王府,做了丫环。徐澄对此深感同情,决心与莫愁结成百年之好。
  
  可老太君已为徐澄高攀了一门亲事,即当朝权臣邱丞相之女彩云。徐澄不愿攀结权贵,老太君得知他的知音竟是莫愁女,为之一惊。便把公子关在书房内,又派人到相府下聘迎娶,并将莫愁女打入湖心亭冷房。
  
  公子因此大病。病情始终不见好转,彩云认为是莫愁明眸勾去了公子的魂,她威逼太医在药方中添上一付药引----心上人的眼睛,莫愁情愿为心上人献出自己的一切。她忍痛操刀剜眼,刹时间,天地为之呜咽。莫愁女摸出徐府,含恨投湖,公子徐澄随之而去”。他们的坚贞爱情,从此流传人间。
  
  有关莫愁女的故事版本很多,在此把我喜欢的推介给大家。
  
  走出郁金堂一条曲曲折折的长廊把我们牵到了如明镜似的莫愁湖。湖面不大,湖水澄澈。这里的湖水应该和郁金堂院中环绕莫愁女雕塑像的碧波是一个循环水系。要么,怎么处处都有莫愁女的身影?
  
  深秋的莫愁湖,虽游人如织,但却不见当年朱明瑛歌中唱到的荡漾的小船,静静的清澈的湖水更像是一片碧蓝的天,湖对岸高耸的楼群此时此刻成了这莫愁湖中最靓丽的风景!
  
  我们从另一个门走出了莫愁湖公园,游玩了一天的我仍意犹未尽。
  
  唯愿人生时时快乐,处处“到此莫愁”。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