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郭万梅:母亲的心事

2016-5-3 22:21:17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3323

    您看这张照片,是我家五姐妹,号称“五朵金花”,个头高挑最俊的那位就是我二姐。二姐本是我同胞姐姐,可她不到两岁时却被父母送了人。

    有人说:“孩子是上苍给予父母的天使”,那为什么父母会舍得将孩子送人呢?个中缘由还需我慢慢向您道来。

    三伯和三娘成婚以来一直未生育过,盼孩子望眼欲穿,转眼已到了不惑之年。思来想去打算抱养一个。

    本来,三娘几年前抱养过自己哥哥的女儿,生活过一段日子,可三娘与其嫂子长期不睦,终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嫂子将孩子抱回,为这,三娘难过了好几日。

    三伯是父亲堂兄,从小跟父亲最要好,他一门心思想抱养我家的孩子。那时,大姐四岁,二姐尚不到两岁。终于在姥姥和爷爷得极力说服下,年轻的父母才勉强答应下来。从此,二姐就离开了我们这个家。  
         
    斗转星移,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毕竟血浓于水,二姐与我们的联系始终未断过,每逢年节,她都会与我们姐妹团聚在一起。这时,母亲总会拉紧二姐的手,不错眼珠瞪着二姐,眼睛里写满疼惜,生怕二姐飞走似的。

    有时,母亲会若有所思地叹口气,眼睛里泛起盈盈泪花,我们知道,母亲又在想那些过往的旧事了。

    原来,父母自打二姐被抱走后,就后悔了。母亲的精神更是整日恍恍惚惚。若听到外面有小孩哭声,不管手里做着什么活计,便不顾一切飞快跑出门去,总以为是二姐在哭。“妈妈抱!妈妈抱!”二姐那稚嫩地呼唤,张开小手扑入母亲怀抱时那乖巧可爱的模样,时刻在母亲耳边和眼前萦绕。每当夜深人静,思念女儿的泪水竟把枕巾打湿,好几次,母亲都从梦中哭醒......

    当时,只有22岁年轻的母亲,承受不住思念女儿的痛苦,终日以泪洗面,多次央求父亲把二姐抱回来,父亲顾及三伯三娘的感受,思忖再三,左右为难,终未成行。至此,母亲终生落下了神经衰弱的毛病,再后来,母亲怀孕生下哥哥,情绪才稍好些。

    其实,父亲又何尝不想念自己的女儿呢!俗话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啊!据父亲后来回忆,二姐在三娘家挺享福的,夫妇俩视二姐为掌上明珠。当时,三娘和三伯都在市里当工人,条件属上流,二姐在那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我至今记得小时常捡她剩的衣服穿。即便如此,每当父亲从市里看望二姐回来,都会在村口那座桥底下偷偷抹眼泪。等哭够了,眼泪擦干了才敢回家。他毕竟是男人啊!哪敢将这种情绪带给母亲呢!

    日子看似这样平静地过去了。

    三年后的一天,三娘带二姐到老家来玩儿,母亲第一次有了和二姐单独相处的机会,便领她来到家中。

    此时的母亲异常激动,心一阵阵蹦蹦乱跳,嗓子眼发干、脸色泛红,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儿,母亲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二姐紧紧揽入怀中,吻着、亲着……眼睛露出无限爱的温情和光泽。二姐用小手挡着,向后躲着,对母亲过分亲热的举动感到莫名奇妙,疑惑地望着母亲。

    母亲抱起二姐,指着墙上悬挂的一幅画轻声问:“云,那上面画的你还记得吗?”二姐忽闪着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寻思了一会儿,随即拍着白藕般的小手高兴地叫起来:“姐姐!姐姐!是我和姐姐在一起玩儿呢,”说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四下找寻姐姐的踪影。原来,墙上那副画是父亲几年前为大姐和二姐画的,谁知,三年过去了,年幼的二姐竟记得。   
  
    听完二姐的话,母亲嘴角微微颤动,眼睛刹那间蓄满了泪水,她颤声问道:“云,还认识我吗?”母亲又试探性追问一句。“妈妈!”“你是妈妈!”也许,那幅画勾起二姐最深处的记忆,二姐竟不加思索脱口喊出妈妈。母亲哪还忍住,搂住二姐不禁放声大哭:“云,妈妈的宝啊……”二姐被母亲的哭声吓到了,急忙挣脱母亲的怀抱吵嚷着要回家,前院大嫂子闻讯赶来,好劝得劝,母亲方才止住悲声。

    从此,母亲面对二姐时,再不敢提及这个敏感的话题了。

    一回,母亲去市里看病,由于天晚路黑交通不便,三娘和三伯执意母亲住下来,母亲只好答应。  也许,三娘理解母亲的心思。晚上,竟让母亲和二姐单独一个房间睡。

    二姐那年9岁,刚上小学二年级,已出落成花一样的俊姑娘了。母亲脱掉外套,轻轻放到床边,径直坐到二姐跟前,凝神屏气端详着自己的女儿,望着女儿酣睡时可爱的模样,嗅着女儿那熟悉的体香,母亲百感交集,睡意全无。她伸出那双由于劳累日渐粗糙的手,轻轻地,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心爱的女儿,泪如泉涌……

    母亲经历孩子送人这场变故,自己深有感触,她常常对我们讲:“不管你们往后遇到什么事,可千万别离开自己的孩子啊!”我们谨记于心。母亲的话不禁让我想起倪萍主持的“等着你”栏目。那些丧尽天良,黑心黑肝,遭人唾弃的人贩子,活生生将孩子拐卖掉,让父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多少年轻的父母一夜间愁白了头,又有多少父母心力交瘁,苦不堪言,痛不欲生。每每看到电视上父母为寻子时凄楚、伤感、震撼的画面,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

    二姐是家中最漂亮、最有才华的女儿,也是父母的牵挂。她音乐细胞颇丰,是一名出色的键盘手。她对健在的养母(我三娘)很孝顺,这也令父母深感欣慰。她每次回老家,已是耄耋的父母总是乐此不疲地忙前忙后,极尽将疼爱加倍补偿女儿。

    二姐回老家还习惯称母亲婶儿。其实,母亲的心事我们最懂,她多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像小时候那样再叫她一声“妈妈”呀!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