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周进益(南京仙林外校高二班学生):洗澡(外一篇)

2016-11-2 22:13:10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453
     我对洗澡情有独钟。
 
   我中意的洗澡,当然不是杨绛先生所说的自我检讨,自我欺骗,自我侮辱以及相互侮辱的思想改造,美其名为洗澡。而是一种在无法重头再来的凡间寻求灵魂自由的方法。

   日常生活中总是碰壁,每当自己信誓旦旦地给自己立下做人的准则以及底线后,在人生的上坡段总有各色的人、事强迫着你去怀疑它,越过它,扭曲它。这是一种难以捉摸的力量,在它面前你无所遁形,它虽然未曾撬动地球,可是总把怀揣不同梦想的有志者变成在菜场为了三两毛钱,跟小贩吵得不可开交的大爷大妈。

   我还是很不情愿就这么沦为这样的人。对于每天下来,身上无法避免的附着了许多杂七杂八,甚至脏乱不堪的砸碎,我选择洗澡。

   逮奉圣朝,沐浴清华。洗澡的水质至关重要。那段岁月,有异洪来袭。知识分子们越洗越白,白到晃眼,白到无力,白到无知。很少有人敢于伸手去关掉水阀,大多都被冲没了型,散了魂,透明地生活在阳关大道上。

   洗澡前,心里会很急,很焦虑。一方面急不可待的想要彻底清除身上除了本身该有的其他一切事物。二来是确定以及坚定为人的信条。这份焦躁会在水流猛烈冲刷面部的时候得到缓解。

   水刚刚开始是冷的,需要淌一些时间。在一旁看着这些冷水咆哮着流走,又似乎很安静的离开,心中不免为这些为主角出场前匆匆铺垫的配角们叹息。没一会热水带着自己热烈的拥抱向胸口袭来,在适应它之前,它会让你的皮肤发烫,发红,奇妙的痒又从皮下慢慢渗透,向上使劲钻,钻穿了血管,钻穿了皮肤,钻穿了意志,从每个毛孔里跻身而出,把之前毛孔里,趁虚而入的世俗与奉承一下冲开。

   身体与水温协调后,新鲜的感觉逐渐褪去。仿佛水滴打在你的身体上却感觉不到温度,血液与纯净的血液相融的一般。不知是血液外流出了身体,还是清水淌入了我的心间。随着我心脏敲击的节拍,他们出发去了我的每个器官,蜿蜒过我身体的四通八达的轨道。黑色流出来了,我看到了,那定时我深入血液的伪装。红色流出来了,就是我无法控制的激情。蓝色流出来了,我不愿身体中藏有忧郁和欺骗。无数条支流顺着七孔淌出体外,舒畅的感觉洋溢在茫茫一片的蒸汽中,这,我也看见了。

   我最深爱的部分是把整颗头颅送入水中的时刻。我的大脑是每天受到污染最多的地方,是否能彻底解放这里直接决定我的灵魂是否得以完全的清洗。信息的时代,给大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形形色色的信息每天在空气中传播。许多信息在你没经历过某些事前,就让你对其心生畏惧,大大降低了一个人的行动力,不同的社交软件上被分享的各色健康与食品安全问题更是直接束缚了大多数人的手脚,几个看似亲切温暖的“赞”就能充斥你颓唐的灵魂。从此,只要是能码字的人,便网络上都有立足之地,总是有人不厌其烦的上当受骗。是的,多读书就是为了在这个时代少挨骗。这也是学习一个相当立竿见影,显而易见的功效,人活在世上,永远需要一些智慧,智慧却不要拿来算计别人。头发被水打湿后,服帖的躺在头皮上,少了平日张狂的模样,踏实了。

   水灌满的我的脑子,换句话说,我的脑子进了水,可我也义正言辞的认为它总比平日里的空虚多了几分纯净与天真。
洗澡无须折腾一时半天,清醒就好。

   常记:洗净铅华,重头来过。 

 
                                                                                                                                                                                                                                                                                                                                                                                                                                                                                                                                                    
    我有一张木床。

   一张底下没有空隙的木床,因此,我不必担心某天床底会钻出大毛怪来。每当我躺在床上,我就有说不完的话。
我会怀疑自己是个夜行动物,在黑夜中双眸放出夺魂摄魄的媚光,似顾城的黑眼睛,去透视这个世界,夜里我看的比白昼时清晰。

   我很爱在床上思考,这种思考也不是针对某一具体的事情进行思考,而是思考本身----“一片走不完的操场”。沉浸在无比深邃的思考中,我会小心的把背一点点挪近床面,让床单上立起的纤维一点点靠近,针尖似地刺激着我的毛孔,然后便无法控制地蜷缩我的身体,在耳边窸窣摩擦发出令人身心愉悦的唦唦声,如恋人在耳畔诉说着只有你我知晓的小秘密,一下让自己魂飞出窍,自由地在其上空盘旋。

   与床交流,我从不用担心背叛,我可以极尽可能的剥开我自己,一丝一毫抽出我所有的全部,让他们顺着床沿攀爬,滋长。将所有道听途说来的,悉数告诉他。此时,我可以做一个世上最自私的人,任意摆弄我的肢体,横流我的脑浆。作为回应,床时常为我思考,但得出的结果他却十分吝啬,羞于交出答卷,假若当时我不拍床而起,在现实中留下痕迹,床一定会在下一个清晨,用一块即使用尽全力眺望,却还是不着边际的的黑幕,将它蒙住。

   床上的梦依然是从小大到的追求。每次躺下,都会先去期待一个梦,然而这个梦却恰巧就是无法拥有的,无法拥有的或许就是我梦中的梦,一个令我放弃生命也要追寻的梦。梦中,有我心爱的姑娘,有我无法改变的过去以至我最深情期盼的未来。可悲的是,当我将我的指尖无限伸长,耗尽我毕生所有的情感,也真的连它的一丝一毫也触碰不着了。可我就能说服我自己,说服我的床停下来嘛?它永不停息,如飞驰而过的地铁,在快要到达你的身边时,给你最强烈的冲击感,接着,急促地化为平静的呜咽声。

   我曾质问床,问他我的归宿究竟在哪里。对于这个问题他从未做出任何回答,导致我几次无中生有的认为被它抛弃了。现在看来,我也是十分残忍,抱着深爱的人,却总是平静如水般的询问她:我的心真正属于哪里。就算在每个精神饥寒交迫的夜晚,四下荒凉,大脑中所有的通路被阻塞,滋养不出流畅动人的话语,一个劲的向外蹦些污言秽语,令自己也十分失望。就算这样,床畔也会有盏台灯,和着床无法比拟的温柔,包裹你,融化你。每个人,到了绝境为什么要无比兴奋狂躁呢?为什么不躺下,睡下呢?床可一定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他不会吞噬你,咀嚼你,仅仅含着你。这是片自由的乐土,让你知道哪里才是一个可以把灵魂松开的地方,一个入梦的家乡。

   梦里,我什么都有。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